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槊赋诗”这个成语说得是谁?

  • A+
所属分类:三国解读

“横槊赋诗”这个成语说得是谁?

横槊赋诗”这个成语说的是曹操,诗就是著名的《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就是这首诗中开头的一句。后面的“何以解忧?惟有杜康。”还使“杜康”成为名酒的名字。曹操作这篇诗作还有一个成语,也是典故,“横槊赋诗”。

横槊赋诗”之所以称为典故,有缘故。古往今来,提起“横槊赋诗”,你想到了谁?估计稍有些历史知识的人马上就想到了曹操。实际上这个典故也有一个演化过程,最早提到曹操曾横槊赋诗的是唐代元稹,他在《唐故工部员外郎杜君墓系铭》中说:“建安之后,天下文士遭罹兵战,曹氏父子鞍马间为文,往往横槊赋诗,故其抑扬怨哀悲离之作,尤极於古。”

元稹说的明明是“曹氏父子鞍马间为文,往往横槊赋诗”,曹氏父子啊,曹丕不算文采出众的话,还有曹植啊,怎么现在只记得父亲曹操一人了呢?

“横槊赋诗”后来被写成了剧本,京剧有《横槊赋诗》这出戏,讲述的故事是周瑜用苦肉计以假乱真,给黄盖诈降曹操铺平道路,继而,由庞统向曹操献策,曹操采用厐统所献连环计,带领八十三万人马自以为顺江而下可灭东吴。曹操一时颇为自得,在江中大宴文武群臣,横槊赋诗以自豪。

宋代苏轼《前赤壁赋》中说:“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真的是把“横槊赋诗”这个画面只赋予曹操一人了。

自古以来中国文人的悲哀是,数十年学文,到后来学成了书呆子,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在战乱年代,文人多为枭雄所用,无非就是附庸而已。曹操父子显然懂得这个道理,就是既学文,又学武,方才在当时成为英雄人物。

曹操当年刺董卓骂袁绍,奉汉帝而令不臣,终身不谮越;讨黄巾诛吕布,败袁绍号令中原,可谓随心所欲;登铜雀携文人,树建安风骨;尚法家破门阀,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因此曹操的“横槊赋诗”决不是惺惺作态,而是颇有拳拳之心。也因此曹操和他儿子才会被评价为“抑扬怨哀悲离之作,尤极於古”

“抑扬怨哀悲离之作”是说曹操父子的作品悲天悯人,痛感时事,这可以说是很高的评价。“尤极於古”,是说曹操父子的作品比古人的作品更切中时事。后来南朝钟嵘《词品》评曹操的诗句说:“曹公古直,甚有悲凉之句。”而南宋敖陶孙在《臞翁诗评》中说:“魏武帝如幽燕老将,气韵沉雄。”一个政治家,得到“气韵沉雄”的评价,我以为是无上评价。

近代政治家吕志伊在《读史感赋》中道:“横槊赋诗一世雄,二乔未虏恨东风。”对曹操的评价也很高,一世之雄是什么意思?就是说在三国乱雄纷起的时期,实际上曹操是冠绝当时的,刘备、孙权比不了,曹操是一世之雄。

短歌行

曹操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惟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辍?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宴,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水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作者:宗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