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龙马:生而为龙,我很抱歉

  • A+
所属分类:西游解读

1

玉龙三太子是真正的龙的传人。

他是西海龙王敖闰的儿子,正宗龙二代加官二代。他的伯父、叔叔们掌管着四海之内的江河湖海,连一口井、一条臭水沟都不放过,乌鸡国国王淹死的那口破井底都住着个井底龙王;他的家族掌管着人间的降水下雨,人类向它们祈求风调雨顺;他的家族坐拥宝物无数,连孙悟空都知道俗语[愁海龙王没宝哩——《第三回》]。

但在这些光鲜亮丽的表象背后,小玉龙依稀感知到了一些没落的气息,不过还没等他探究明白这一切的根源,自己就因一件小事获了罪。

观音菩萨见到玉龙时,他正在受刑,[我是西海龙王敖闰之子。因纵火烧了殿上明珠,我父王表奏天庭,告了忤逆。玉帝把我吊在空中,打了三百,不日遭诛。——《第八回》]

那时的小白龙是无法理解这一切的,自己只是失手烧了自己家殿上的明珠,即便这颗明珠可能是玉帝赏赐,为什么父王要告到天庭,父王不爱自己吗?这么一件小事为什么要判这么重的罪,吊在空中打三百鞭还不够,还要判死刑……

天蓬元帅酒醉后调戏文工团团长嫦娥只是判了打两千锤贬下凡尘,卷帘大将在蟠桃会这样的国宴上打碎了琉璃盏判了打八百贬下界,虽然玉帝不解恨加了飞剑穿胸的惩罚,但毕竟没有死刑。小白龙在自己家的宫殿里,烧了自己家的宝物,为什么父亲要如此战战兢兢,为什么自己要受如此重罚。

小白龙绝望地叫着[望菩萨搭救、搭救]时,心中充满了委屈和不理解,我不是龙的传人吗?怎么竟沦落至此?

他运气不错,菩萨那天刚领了西天取经工程这项大任务心情不错,跟玉帝一说就把它放了(反正玉帝也没放心上),说是让他给唐僧做个[脚力]。

小玉龙变成了白龙马,在谪居鹰愁涧等候唐僧的日子里,在陪伴唐僧西天取经的路途上,一路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白龙马终于慢慢明白了这一切。

2

没落从来都不是一下子就没落的,它其实早就已经开始了。

龙在人间是稀有物种,但在天界,龙只是一种平凡的动物,平凡到要被当作食物。在国宴蟠桃会上,变做赤脚大仙去偷吃的孙悟空看到[桌上有龙肝和凤髓,熊掌与猩唇——《第五回》],在降伏孙悟空的庆功宴安天大会上,玉帝[请如来高坐七宝灵台,调设各班坐位,安排龙肝凤髓,玉液蟠桃——《第七回》],天界的高端宴请上,龙肝是一道常见菜品,只是不知道那些龙肝来自被处斩的龙还是养殖的龙,无论哪种,它们都命如草芥。

龙地位的没落是从何开始的我们无从得知,但我们可以得知的是它们的没落可能与权力的旁落有关。降雨是龙王们的本职工作,且非常重要,但不知从何时起,天庭实施了降水双轨制,在《第八十七回 凤仙郡冒天止雨》龙王对孙悟空说[大圣念真言呼唤,不敢不来。一则未奉上天御旨,二则未曾带得行雨神将,怎么动得雨部?],在车迟国的斗法中我们也能看到,下雨是一项集体工程,需要雷公、电母、风婆、雨师、龙王一起参与。可见降水的标准流程是,玉帝下旨,雨部神将参与,龙王按照旨意实施。

但我们都知道龙王是有能力单独降水的,在朱紫国为了配合孙悟空治病救人,龙王打个喷嚏就下了一场毛毛雨;在号山遭遇红孩儿,龙王也配合了孙悟空降水救火,[好雨!真个是:潇潇洒洒,密密沉沉。潇潇洒洒,如天边坠落星辰;密密沉沉,似海口倒悬浪滚——《第四十一回》]可见只靠龙王就可以下小雨、下大雨,完全没问题。

但龙王总是说,[大圣差了。若要求取雨水,不该来问我]孙悟空跟我们一样,好奇问[你是四海龙王,主司雨泽,不来问你,却去问谁?]龙王说,[我虽司雨,不敢擅专。须得玉帝同意,吩咐在那地方,要几尺几寸,什么时辰起住,还要三官举笔,太乙移文,会令了雷公、电母、风伯、云童……]

一个简单就能实现的事为什么要搞这么复杂的流程?这里边的雷公、电母、风伯、云童、三官、太乙本质上都是跟降雨无关的,但只有一个复杂的流程才能安排进这么多编制啊,才能获取更多的香火啊,只有这样才能让龙王从一个实权官员变成了一个负责执行的底层工作人员。

龙王依然地位光鲜,但它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只是一个执行者,牢记自己的卑微尚可表面光鲜,一旦忘记本分就死无葬身之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