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告诉你,贾琏是怎么失去别人尊重的

  • A+
所属分类:红楼梦读后感

贾琏偷娶尤二姐后,小厮兴儿卖力地向新奶奶演绎贾府诸事,介绍自己的岗位和职能时,说了这样几句话颇令人玩味:

“我是二门上该班的人。我们共是两班,一班四个,共是八个。这八个人有几个是奶奶的心腹,有几个是爷的心腹。奶奶的心腹我们不敢惹,爷的心腹奶奶的就敢惹。”

奶奶的心腹爷的不敢惹,爷的心腹奶奶的就敢惹,说明爷的心腹们怕奶奶,奶奶的心腹们不怕爷。

听起来有点绕,简单说就是打狗还要看主人,下人们的态度折射的是主人在他们心里的地位。

显然,贾琏的存在感偏弱。

贾琏为人公认的好。从不为难下人,不像凤姐,动不动就要将下人“拉出去打二十板子”,或者“跪上瓷瓦子,太阳下面晒一天”,要不就威胁“仔细你的皮”。

他与人为善,温厚大度,见过世面,言谈机变去得,偶尔有一点幽默和小滑头,不喜欢跟人争上下高低。

这种个性与人群相融度较高,一般人缘不错,牌桌上是个好牌友,酒桌上是个好酒友,需要撑场子时也很拿得出手。

可是,在自己家里,连跟着伺候他的人都受气,难道全是因“人善被人欺”吗?

也未必。

红楼一读再读,便读出贾琏这个可怜之人的可厌之处。

第十六回,贾琏和凤姐正在相对吃饭,贾琏的乳母赵嬷嬷来了,两人连忙让饭,凤姐一下让尝火腿炖肘子,一下让喝惠泉美酒。

赵嬷嬷却说:“我这会子跑了来,倒也不为饮酒,倒有一件正经事,奶奶好歹记在心里,疼顾我些吧。”

原来是给自己的两个儿子求差事。在此之前,她已经求过贾琏了,没什么用:

“我们这爷,只是嘴里说得好,到了跟前就忘了我们......我还再四的求了你几遍,你答应的倒好,到如今还是燥屎。”

燥屎,意即事情搁置不办。

她拜托过贾琏不止一次,但他只答应不办事。

万般无奈之下,她只好改求凤姐:“所以倒是来和奶奶来说是正经,靠着我们爷,只怕我还饿死了呢。”

凤姐当即一口答应下来,喂了颗定心丸:“妈妈你放心,两个奶哥哥都交给我。”

她一边替贾琏打着圆场:“你从小儿奶大的儿子,你还有什么不知他脾气的?拿着皮肉倒往不相干的外人身上贴。”

一边又借着“内人外人”的话嘲笑了贾琏一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