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和《红楼梦》谁更伟大?

  • A+
所属分类:名著百科

近几年,《金瓶梅》忽然热了起来,一时,让人生出“文人不谈金瓶梅,便是读书也枉然”之感。

有趣的是,文化大咖们多褒金“贬”红,说《红楼梦》固然好,但显然《金瓶梅》更伟大。田晓菲在《秋水堂论金瓶梅》里,说她读完《金瓶梅》最后一页,竟觉得:“《金瓶梅》实在比《红楼梦》更好。”

从红迷“叛逃”为金粉的,还有作家格非,以及高晓松。而台湾的孙述宇,一直是《金瓶梅》的忠实拥趸,都不用倒戈。

我理解他们对《金瓶梅》的偏爱,因为我也喜欢《金瓶梅》。

《金瓶梅》早《红楼梦》约百年,但《红楼梦》位列四大名著,家喻户晓,《金瓶梅》却依然被视为小黄书,大陆公开出版的都是洁本,很环保。

然而,每一个推崇它的人,都爱死了它。明代袁宏道说其“云霞满纸,胜于《七发》多矣!”田晓菲说它是“成年人的哀书”,格非说它“是一部愤激之书,也是一部悲悯之书”。

问题是,伟大的书只能是一本吗?

我从不觉得一本书或一个作家,就可以写尽生活写透人性。英国有莎士比亚,也有乔伊斯;俄罗斯有托尔斯泰,也有陀思妥耶夫斯基……他们没有谁最伟大,群星闪耀,相互映衬,文学的天空才更为辽阔而迷人。

高晓松说:《金瓶梅》写的才是“真正的生活”,而《红楼梦》就是一出经典的偶像剧,太理想,太乌托邦了。田晓菲也持类似观点,说:《红楼梦》是真正意义上的“通俗小说”,“诗意小说”,是“贾府的肥皂剧”,而《金瓶梅》的世界才是真实的。

问题是,什么才是“真实的”生活?

西门庆家的红烧猪头肉、蒜汁面、烧鸭子和油炸螃蟹,鲜亮甜腻,固然接地气,荣国府里的茄鲞、椒油莼齑酱和荷叶莲蓬汤,很美学,未必就不真实。

西门庆开生药铺、绸缎铺,开当铺,娶有钱寡妇、结交官府、升官发财泡女人,是生活;贾宝玉读闲书、淘胭脂、作诗、挨打、谈恋爱,爱博而心劳,日日忧心,也是生活。

潘金莲嫁给武大郎,爱上武松,不得,移情西门庆,杀夫,嫁给西门庆。妒忌李瓶儿生儿得宠,担心西门庆找别的女人,四面出击,又雪夜弹琵琶,有说不尽的寂寞,最后惨死在武松刀下,是生活。

黛玉进贾府,爱上宝玉、写诗、发呆,俏语谑娇音打趣湘云,跟宝玉一起,桃花树下读禁书,春困发幽情,吟诗葬花,“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给刘姥姥起“母蝗虫”的外号,教香菱写诗……为了爱情,泪眼朦胧,愁肠百结,却心事终虚化,也是生活。

李瓶儿嫁给花子虚,又与西门庆墙头密约,花子虚死,择吉佳期却鬼使神差嫁了蒋竹山,终于曲折嫁到西门家,心满意足,隐忍贤良。生了官哥,却被潘金莲视为仇寇,官哥死,她也活不了,死前万分不舍西门庆,这是生活;

宝钗藏愚守拙,仪态万方,口碑极好,扑蝶、金蝉脱壳,坐在宝玉床前绣肚兜,劝宝玉读书显名,借扇机带双敲,小惠全大体,“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最后却“金簪雪里埋”,难道不是生活?

《金瓶梅》写市井,《红楼梦》写贵族,都是生活。

亲爱的,谁能告诉我,“真实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