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的骂人学问,很多至今仍在用!

    金瓶梅》中出现了很多以各类动物来骂人的典例,共有“狗”、“猪”、“猢狲”、“猴”、“王八”、“虫”、“驴”、“鸭”、“虾鳝”、“鳖”、“臭毛鼠”、“蛔虫”、“骡马”、“狐狸精”、“羔子”、“众生”16种动物或含动物义的词语。

    1、

    这经济眼瞅着傅伙计便骂:“贼老狗,怎的说我散话,揭起我醉了!吃了你家酒了?”(第八十六回)

    以“狗”来骂人卑贱由来已久。魏晋时期,“狗”字已明显带有贬义。《晋书·苻朗载记》中就有“人面狗心”之用法。

    唐代,“狗”作詈词使用规模扩大,语义侧重卑贱,《新唐书·忠义列传》中见“死狗奴”一说。

    由此衍生出多种与狗相关的偏正结构定义式詈言骂语,如“狗才(材)”、“狗嘴”、“狗肉”、“狗骨头儿”、“狗男女”、“狗骨秃儿”等,在《金瓶梅》中共出现近70处,因皆由“狗”来修饰限定,皆归为此类。

    2、

    “到房子里,从新换了头面衣服,珠子箍儿,插金戴银,往王六儿娘家王母猪家,扳亲家,行人情,坐轿看他家女儿去。”(第八十一回)

    武松道:“老猪狗,我都知了,你赖那个?”(第八十七回)

    “猪”单独作詈词全书共见3处,其和“狗”连用在文本中一共出现8处。敦煌变文《舜子变》:“……老夫若也不信,脚掌上见有脓水。见妾头黑面白,异生猪狗之心。”《旧唐书·白孝德传》中亦有龙仙骂白孝德为“猪狗”的用例。

    可见,“猪”、“狗”连用作詈语至晚在六朝时就已出现。至今,骂人时猪和狗也常常连用,以增强詈骂力度。

    3、

    婆子骂道:“贼㒲娘的小猢狲!你敢高则声,大耳刮子打出你去。”(第四回)

    那妇人道:“贼猴儿,你递过来,我与你。”(第二十三回)

    “猢狲”即“猴子”,在书中出现7处。“猴”作詈语殆始于宋元。猴本是聪明伶俐的动物,明清小说中多用作詈语多用来骂顽皮无赖的小孩儿,在《金瓶梅》中有33处。

    • 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四大名著QQ群: 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