《红楼圆梦》序

  • A+
所属分类:红楼圆梦

世之阅前梦者,莫不感宝、黛之钟情,而愿其成眷属焉。
岂独阅者之心如是,即原其宝、黛之心,亦未尝不以为将来之必成佳偶也。及见黛玉身死,宝玉出家,无不废卷而太息,诚古今之恨事也。
兹得长白临鹤山人所作“圆梦”一书,令黛玉复生,宝玉还家,成为夫妇,使天下有情人卒成眷属,不亦快哉!且前传之所不平者,无不大快人心。至于文采之陆离,词意之缠绵,尤与前传称双绝。因亟付手民,以公于世之有情者。是为序。
光绪丁酉年春三月六如裔孙

楔子

槐黄冠盖闹如云,圆梦先生夕又醺。
梦到圆来浑不了,圆从梦里总无分。
从他婢学体多涩,奈此儿嬉意自勤。
勘破三生归结案,安床架屋笑纷纷。
这首诗乃太平年间,有一梦梦先生做的。先生少年本号了了,因读诗到“人生若大梦,何苦劳其身”两句,他就绝意功名,不谈经史,逢人只说梦话,因自改此号。
一日,忽梦到一座红楼里面,见一姓高的在那里说梦话。
悲欢离合,确当世态,实在听之不倦。因即绕这楼四面去听,说梦的不止一家,较那姓高的所说相去远甚。正在吟诗纳闷,忽见来了警幻仙子,对他笑道:“梦者,觉也;觉者,梦也。有了《圆觉经》,岂可没有《圆梦传》?我现有三十卷《圆梦传》,你快拿去顶礼罢!”那先生接来,打开看时,只见卷中端的有头有尾,前书所有尽有;前书所无尽无。一树一石,一人一物,几于杜诗、韩碑,无一字无来历。却又心花怒发,别开生面,把假道学而阴险如宝钗、袭人一干人都压下去;真才学而爽快如黛玉、晴雯一干人都提起来。真个笔补造化天无功,不特现在的“复梦”、“续梦”、“后梦”、“重梦”都赶不上,就是玉茗堂“四梦”以及关汉卿“草桥惊梦”也逊一筹。先生不禁拍案道:“有此一梦,何必更圆?有此一梦,何必不圆!”
要知端的怎样圆法,正文分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