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孩儿:一个天才少年的陨落

  • A+
所属分类:西游解读

红孩儿:一个天才少年的陨落

红孩儿”出现在《西游记》第四十回到四十二回中,是作品里妖魔鬼怪中为数不多的少年。当孙悟空还在他逍遥自在的齐天大圣年代,曾和牛魔王结为兄弟;他岂料五百年后自己兄弟的儿子却成了取经路上的一劫。红孩儿,正是牛魔王和罗刹女(铁扇公主)的儿子。他时而是师徒四人途经险峻山岩时,山凹里那朵直冲九霄的红云;时而是佯装被麻绳捆了手脚吊在松树梢头的赤条条七岁顽童;时而是统领众多小妖威风凛凛的圣婴大王;时而又是双手绰枪、眼中口中赤焰飞腾的三昧真火的掌管者;最终,他是观音身边眉清目秀的善财童子。这众多样貌汇聚一起,重合成为一个坚不可摧的形象:一个灵光环绕亦智亦勇的天才少年!他是如此完美地集天才少年之特质于一身。

红孩儿是个天才少年,因为他首先是个少年。他拥有一切少年的孩子气、天真烂漫和好奇心,更有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他有一副风流倜傥的少年才俊外貌:“面如傅粉三分白,唇若涂朱一表才。鬓挽青云欺靛染,眉分新月似刀裁。”他生就一身“无知者无畏”的胆气:“哏声响若春雷吼,暴眼明如掣电乖。”况且他也并非无知。他发威时的姿态颇为有趣:“一只手捏着拳头,往自家鼻子上捶了两拳”,之后就可以从鼻子里喷出浓烟,嘴巴里吐出火焰。这架势十分奇诡,带着一股孩子式的游戏意味,难怪猪八戒以为他是要捶破鼻子,再诬告他们师徒欺侮。他有孩童最初的执著,孙悟空几番挑逗,他都从容迎战,毫无倦怠;即使被观音降住之后,一旦有机会挣脱,他依然斗志满满,一边嘴里念叨着“那里有甚真法力降我!”一边又开始拼杀。最可爱之处莫过于他的好奇心,他像一切懵懂少年对世界充满渴求:对于观音布下的莲台陷阱,他毫无戒心,却是左看右看,左触右碰,最后“学菩萨,盘手盘脚的,坐在当中”,悠哉游哉,其乐融融。

说他是天才,因为他确有许多过人之处。首先,他反应敏捷,对一切变化都能灵活应对。比如他扮七岁孩童行骗,唐僧受骗决意救他之后,孙悟空横插一棒,问道:“莫要只管架空捣鬼,说谎哄人!你既家私被劫,父被贼伤,母被人掳,救你去交与谁人?”他一面害怕大圣,心中战战兢兢,一面又不慌不忙流畅自如地扯谎:“我外公家在山南,姑娘住居岭北。涧头李四,是我姨夫;林内红三,是我族伯……老师父若肯救我,到了庄上,见了诸亲,将老师父拯救之恩,一一对众言说,典卖些田产,重重酬谢也。”——地名人名随口便来,真真假假;还不忘提及酬谢之礼,真是聪明。另一处,孙悟空背着他,问他为何这么轻。悟空说:“一岁长一斤,也该七斤。你怎么不满四斤重么?”他回答:“我小时失乳。”看到这里令人不禁发笑,《涌幢小品》里写过一个名为汪洙的古时神童,从小善于辞赋。地方官于是召见他。当时他穿着短衣衫。地方官问他:“神童衫子何短也?”他回答:“神童衫子短,袖大惹春风。未去朝天子,先来谒相公。”红孩儿和汪洙,在这一来一去问,思维之机敏如出一辙;更何况红孩儿这一句,更为自己添了几许楚楚可怜,为自己的行骗添了筹码。看来,天下神童,同出此道。

此外,红孩儿还懂得灵活变通,在对敌政策上脑子从不一根筋。孙悟空第一次发威,他用三昧真火灭了他的威风。之后,孙悟空去了东洋大海,借了救命之水,用来扑灭红孩儿的三昧真火。于是,当孙悟空再次来发威,红孩儿就改变了战略,对着孙悟空,“将一口烟,劈脸喷来”。孙悟空正着了他的道儿,因为他当年在太上老君的八卦炉中,虽说身子不曾烧坏,虽说烧成了火眼金睛,但是那火眼金睛是风搅着烟熏成的,所以他落下了怕烟的毛病。红孩儿对着孙悟空连喷几口烟,孙悟空只好狼狈逃窜。孙悟空让猪八戒请南海观音来降服他,他便假扮观音把猪八戒引回自己的洞中,装进了口袋。孙悟空效仿他扮作他的父王,企图用父王的权威阻止他吃唐僧肉,却被他识破;识破后红孩儿并不唐突挑明,而是借故向假父王询问自己的出生年月、时辰,孙悟空自然因回答不出而暴露身份。这一招连孙悟空都暗暗佩服说:“好妖怪呀!老孙自归佛果,保唐师父,一路上也捉了几个妖精,不似这厮克剥。”所以说,如果把孙悟空对红孩儿无计可施的原因只归结为红孩儿那势不可挡的三昧真火,那是忽视了红孩儿的聪明才智。“敌有政策,我有对策”,才是红孩儿的制胜法宝。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少年天才,最后被降服,成了观音身旁温顺驯良的善财童子。当他被降服,师徒四人自然心中大快,因为在他们眼中,红孩儿是妖孽,是他们取经路上的劫难;信奉佛教的人也会因此会心一笑,在他们眼中,红孩儿最终得以皈依。可是,在笔者眼中,红孩儿一直是那个叱咤风云的天才少年,有着一身胆识和气力;所以当我看到他在观音一声“合!”之后,“丢了枪,一双手合掌当胸,再也不能放开”,令人黯然神伤。

从此无法解开心结的还有他的母亲——铁扇公主。当孙悟空向铁扇公主借芭蕉扇,铁扇公主破日大骂,披挂兵器,发誓要为儿子报仇。孙悟空向铁扇公主解释作善财童子是多么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受了菩萨正果,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与天地同寿,日月同庚。”

铁扇公主不理会他这一套,回道:“我那儿虽不伤命,再怎生得到我的跟前,几时能见一面?”如此说来,铁扇公主的心结,是在于母子分别,不得相见。相比之下,红孩儿的叔父,有着更为深沉的心结。红孩儿的叔父是牛魔王的兄弟——如意真仙,当孙悟空向他借落胎泉水时,他同样对孙悟空大动拳脚。孙悟空又搬出了他一套理论,说随观音作善财童子如何之好。如意真仙回道:“我舍侄还是自在为王好,还是与人为奴好?”

这一句正中要害。

不能为奴——这关乎一个天才少年的成长。那么,怎么样算是“为奴”了呢?如果好奇心和求知欲被磨平、被禁锢,就是让天性成为漠然的奴隶;如果执著和斗志得不到宽阔的空间飞扬泼洒,就是让天性成为软弱的奴隶;如果敏捷的思维和灵活变通的能力不能在大千世界、花花美景中成为逢凶化吉的武器,不能成为享受“与天斗,与地斗”的乐趣的凭借,就是让天性成为规则和常理的奴隶。——天才少年于是变成了一个对一切置若罔闻、畏首畏尾、按游戏规则出牌的人,这便是一个天才少年的陨落全过程。宋代王安石写过一篇《伤仲永》的文章,同样是说了一个关乎天才少年成长的话题。他根据实例,从反面论证:天才少年的智力虽然先天的基础很好,但如果得不到后天的教育和培养,他们优秀的先天因素不仅无法发展,反而会遭到泯灭。或许“红孩儿”的故事,从某种角度上说,可以为这篇《伤仲永》作一注脚,深入探讨如何呵护天才少年的优秀天性。这里所指的“天性”,除了智力因素,更有性情的因素;按我们现在的话说,就是既包括“智商”,也包括“情商”。

在《西游记》第四十九回里,皈依的善财童子,当年的红孩儿,又见到了孙大圣。他上前施礼,对大圣感激不尽:“孙大圣,前蒙盛意,幸菩萨不弃收留,早晚不离左右,专侍莲台之下,甚得慈善。”令人不禁痛心长叹——红孩儿的陨落已然完成。可见,少年对自己的成长是无意识的,同时他们是可塑性极强的,他们的天性因此是很容易遭到泯灭的。所以,所有天才少年身边的、关注他们成长的人,需要像铁扇公主和牛魔王一般抵抗天才少年的被降服,需要尽可能捍卫他们的天性:那些不循规蹈矩的、躁动不已的、试图翻江倒海的不稳定因子。

(选自竺洪波主编《趣说西游人物》,上海人民出版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