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不喜欢《三国演义》与《水浒传》?

  • A+
所属分类:三国演义读后感

本文作者:刘再复,中国当代著名人文学者、红学家。著有80余部学术论著和散文集。本篇是刘再复和韩国《朝鲜週刊》做的一次访谈。之所以推荐这一篇,是因为很多孩子都在读各种版本的中国文学名著,如《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等,读这些书,到底好不好?从专家、老师到家长,想必大家的看法各不相同。而刘再复的观点,是值得大家关注一下的。他的论述,可以帮助你作出自己的判断,无论是读也好,不读也好,警惕和丢弃传统名著中的糟粕,总是没错的。

1、您对《三国演义》持批评的态度,请问那是出于什么原因让您有这样的评价?您对《水浒传》的批评又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答:我对这两部文学经典进行批评,有多种原因。这里有自救的原因,也有“救孩子”的原因;有理念的原因,也有情感的原因。但最根本的原因是“爱”的情感原因。因为我爱自己的祖国,所以不愿意看到这两部作品继续毒害中国的世道人心。一百年前,我国的伟大启蒙家梁启超先生在《论小说与群治之关系》一文中就指出,中国群治腐败之总根源,有一源便是来自小说。他说:“吾中国人江湖盗贼之思想,何自来乎?小说也;吾中国人妖巫狐鬼之思想,何自来乎?小说也。……小说之力直接间接以毒人如此其甚也。”

梁启超所指的小说便是《三国演义》和《水浒传》等,这些小说害人之深,“毒人”之甚,梁启超是看到了,可惜一百年来的中国人仍然没有看到,直到二十世纪下半叶乃至今天,中国人仍然不理会、不重视梁启超的警告,仍然用电影、电视剧、连环画等各种形式广泛传播“江湖盗贼思想”,广大青少年仍然以《三国》、《水浒》中的英雄为榜样。这两部小说对中国世道人心的影响超过一千部、一万部理论著作。它不仅影响中国人的“意识”层面,而且影响到“潜意识”层面,正在造成中华民族新的文化性格。现在中国到处都是三国中人和水浒中人。面对这种状况,我不能不像梁启超那样,用最大的力度,再敲一次警钟,再发一次大忠告。

中华民族的原形文化非常伟大,又非常单纯。例如《山海经》中的女娲、精卫、夸父等都是不知计较、不知得失、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英雄,后来,中国文化不断产生变形变质,变到明代所产生的《三国演义》,这部小说便成了中国的心机、心术、诡术、阴谋的大全。三国时代对立的各方,表面上是军事力量的较量,实际上是伪装术、欺骗术的较量,谁最会伪装、最会欺骗,谁的成功率就最高。中国民间有一句警语:“少不看水浒,老不看三国”,因为愈是看《三国演义》,就愈长心机心术,心理就愈来愈变态,变到极端,人就变成“妖”,就不走正道而走歪门邪道。许多老人变得极圆滑、极世故,丧失所有的天真与诚实,完全不像人样,就因为心里充塞着《三国演义》的那一套生存密码。

《水浒传》对于青少年的危害更是无比巨大。《水浒传》崇尚的是暴力,是杀戮,是造反。这部小说的主题是“造反有理”。我并不是说造反都没理,如《西游记》中的孙悟空,他造龙王和玉皇大帝的反还是有一定道理,特别是他在取经过程中造“妖魔鬼怪”的反更有道理。但孙悟空的造反有唐僧紧箍咒的制约,不滥杀无辜,有道德伦理规范。而《水浒传》的“造反有理”则遵循这么一个公式,即“凡是造反使用什么手段都合理”。在“替天行道”旗号下,只要是“造反”,那么,滥杀无辜、滥杀孩子、滥杀女子、吃人肉、剥人皮,一切均属“天经地义”。为了逼朱同上山入伙,吴用就指使李逵把四岁的婴儿(小衙内)砍成两半,为了逼卢俊义上山,起义队伍甚至进行“屠城”,这一切也天经地义。水浒英雄标榜“替天行道”的伟大革命目的,可是,天底下哪能用血腥的黑暗手段去达到光明伟大的目的?我在《双典批判》中表明,我不相信使用卑鄙的手段可以抵达崇高的目的。我还表明:手段比目的更重要,手段高于目的,大于目的。甘地、托尔斯泰之所以强调“非暴力”手段,便是他们认识到手段最重要,只有文明的手段才能抵达文明的目的。我和李泽厚先生合著《告别革命》,所谓告别革命,也就是告别暴力手段。并不是告别人类的“自由”、“平等”、“社会公平”、“永久和平” 等理想。

2、您可以说说《三国演义》中哪个人物是您不欣赏的吗?原因是什么呢?

答:《三国演义》中的两个主要人物,曹操与刘备,我都不喜欢。历史上真实的曹操,我喜欢;但文学中(《三国演义》)的曹操我不喜欢。这个人物被《三国演义》的作者罗贯中写成一个“黑心人物”,心太黑了。心太黑,便心狠手辣,极端自私,宣称宁可我负天下人而不让天下人负我。而高尚的心正的人,其做人的原则正好与此相反,如《红楼梦》中的贾宝玉,他做人的原则是不计较天下人怎么对待我,重要的是我怎样对待天下人。他的姨娘(赵姨娘)老是要加害他,但他从不说赵姨娘一句坏话。贾宝玉对待父亲、弟弟贾环也是这种宁让他人负我,我不负他人的态度。曹操杀王垕、杀杨修、杀祢衡、杀吕伯奢一家,都是谋杀,既不讲“情”,也不讲“理”,只讲“利益”。

我更不喜欢刘备。在《三国演义》中,他是最善于伪装的人,在“煮酒论英雄”时,连曹操也被他骗了。如果曹操的权术属于“法术”,刘备的权术则属于“儒术”,表面上讲“仁义”,实际上则不仁不义,他骗刘璋夺四川,说的是“兄弟之情”,做的则是谋取江山。文化大革命中的一些政治野心家、阴谋家崇奉三条“政治得胜密码”:一是政治无诚实可言;二是结成死党;三是抹黑对手。这三个诡术全来自刘备。虚伪,是腐蚀人性最可怕的毒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