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同床共枕的那点事儿

  • A+
所属分类:红楼解读

76回中秋在大观园夜宴,湘云对黛玉说:

“......可恨宝姐姐,姊妹天天说亲道热,早已说今年中秋要大家一处赏月,必要起社,大家联句,到今日便弃了咱们,自己赏月去了。社也散了,诗也不作了。倒是他们父子叔侄纵横起来。你可知宋太祖说的好:‘卧榻之侧,岂许他人酣睡。’他们不作,咱们两个竟联起句来,明日羞他们一羞。”

宋太祖是赵匡胤,南唐后主李煜派使臣求和,被宋太祖坚决拒绝:

“不须多言,江南亦有何罪,但天下一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乎!”

果断灭了南唐。

以卧榻难容他人鼾睡为喻可谓形象,卧榻是身心完全放松的地方,卧榻之旁能容他人酣睡,那是需要对他人极度信任或者感情好的。

曹操昼寝,近侍过来帮盖个被子,都被他借口梦中杀了。

让我们来看看红楼梦中联床共卧的例子,有凤姐平儿、黛玉湘云、贾母宝琴、宝玉黛玉等,意味深长。

01 凤姐平儿

13回,凤姐自贾琏送黛玉往扬州去后,心中实在无趣,每到晚间,不过和平儿说笑一回,就胡乱睡了。

秦可卿去世的这日夜间,凤姐正和平儿灯下拥炉倦绣,早命浓薰绣被,二人睡下,屈指算行程该到何处,不知不觉已交三鼓。

这里甲戌侧批:

所谓“计程今日到梁州”是也。

计程今日到梁州是唐代白居易的《同李十一醉忆元九》中的句子,全诗为:

“花时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作酒筹。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

元九是写唐传奇《莺莺传》的元稹。

13回那时凤姐贾琏还是恩爱夫妻,贾琏离家日久,久别自是思念,没有网络的时代,联络确实不便。

离别后信息交换靠书信往来或者专使传递,一来一回花费时日,牵挂思念也就深刻绵长。

凤姐和平儿是一心一意和贾琏过日子,凤姐掌家,疾言厉色,雷厉风行,寡情少恩,但是毕竟身为女子,对夫君还是一往情深。

她亲自检点包裹,再细细追想所需何物一并包藏交付昭儿带与贾琏。

这个时候的凤姐是个麻利能干温柔贤良的妻子形象,理家之余夜深人静时和平儿屈指算行程,情深义厚,表现出女强人温柔多情的一面。

平儿和凤姐之间的情谊也可见一斑。

凤姐嫁到贾家,原来带的四个陪嫁丫头死的死,去的去,唯平儿幸存并且成为凤姐的得力助手,不可或缺的臂膀,在贾府奴仆中游刃有余。

在凤姐和贾琏之间察言观色勉为其难搞平衡,主要靠的是平儿的忠心耿耿、忍让克制以及平和公平的处事为人手段。

在复杂的大家族人事纠结中,平儿的微妙处境唯有宝玉看得透彻:

“忽又思及贾琏惟知以淫乐悦己,并不知作养脂粉。又思平儿并无父母兄弟姊妹,独自一人,供应贾琏夫妇二人。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贴,今儿还遭荼毒,想来此人薄命,比黛玉犹甚。”

凤姐平儿二人身份地位悬殊,主仆间却建立了坚实的友谊,二人联床共同思恋牵挂同一位男子,在其他妻妾关系中简直不可想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