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权晚年的变态性格

  • A+
所属分类:三国解读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晚年的孙权一改早期推诚相与、同舟济水的贤明之君的形象,而变成了一个“性多猜忌,果于杀戮”的昏聩之君。

“存在决定意识”,没有抽象的性格转变,孙权性格的前后变化,也是与维护江东政权和王室利益有关的。

孙权的晚年,面临的主要矛盾已从国外转到了国内,蜀汉局处蜀川一隅,东吴则占据了长江中下游和岭南一大片土地,凭借长江天堑足以阻挡曹军南下,江南经济的发展也足以划江自守。加之卓有成效的外交手段,吴蜀、吴魏之间,战事不是很多。但国内的情况则与立国之初大有不同。主要是江东大族的势力有了急剧扩张和发展。

早年,孙权为了拉拢统兵将领,曾实行军事世袭和复客制度,又把大量的土地赏赐给他们。东吴的将领大多出身大族,原来就有世袭的土地和部曲,加上不断赏赐,拥有的土地和部曲越来越多。“僮仆成军,闭门为市”是当时大族势力的真实写照。

孙权晚年,因长子孙登早卒,本人年事已高,担心大族势力的急剧膨胀会危及孙氏王室的权力,为此,他对江东大族的态度从拉拢转为控制。

孙权对东吴重臣陆逊的态度转变,很能反映他思想上的这种状态。

公元244年,陆逊被任命为东吴的第三任丞相。称帝之前的孙权尚能认识到“孤与君分义特异,荣戚实同”(《三国志·吴书·孙权传》)。到了此时,却对陆逊也产生了疑虑和戒心。陆逊虽为丞相,但“其州牧都护领武昌事如故”。即依然带兵驻扎武昌,不能回京管理国政。对于忠实于他的陆逊,孙权还这样猜忌,对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陆逊死后,孙权又把荆州分为两部,以吕岱为上将军,督守荆州的右部,以诸葛恪为大将军,督守荆州的左部。原来镇守武昌的陆逊之子陆抗则调离武昌。其实,诸葛恪的军事才能远远比不上陆抗,史书上有一段记载是很能说明两人的军事才能的:“(陆抗)迁立节中郎将,与诸葛恪换屯柴桑(今江西九江西南)。抗临去,皆更缮完城围,葺其墙屋,居庐桑果,不得妄败。恪入屯,俨然若新。而恪柴桑故屯,颇有毁坏,深以为惭。”(《三国志·吴书·陆逊传》)孙权当然知道诸葛恪的军事才能逊色于陆抗,但仍要把陆抗调离武昌,这显然是出于对陆氏世代为将有所顾忌。

在孙权死前的两年问,吴国宫廷发生了一桩大案。为争立太子一事,大批重臣被贬、被戮。孙权长子孙登死后,孙权立孙和为太子,又封孙霸为鲁王,孙霸不服,到处拉拢势力,谋夺太子地位,孙和也在臣僚们的支持下进行反击。当时几乎所有的重臣都卷入太子党争事件中去了。“自侍御、宾客造为二端,仇党疑贰,滋延大臣”,乃至“中外官僚、将军、大臣,举国中分”(《三国志·吴书·孙和传》)。以全寄、杨竺为首的大臣们主张废和立霸,以陆逊、朱据、诸葛恪为首的大臣们则支持孙和,主张“明嫡庶之分”。因为太子和与鲁王霸的争斗夺宠,使群臣分为两大派,孙权对此深感不安。最后他作出了既废太子又赐鲁王死的决定。与此同时,又诛杀进谏大臣十余家,就是陆逊也受到孙权多次谴责,最后忧愤死去。

这一事件引起的后果是极为严重的,陈寿评说道:“性多嫌忌,果于杀戮,暨臻末年,弥以滋甚。至于谗说殄行,胤嗣废毙,岂所谓贻厥孙谋以燕翼子者哉?其后叶陵迟,遂致覆国,未必不由此也。”东吴的亡国之主是孙皓,但孙权去世以前,已经出现亡国的征兆。

孙权晚年的性格变态,尽管其出发点是为了保有江东政权,借机削弱大族势力来维护王室利益,但与其主观愿望相反,这样做的客观效果却是朝野震恐,人心惶惑。大臣们再也不敢像过去那样尽言直谏,东吴王朝出现了“旧将已尽,新将未信”的境况。孙权经历了艰难创业后统治吴国长达五十二年,但在他的晚年却亲眼目睹了王朝由盛变衰的转折,然而此时,他已无力阻挡这一历史的进程了。

英雄的末路是悲怆的!

(选自 戚文 陈宁宁 著 《三国人物论》,东方出版中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