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活佛鲁智深

  • A+
所属分类:水浒解读

擅作旧诗的聂绀弩先生曾写有《水浒人物》五首,其一为咏鲁智深的,诗如下:

肉雨屠门奋老拳,五台削发恨参禅。

姻缘说堕桃花雨,儿戏蹴翻杨柳烟。

豹子头刊金印后,野猪林伏洒家前。

独撑一杖巡天下,孰是文殊孰普贤。

这首七律的前六句写的即是鲁智深的辉煌经历。第一句即“拳打镇关西”,提辖鲁达为救被恶霸郑屠欺凌侮辱的金翠莲,故意找碴,结结实实地消遣了郑屠一番,又飨以重磅之拳,三拳将此号称“镇关西”的泼皮打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读《水浒》者决计忘不了这幕好戏。

既犯了命案,鲁达就在五台山削发为僧,法名智深,但他终究受不了清规戒律之束缚,于是“大闹五台山”,此即“恨参禅”之咏吧。

诗之第三句所咏为小说第五回“花和尚大闹桃花村”,又是一幕不亦乐乎的闹剧,桃花山强人小霸王周通欲强行人赘桃花村刘老汉家为婿,结果鲁达乔装新娘,在销金帐内以拳脚教训了周通一顿,使周通放弃了那无缘的姻缘,写得绚烂至极,聂先生用“说堕桃花雨”来形容,既合事发之桃花村地名,又点出姻缘与热闹之意,真是妙句。第四句是人人皆知的“花和尚倒拔垂杨柳”,是鲁智深在东大相国寺为僧时所作的大力秀。五六两句是“大闹野猪林”,鲁智深最具表征性的传奇故事。

读此六句诗,唤起的就是我们读《水浒》时目迷神炫的感受,鲁智深不亚于孙悟空的“闹”劲以及所串演的“闹”剧纷至沓来又重演在我们眼前。透过这些热闹故事的绚烂外表,我们不难窥见一个高尚的灵魂,我们认识了一个超拔于尘嚣之上的高僧,一个活佛。也就是聂诗最后两句所赞。文殊、普贤是释迦牟尼左右的两尊佛,而聂先生认为持着禅杖巡行天下的鲁智深其功德已超越了文殊和普贤,可称是普度众生的活佛了。

称鲁智深为活佛,是否溢美之词?一点也不。实际上明人李贽在评点《水浒》时也曾赞鲁为“活佛”。 说来也真有点“悖论"的味道,佛门中人基本应执持的五戒:杀、盗、邪淫、妄语、饮酒。其中除“邪淫”一端,余四戒鲁智深皆有所犯。

鲁智深虽有“花和尚”之号,却心无一丝欲念。尽管他颇有女人缘,拳打镇关西救出的金翠莲,桃花村施以援手的刘老汉之女,都是年轻美貌的女子,鲁智深却纯以救难解纷为怀,毫无非分之念。这一点连梁山大头领宋江也应感到汗颜,宋在施金安排了阎婆惜父亲的丧葬之事后,却顺手将阎作外宅包养了起来。

智深于常人最易犯之色戒,秋毫无犯,但色戒之外四戒却皆不能持。

如拳打镇关西,火烧瓦罐寺,所杀虽为歹徒,但还是犯了“杀”戒。

在桃花山鲁智深怪李忠、周通小家子气,有现成金银不送他,却要下山打劫他人财物来借花献佛,手是将山中金银酒器踏扁了,打包卷走,这是标准的“盗”。

至于“不打妄语”,鲁智深也做不到,善良的谎话,或是必要的谎话,在他也是说得顺而溜的。

而“酒”更是洒家“一日不可无”的,“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想必也是他不戒酒的理由。

五戒中犯了四戒,还称其为活佛,岂不荒唐?否!李贽就有很精彩的辩护词,我们不妨听听:

“人说鲁智深桃花山上窃取了李忠、周通的酒器,以为不是丈夫所为,殊不知智深后来作佛正在此等处。何也?率性而行,不拘小节,方是成佛作祖的根基。”

是的,鲁智深最可贵的是率性而行,不拘小节,他不在乎“外面模样的好看”。他是真诚地向善、行善。上个世纪60年代出现的雷锋,被人们尊为那一时代最高精神境界的代言人,其精神的内核即助人为乐,今天人们还经常无限依恋地表达着对这种高尚精神境界的追怀。

我们细想鲁智深的情事,哪一桩不洋溢着崇高的无私的助人为乐的精神?这是鲁智深的生命底色。

鲁在酒楼与史进、李忠饮酒,偶闻金翠莲的悲惨遭遇,他就摸出身上五两银子,并向史进借银十两,爽快地将银子赠与金氏父女作盘缠,劝其回东京安身,并立马要去寻郑屠算账。在史、李百般劝阻下,才按耐住怒气,第二天一早就急不可耐的取找郑屠了。他就是眼中揉不得沙子,见不得坏人作恶、好人受难。为救人之难,不惜赔上身家性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