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教父与白马王子——北静王

  • A+
所属分类:红楼解读

在《红楼梦》的官场里,飘荡着浊臭的气味,官员们不是贪财受贿的惯犯,就是下流无耻的人才,再有的便是专擅党派倾轧的班头,之外就只剩下充斥着迂执酸腐、不通事务的贾政之流。可是就在这个烂污泥构成的破池塘里,曹公却培植了一个水灵灵的人物北静王世荣。

在《红楼梦》的人物长廊中,北静王不像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和王熙凤等人,有那样浓墨重彩的描绘,除了路祭秦可卿时有一个正式的亮相之外,基本上都是隐隐约约的写意。他身在大观园的世界之外,可他却又在大观园内外的两个世界里拥有着影响力,因为只有他,在情爱与权力的地图上建立起了一个柏拉图式的“理想国”。

《红楼梦》里的“石头”(通灵宝玉)宿命里是用来补缀被世人污损的情天的——类似于耶稣拯救人类的行为,而北静王就像一个手捧羊皮书的先知一样,肩负着传播情教教义的使命,并且认定贾宝玉便是他所要寻找的“耶稣”。

为了完成自己的“传教事业”,北静王创造了一种“情教”氛围——举办贵族沙龙。他曾对贾政夸口道:“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内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垂青眼,是以寒邸高人颇聚;今令郎常去谈会,则学问可以日进矣”。对于这个邀请,贾政躬身答应。对北静王深有好感的贾宝玉也自然会欣然前往。我们虽然未见曹公的天才笔墨将其描绘出来,但从后面贾宝玉撒谎时用“北静王的一个爱妾没了,今日给他道恼去”作为借口来看,他在北静王府里该没少受“情”的感染。

北静王,一个“青苹果乐园”的“先知”,拥有着言情天使所必需的维纳斯式美丽外表:“面如美玉,目似明星”。他给贾宝玉造成了“真好秀丽人物”的印象。他的服饰豪华而不俗气:“头上戴着净白簪缨银翅王帽,穿着江牙海水五爪龙白蟒袍,系着碧玉红靼带”。就像巫师祈祷必须拥有狄奥尼索斯的癫狂服饰牧师需要一袭黑色道袍,爱情天使总是白色小翅膀再加上闪闪发光的金弓箭,我们的北静王拥有极其优雅的玉人形象。这对贾宝玉来说具有极为强烈的亲和力。贾宝玉对同性的选择判断显然排斥那种“雄壮”型的。这种极富男性气概的外表,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男子“浊臭逼人”的特点。事实上,贾雨村的作为似乎已印证了这一点。而带点女性化特征的优美,也同样容易让人产生“清爽”的感觉,所以贾宝玉愿意结交的同性朋友,如秦钟、蒋玉函、柳湘莲,包括眼前这位北静王,清一色全是“秀丽”的。我们不难想象,当这位连他迂执的父亲也必须“以国礼相见”的权贵以这样一种形象出现在情窦初开的宝玉面前是怎样的一种震撼!就这样,北静王带着羊皮书来到了他的“耶稣”贾宝玉身边,他的仪容、谈吐,他的沙龙高会都给我们未来的“情教教主”贾宝玉带来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北静王同贾宝玉的相逢时间、地点、场所都寓有深意。当时贾珍正为儿媳秦可卿举行着一场宏大而暧昧的葬礼,而就在这个时候,玉人一般的北静王出现了!他先是亲自为秦可卿上祭一祭主是情天孽海中历劫而亡的“情人”,而作为祭奠者的北静王同样是一个连死了一个小妾也要“哀毁过度”的“情人”。而当这两个“情人”在阴阳交界处相遇时,当北静王向秦可卿献祭时,其实完成了一个“情教教区”交接手续,秦可卿的太虚幻境“导游”地位让位给了握有言情奥义书的言情教父,性必须提升为爱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