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玉、薛蟠和贾琏同样是挨打,差距咋就这么大!

  • A+
所属分类:红楼解读

作为一部以荣宁两府日常生活为中心内容的典范之作,《红楼梦》不但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而且还“打破了”“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鲁迅《中国小说史略》),小说的字里行间,散射出浓烈的生活气息。那些少男少女,那些主子仆人,在那个虚拟的几百年前的大观园里,演绎着家长里短的悲喜人生。他们的悲欢离合,他们的酸甜苦辣,他们的恩怨情仇,都让读者为之动容、百品不厌。

仅就那打人和挨打的场面来说,小说中也有不少经典的桥段,如王夫人打金钏儿的那一巴掌,探春对王善保家的那记响亮的耳光,王熙凤“拔下一根簪子”往丫头的嘴上乱戳,薛蟠抄起门闩对香菱“劈头劈面”的盖打,还有茗烟与金荣等在贾家学堂的群殴,芳官和“小伙伴们”与赵姨娘的群架等等,都是生动得在纸上活蹦乱跳。

在《红楼梦》前八十回,

这三位表(堂)兄弟,也都分别有过一次惊心动魄的挨打。那毒打,堪称是他们此生最为惨痛、最为难忘的经历之一,其中的两人甚至还因此上了回目“头条”。他们虽然同样挨了毒打,但挨打的原因、挨打的情形和挨打后的境遇却截然不同。从他们的挨打中,我们不仅可以读出人物的思想和性格,读出情节的演变与发展,甚至还可以读出小说的弦外之音和“草蛇灰线”的伏笔照应。

从挨打的原因来看:“不器”、“不堪”与“不为”

这三个人的挨打,对宝玉和贾琏“施暴”的都是他们的父亲,而痛打薛蟠的则是本来与他没有“一毛钱关系”的柳湘莲。

宝玉的挨打发生在第三十三回。他父亲贾政之所以打他,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忠顺亲王派长史官登门要人,起因是他们府上那个“做小旦的琪官”“三五日不见回去”,后从别人那里打探到琪官“近日和衔玉的那位令郎相与甚厚”。长史官向贾政要人时,貌似客气地说“有一件事相求”,实则是直接上门“兴师问罪”,他还在现场找到了那条“红汗巾子”的证据,逼得宝玉只好“老实坦白”。二是贾环悄悄向贾政嚼舌“密告”,说是“宝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里,拉着太太的丫头金钏儿强奸不遂,打了一顿”,致使金钏儿“赌气投井死了”。这两个消息,对贾政来说不啻是晴天惊雷,让他突然发现儿子居然不但“在家荒疏学业,淫辱母婢”,而且还“在外流荡优伶,表赠私物”,宝玉之辱没门楣、让“祖宗颜面何在”的“不器”“不肖”程度远远超出了贾政的想象。于是,贾政顿生雷霆之怒,对儿子“大开了棍戒”。

薛蟠的挨打在第四十七回,挨打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确认错了眼神”。薛蟠自见过柳湘莲一次之后,便对他“念念不忘”,看到他“读书不成,父母早丧”,而且“素性爽侠,不拘细事,酷好耍枪舞剑,赌博吃酒,以至眠花卧柳,吹笛弹筝,无所不为”,就误把他看成是可玩可戏的“优伶”和“风月子弟”。于是,在赖大家那个为庆祝赖尚荣升职而置办的酒宴上再见到柳湘莲时,薛蟠竟付诸于行动,对他出言“不恭”、行为“不堪”,直接激怒了柳湘莲。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的柳湘莲当即设计诱薛蟠入瓮,给了他一顿终生难忘的教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