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道全是神医,但缺了些什么……

  • A+
所属分类:水浒解读

《水浒》第六十五回叙宋江攻打北京城,此前先后收伏了大刀关胜、急先锋索超,但攻城之事却久未见进展。晁盖又有不祥之梦托,劝其回兵。宋江在神思疲倦之际,忽又发起背疮来,且来势甚猛。浪里白条张顺想起昔年在浔阳时老母曾患背疮,百药不治,后请得建康府安道全,手到病除,便提议去请他来,因张顺与他尚有些往来,而晁天王之梦中也对宋言“百日之灾,则除江南地灵星可治。”于是便嘱张顺携黄金百两,星夜去请安道全

读《水浒》至此,便想:水泊之中先后主动被动来聚之人已有书法家、篆刻家、屠宰匠、相马师、船舶设计师、武器专家、爆破手、卜卦者……各类专长者差堪齐备,独独少了个医术高明之医师。真该延请一名能妙手回春之良医,山上众兄弟的健康保险系数也可得以提高。

安道全出场前书中称他系祖传内外科尽皆医得,以此远方驰名,并有诗赞他:

肘后良方有百篇,金针玉刃得师传。

重生扁鹊应难比,万里传名安道全

且安以“神医”为号,令人不能不肃然起敬。

说及神医,脑子里自然浮起扁鹊、华佗之形象。

出自《韩非子》一书的“扁鹊见蔡桓公”的故事中国人几乎妇孺皆知。春秋时期的这位神医真有点“神”,他能在蔡桓公本人毫无感觉的情况下察知其已患疾,并不断就对方病情的发展劝其接受治疗,结果一味霸悍、讳疾忌医的蔡桓公果然不治身亡。而扁鹊“疾在腠理”、“在肌肤”、“在肠胃”、“在骨髓”的理论让人深服中医理论的精深及扁鹊本人医道之精湛。

国人心目中另一位神医华佗的形象也是无法磨灭的。他的“五禽戏”“麻沸散”。他为关公刮骨疗毒,拟为曹孟德开颅治头风的传说虽出自小说却也让后人深信不疑。

所以一听安道全也有“神医”之号,且称其“扁鹊难比”,真让人对此神医怀着极高的期望。

但他的亮相,真的让人大失所望。

张顺历尽周折,寻见安道全,历述来途艰险,并言及宋江病况之危急,请其出手援救。照理一个颇有交往的故人相请,且病家处于旦夕危亡之中,作为一个医家念及救死扶伤的医德底线应二话不说背起行囊即走。而安道全的反应却不痛不痒:“若说宋公明,天下义士,去走一遭最好;只是拙妇亡过,家中别无亲人,离远不得,以此难出。”

这像话吗?在张顺再三乞求下,他也只是说“再作商议”,直至百般哀告,安方才应允。老实说,这样的医家真该搧他耳括子或板砖侍候。

而书中交待安道全推诿的原因是他正与一个烟花娼妓李巧奴打得火热。李巧奴何许人也?并非秦淮八艳那般的名妓,而只是一个外号“截江鬼”名唤张旺的在江上专干谋财害命勾当的歹徒的相好。

瞧这位安大夫已经堕落到何等田地,竟然还敢称“神医”,岂不是对扁鹊、华佗的亵渎?

宋元之际,医家大概确实殊轻医德,元杂剧《窦娥冤》中有个什么“赛卢医”的也是因赖债而干起谋财害命的勾当。

安道全医德殊欠,但医术上确可称有两下子,并非江湖骗子。宋江之背疾已发展至水米不进,奄奄一息。而安诊了脉息之后,以艾焙引出毒气,外使敷贴之饵,内用长托之剂,果然如他所言不到十日,宋江的背疾基本痊可。

更堪称绝的是当宋江意欲去东京观灯时,安道全竟然去掉了宋刺配时脸上刻下的金印。书中称“把毒药与他点去了,后用好药调治,起了红疤,再要良金美玉碾为细末,每日涂搽,自然消磨去了”。

这所谓“美玉灭斑”的绝活,在今日更可让安道全发财致富。必能使其成为美容大师,成为整容领域的领军人物,于自己的脸容有改造意愿者不必急急赶往韩国去了,没准五大洲的莺莺燕燕皆会奔安大夫而来。

可惜的是此术的受惠者只是及时雨宋江一人。

安道全上山后实际上只是成了宋江的私人护理医师,带有点准御医的味道。

梁山上脸刺金印的还颇有些人在。林冲武松皆留有这劳什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