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英雄好汉还是乌合之众?

  • A+
所属分类:名著百科

“五四”运动以后,有一部中国古典小说地位骤升。

胡适称其为中国文学“正宗”之作,认为其“很当得起一个阎若璩来替他做一番考证的工夫,很当得起王念孙来替他做一番训诂的工夫”。阎若璩、王念孙,都是清代考据学的代表人物。

胡适情有独钟的这部奇书,正是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

水浒传》的原型,是在史书中只有寥寥数语的宋江起义。

北宋宣和年间,朝廷昏聩腐败,以宋江为首的三十六人率领一支起义军“横行河朔,转掠十郡,官兵莫敢撄其锋”,“又犯京东,江北,入楚、海州界”。

本来只是北宋无数起义军中平凡的一支,却在千百年来演变成了一段家喻户晓的传奇故事。

01

胡适说:“《水浒传》不是青天白日里从半空中掉下来的。”作为故事舞台的梁山泊自然也不是小说家凭空捏造。

梁山泊古名巨野泽,是位于齐鲁大地西南部的一片水乡泽国,附近的梁山原名良山,因汉代梁孝王在这一带狩猎而得名。

梁山泊在宋时属东平府,四周的郓城、阳谷、寿张等县都是《水浒传》中梁山好汉活跃的地区。

宋代是黄河河患的高发期,决口屡见不鲜。梁山泊的演变深受黄河影响,常有河水决流进来,以至梁山泊水面广阔、芦苇密布,方圆八百里的一片汪洋成为盗贼盘踞的绝佳场所。

这里的水路交通极为方便,向北可入黄河,向南沿河可经过徐州,而到楚州,再在清河口入淮河,史书中也有宋江起义军转战南北的记载。

宋仁宗时名臣韩琦路过梁山,写下《过梁山泊》一诗,水势浩荡、碧波浩瀚的画面跃然纸上:

“巨泽渺无际,齐船度日撑。渔人骇饶吹,水鸟背旗旌。蒲密遮如港,山遥势似彭。不知莲芰里,白昼苦蚊虫。”

南宋后,黄河再度改道,梁山泊水域面积大大缩小,沧海变桑田。

清代寿张县令曹玉珂是《水浒传》的忠实粉丝,读书时就常怀疑宋朝为何不能调动兵力将梁山一举荡平,以为梁山“必峰峻壑深,过于孟门剑阁,为天下之险”,宋江方能占据此地,称雄一方。

正好梁山在寿张境内,曹玉珂到任后欣然前往,发现梁山就是几个平坦的山丘,“塿然一阜,坦然无锐”。周围二三小山断而不联,村落交错遍布其上,还有一个后人搭建的梁山寨,看似无险可守。

曹玉珂向当地父老乡亲请教,他们才说:“从前黄河绕山流过,梁山泊方圆几百里,直到山脚。险不在山而在水也。”

北宋宣和年间,这一片巨泽大湖深深隐藏着帝国的危机。

02

宋徽宗在位时,北宋王朝暗流涌动。

当时,各地土地兼并严重,不少贪官污吏侵占田地,有时一家官僚地主就独占几十万亩土地。失去土地的农民沦为流民,只好背井离乡,四处流浪,成为当时社会的一股不稳定因素。

与此同时,沉迷道教的艺术家宋徽宗听从道士林灵素的建议,搜罗天下花石草木、奇珍异宝,在汴京修建一个皇家园林——艮岳。

蔡京、童贯等权臣投其所好,在苏州设“苏杭应奉局”,为京城运输石头和花木。

蔡京的党羽朱勔被派到苏州后,除了为皇帝搜寻宝物,还趁机在东南沿海一带敲诈勒索,盘剥百姓。直到朱勔失势被抄家时,他名下拥有的土地已多达三十万亩。

在兴建艮岳的过程中,运往汴京的花石每十艘船组成一纲,被称为“花石纲”。这些劳民伤财的花石纲,先后搜刮了二十多年,多少百姓家破人亡,船上的一花一草,一石一木都是民脂民膏。

当宋徽宗自信地夸赞艮岳“真天造地设、神谋化力,非人力所能为者”时,无数农民正惨遭搜刮,无数工匠正遭受鞭打,还有一些底层官吏因押运花石纲有误而丢了乌纱帽。

《水浒传》中的一首打油诗就痛诉花石纲荼毒天下:

“花石纲原没纲纪,奸邪到底困忠良。早知廊庙当权重,不若山林聚义长。”

朱勔等人不仅在江南各地肆意掠夺,中饱私囊,就连位于运河沿岸的梁山泊也深受其害。

除此之外,政和元年(1111年),宋徽宗又将梁山泊改为“公有”,从此以后百姓进入梁山泊捕鱼、采莲,都要交纳繁重的赋税,即便遇灾荒年也照交不误。

长江、黄河两岸的贫苦百姓忍无可忍,终于揭竿而起,掀起了轰轰烈烈的起义浪潮。

其中,睦州青溪县(今浙江淳安西北)的漆园主方腊,以摩尼教(明教)为名聚众数万,在两浙路发动起义,讨伐朱勔等贪官,接连攻陷数十城,东南一带百姓群起响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