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的高档舶来品

  • A+
所属分类:红楼解读

《红楼梦》的时代(康乾时期)中外贸易比较频繁。西洋各国把他们的工业品(主要是奢侈品)漂洋过海地卖给中国。道光十二年(1832年)撰写的《厦门志》在卷七《关赋略》与卷八《番市略》中记载的仅福建厦门一个口岸,前来贸易的就有荷兰、英国、法国等西欧国家。他们卖给中国的洋货有衣料(羊毛纺织的呢子、鸟羽毛编织的羽缎)、各种玻璃制品等,都是“新奇可喜之物”。这些东西在当时的十分昂贵,一般的人家是连问也不敢问的,有的根本就没有见过。

《红楼梦》第九十二回,贾家一位熟客冯紫英到贾府替广西同知(同知,相当于地方上的副长官)卖“四件洋货”时就对贾政说:“这种货本是难消的,除非要像尊府这样人家,还可消得。”确实贾家凭借其世袭公爵,又是皇亲国戚,显贵荣华,其府上的洋货多得举不胜举。我们从《红楼梦》中可以看到,在这些洋货中,贾母就拥有不少,而且是较为罕见的和高档的。进口的羽缎斗篷,贾母就有两件。

羽缎织物

羽缎,又称羽毛缎、羽绉、羽纱,是一种以各种鸟毛作为纤维而编织的料子。清人王士禛在《香祖笔记》中说:“羽纱、羽缎,出海外荷兰”;在其《皇华纪闻》里更进一步地说:“西洋有羽缎、羽纱,以鸟羽毛织成,每一匹价至六七十金,着雨不湿。”

第四十九回,宝琴跟随哥哥薛蝌来到贾府,投奔薛姨妈,贾母见了后喜欢的不得了,让王夫人认作干女儿。因为下雪,贾母怕宝琴冷着,特送给她一件叫作“凫靥裘”(fú yè qiú)斗篷。众姐妹看见宝琴穿着这个斗篷“金翠辉煌,不知何物”。“香菱上来瞧道:‘怪道这么好看,原来是孔雀毛织的’。湘云道:‘那里是孔雀毛,就是野鸭子头上的毛作的。可见老太太疼你了,这样疼宝玉,也没给他穿。’”还真让史湘云说着了。贾母的另一件就送给了宝玉。第五十二回,宝玉要出门先往贾母处来。

贾母道:“下雪呢么?”宝玉道:“天阴着,还没下呢。”贾母便命鸳鸯来:“把昨儿那一件乌云豹的氅衣给他罢。”鸳鸯答应了,走去果取了一件来。宝玉看时,金翠辉煌,碧彩闪灼,又不似宝琴所披之凫靥裘。只听贾母笑道:“这叫作‘雀金呢’,这是俄罗斯国拿孔雀毛拈了线织的。前儿把那一件野鸭子的给了你小妹妹,这件给你罢。”

宝玉穿着这件孔雀裘出门回来发现上边不慎被火星子迸上烧了一个洞,由麝月叫妈妈到外面让补匠给织上,结果外面不但织补匠人就连裁缝绣匠都不敢接,说不认得是什么,不能织补。最后还是晴雯抱着病拿宝玉屋里的孔雀线给织补好了。这个回合的题目就叫“勇晴雯病补雀金裘”。

玻璃屏围

一个舶来品玻璃屏围。屏围又叫屏风,是人们居室内重要的家具,它可以起到分隔室厅,美化协调和挡风的作用。《红楼梦》中共有十几回三十多处写到过贾府的屏风。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则是贾母的大玻璃屏风。当时,玻璃是西洋重要的舶来品,《夏门志》卷七中的进口货就有“玻璃”及“玻璃器”,及其征收关税多少的记载。乾隆皇帝还在皇子时也写过一首咏玻璃的诗:“西洋奇货无不有,玻璃皎洁修且厚。”

《红楼梦》第七十一回写贾母过八十大寿。皇帝、元春及各处的王公官员都送重礼给贾母贺寿。八月初三日是贾母寿日,但自七月上旬,送礼者便络绎不绝。生日过后,贾母叫了凤姐来问:“前儿这些人家送礼来的共有几家有围屏?”凤姐:“共有十六家有围屏,十二架大的,四架小的炕屏。”然后说了其中上等的,一个是江南甄家一架大屏十二扇上面有“泥金‘百寿图’”,一个则是粤海将军邬家一架玻璃的。贾母非常喜欢这两个,叫凤姐好生搁着。

粤海,指广东一带,粤海关,即广州海关,乾隆皇帝专门任“广州将军,兼管粤海关事务”。(《清实录·乾隆朝实录》)这个玻璃大屏风正是粤海邬将军利用其管理广州海关的权利而弄到的珍贵进口洋货。贾母这架大玻璃屏风在贾府中应该是唯一的了。王熙凤有一个小的玻璃炕屏,是从娘家王家带来的,第六回写到,宁国府贾珍叫贾蓉向王熙凤借用一下。贾蓉说了好多好话:“我父亲打发我来求婶子,……明日请一个要紧的客,借了略摆一摆就送过来。”后来,凤姐答应了,让平儿拿了楼房的钥匙,用了几个妥当人抬去。王熙凤的这个还是个小的玻璃炕屏,即连宁国府贾珍那儿都没有一个,贾母的大玻璃屏风其珍贵则可想而知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