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烂人:贾环

  • A+
所属分类:红楼解读

贾环的不归路:碰上这号人,一个最好的忠告,就是离他远些。“惹不起,躲得起”的这句名言,还是有点道理的。

贾环,在《红楼梦》一书的人物当中,是作者不喜欢,读者不喜欢,也是《红楼梦》那两府里大多数人不喜欢的一个角色。一个人混到这种“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程度,大概称得上是相当的失落了。我们从这部书一开始,“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回目中所说,“政公既有玉儿之后,其妾又生了一个,倒不知其好歹”。就这三言两语,给我们这位环三爷定了性。

这是作者皮里阳秋的笔法,第一是“妾生”,小老婆养的,这种出身在封建社会里,天生注定低人一等。加之所谓“不知其好歹”的悬拟说法,那意思似乎客观,其实重点在于“歹”而不在于“好”,便知道贾环大约是长进不了,希望自然也不大了;若是联系前面对于贾宝玉那一通溢美褒誉之词,我们这位环三爷在贾府的失落,便是不可避免的事了。“人生不得意者常八九”,但对不走运的人来说,很可能不得意率达到十。贾环从他一出生起,就注定是这样一个失落的角色。

曹雪芹在北京西郊写这部小说时,心情也不是太好,至少营养状况不太好,天天喝粥啃咸菜,撰写《红楼梦》,够艰苦的。而且粥未必是王蒙式坚硬的稀粥,咸菜也未必是六必居的酱菜。对一位曾经喝过莲叶羹的,吃过茄鲞的,有过黄金岁月记忆的曹雪芹来讲,不该失去的,几乎全部都失去了;应该得到的,可以说什么也没得到,那种失落的滋味,体会得恐怕相当深刻的。所以,一部《红楼梦》,基本上写尽了失落之人,失落之事。“谁解其中味”的味,大概就是这种失落的滋味吧?

那时,如果敦诚、敦敏发起搞什么文学评奖之类的活动的话,也许会给他带来一丝热闹。不过那些穷儒,能有几两银子的奖金?说不定我们这位作家,失落之后的反弹,还要假清高一番,端一端架子,表示不屑一要。这样,永远可以藉此说几句风凉话,求得一个长久的心理上的满足,也还是划得来的。但遗憾啊,即使这样小小的兴奋点都找不着,曹雪芹只好孤零零地守着飘零新妇,孱弱子息,于失落中写失落人,便十分地凄寒了。

虽然他在书中写这么多的失落人,但通观全书,写得最失落,而且最不安于失落,拼命折腾着,结果还是失落者,莫过于我们这位环少爷了。

按说,这出悲剧的主人公林黛玉,应该是失落得最厉害的。其实不然,她未必是个彻底的失败者。无论如何,她曾经是老太太的心肝宝贝,是众人捧着“连气儿都不敢出”的千金小姐。可贾环从出娘胎以来,从来不曾被宠遇过,是个上不了台盘的东西。而在凤姐眼里就更差了,几和人渣也差不多的。林黛玉虽然最后未能登上宝二奶奶的宝座,赍志以殁,但她却是始终拥有贾宝玉对她的爱,这一点,是薛宝钗想得而得不到的。尤其最后,那宝哥哥因为没有得到林妹妹,以至于疯疯颠颠,以至于出家成佛,所以,薛宝钗尽管名分上得到了这位公子,但和林黛玉一样,实际上也等于没有得到。那么这两位小姐,究竟谁失落些,还是得细细斟酌。

那位被塞了一嘴马粪的焦大,想当年在战场上,从死人堆里把老太爷背回来,自己喝马尿,把水省下来给主子喝。应该说,贾家无当时的他,也无今天的贾家。饮水思源,把这位功勋卓著的资深奴仆,供养起来,不算为过。但到了垂垂老矣的年纪,还得派公差,还得深更半夜地去赶车,由于不服调遣,骂骂咧咧,当初喝马尿的这位老爷子,结果被别的奴仆,塞进一嘴马粪了事。虽然对焦大来说,这种由马尿到马粪的失落,简直痛苦之极。可他也不是没有光辉的日月,他自己说了:“你也不想想,焦大太爷跷起一只腿,比你的头还高些。二十年头里的焦大太爷眼里有谁?别说你们这一帮子杂种们?”而贾环,一辈子也休想有这样挺腰杆说话的时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