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说泼皮破落户的凤姐!

  • A+
所属分类:红楼解读

除去婚丧嫁娶、朝拜祭祀这类公事,荣国府的人很少与宁国府的人打交道,贾母偶尔去一趟宁国府,也不在那里吃饭,只说反正你们是要送过来的,我吃不完还可留到下顿再吃,反倒赚了。

这话说得俏皮且得体,尤氏也笑,但我总想像她那笑容是以苦涩打底的,保持得长一些就会露出尴尬的底色来,分明知道不是这缘故,却也不好再说什么。

王夫人很少到宁国府来,黛玉宝钗和贾家三艳也未见串这个亲戚,要说是小姐们不方便走亲戚吧,史湘云却三天两头到荣国府来,况且惜春还是贾珍的小妹妹呢,正经的大小姐,也刻意与之保持距离,这种普遍的疏离,我想是基于对宁国府之乌烟瘴气的回避。

只有琏凤夫妇爱与宁国府来往,当然,他俩都是荣国府的当家人,贾珍是贾家的族长,大事小情少不了一道商议,荣国府盖花园子,宁国府给可卿办丧事,两家的管理层都是打通的,算是资源共享。

撇开这些冠冕堂皇的事务,琏凤二人与宁国府也有颇为厚密的私交。先说贾琏,贾珍父子似乎是他最好的玩伴,宝玉跟薛蟠等人去吃个花酒,在贾琏眼里大约都是轻量级的游戏,他好的不是那一口。

第四十五回,荣国府庆元宵,贾母留下贾蓉倒酒,撵贾琏与贾珍回家睡觉,这俩人大喜过望,把小兄弟们送回家,便相约追欢买笑而去。

搁现在,他俩算“四大铁”的交情,虽然不洁,却还算正常,及至贾蓉诓贾琏娶尤二姐做二房,才污浊到极点,贾蓉哪是想成人之美,他与这二姨原有一腿,说给贾琏做二房,让他掏钱弄个场子,自己好去鬼混,贾琏色迷心窍,居然言听计从,还答应买两个绝色的丫鬟谢他。

污浊的东西总是更有凝聚力,因君子之交淡如水,风清云淡,聚散随缘,这类友谊对于贾琏等人来说,恐怕要“淡出个鸟来了”,他们要的是那种在污泥浊水里打滚的快乐,心照不宣地窃笑,既看不起自己也看不起对方,却也因此卸去了百种禁忌,纵情声色,无法无天,对于一道沉迷的伙伴虽无尊重,却有不足为外人道的亲切感。

凤姐不可能跟男人们花天酒地,但和宁国府打交道的过程中,她也能收获她的乐趣。前文已经说过,她喜欢全天下男人都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感觉,这感觉,只有宁国府的男人能给她。

荣国府的男人,和她的关系太近,凤姐的道德底线使她不可能与他们打情骂俏,最多也就和宝玉亲近一些,还是拿他当小孩子。

外面的人又进不来,偶尔来个医生清客,还得隔着多少道帘子,贾瑞之流倒是不知深浅地上前撩拨,却又超过调情的限度,且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陌生人,以凤姐之精明,不会假以辞色惹火上身。

对于凤姐来说,最好的调情对象,是这样一种人,关系不要太近,太近显得龌龊,也不要太远,太远显得危险,她要的,是一种不远不近、半真半假的暧昧,这样的程度,既能得到乐趣,又能轻松控制。

贾珍父子,正好是最合适的人选,他们那点小聪明,也正好够不动声色地讨好凤姐。因为地位平等,不像贾琏调戏凤姐那么露骨,这种调情是安全舒适的,没有侵犯性的,几分仰慕,几分艳羡,几分自惭形秽,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占有欲,贾珍父子把握好了这种度,把凤姐哄得舒舒服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