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水浒–镇关西之死

  • A+
所属分类:水浒传读后感

01

镇关西本不会死。

如果不去寻师父王进,史进就不会在渭州茶坊遇见鲁达;如果鲁达不拉史进去饮酒,就不会遇见啼哭的一对父女。

一切都是偶然,一切又都是必然。

02

鲁达有多“鲁”?

打虎将李忠第一次见鲁达,说他是“好急性的人”。(P44)

鲁达、李忠、史进三人饮酒,隔壁有人啼哭,扫了酒兴,鲁达“便把碟儿盏儿都丢在楼板上”(P45)。此动作细节,足见鲁达的粗鲁,十足的暴脾气。

03

“一个十八九岁的妇人,背后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儿”(P45)。这妇人和老儿就是啼哭的金家妇女。

中学生读《水浒》,可能不明白,“十八九岁”如何就成“妇人”了?

这就叫阅读障碍,阅读障碍有两种:知识障碍和阅历障碍。

宋仁宗时代,男十五、女十三,为法定结婚年龄。知道这个知识,就不难理解了。

04

鲁达三人在潘家酒楼,遇见啼哭的金翠莲,这里面已经藏着“潘金莲”三个字了,耐人寻味。

这金翠莲是东京(今河南开封)人氏,同父母来渭州投亲眷,亲眷却转到南京了。

这里面很可能藏着这样的信息:渭州是西北地界,靠近北宋和西夏的边境,彼时西夏和北宋战事不断,金翠莲的亲眷可能是为避战乱而南下南京的。

在渭州,金翠莲的母亲病故。渭州的财主镇关西郑大官人,见金翠莲“有些动人的颜色”(P46),便很强势地让翠莲作妾。写了三千贯的文书,但却是“虚钱实契”(P46),也就是说压根没给钱,把翠莲强占了。不到三个月,镇关西的大娘子吃醋,把翠莲赶出郑家。不但如此,还安排店家,问金家妇女要典身的三千贯钱。真是岂有此理!当初一文未给,把人睡了三个月,又反过来讹人三千贯!金家妇女无奈,唱些小曲还钱,怕郑家来追讨,心中苦楚,所以啼哭。

这郑家做事,着实可恨,搁今天,铁铁的“扫黑除恶”的重点对象。

05

读到这里,读者会觉得这“镇关西”是多么大的一个角色呢。

结果却是状元桥下卖肉的屠夫。一个小小的屠夫,就可以如此蛮霸,鱼肉一方,这大宋真是病得不轻呢。

这鲁达的性格,哪里听得这样没有天理的故事。

“你两个且在这里,等洒家去打死了那厮便来。”(P47)

会读书的,读到这一句,便知镇关西定然是不能活了。

06

鲁达这个名字好。不仅有“鲁”,还有“达”。“鲁”是粗鲁,“达”是明白。

鲁达是粗鲁人,更是明白人。

如果鲁达只是一个“鲁”人,他就会直接去状元桥了。

在去状元桥之前,鲁达安排了一件明白事。

他要安排金家妇女回家乡东京去,回东京是要盘缠的,鲁达“去身边摸出五两银子来”(P47);然后问史进,史进本不是穷人家孩子且性格爽利,直接“包裹里取出一锭十两银子”(P47);鲁达又看李忠,李忠“摸出二两银子”,鲁达嫌李忠“不爽利”(P47)。

一共十七两银子,鲁达把十五两银子给了金老。

读到这里,我心头一热,好汉们真是侠义,遇见被侮辱和被损害的弱势群体,他们毫不犹豫地站在了正义这一边。

什么叫英雄好汉,这就叫英雄好汉。

细心的读者不难发现,还有二两银子哪里去了?

还有二两银子,就是李忠摸出的银子。

“鲁达把这二两银子丢还了李忠”(P47)。

只这一句,施耐庵就是文学大师。

李忠在街头耍棒买药,鲁达拉他喝酒,李忠说散了场收了钱再去,鲁达直接把人轰走了。李忠流落街头卖艺,讨生活不容易,所以鲁达把银子还给他,这就是鲁达的“达”处,什么也不说,体谅兄弟的不容易,好鲁达也!但是,一个“丢”字,照应前文鲁达嫌李忠的“不爽利”。只这一句,把鲁达的性格刻画的极富有立体感:有温度(同情心)也有冷度(鄙弃心)。

李忠和鲁达、史进的差距,就是地煞星和天罡星的差距。

一个人无论多么不容易,这世上,总还有比你更不容易的人,救人之厄,其实就是在救己之厄。

我们不能苛求李忠明白这个道理,毕竟,明白这个道理的人不多。

遇见受苦的人,能尽量帮就尽量帮吧,因为就命运而言,你我都是受苦者,助人者人恒助之,这就叫慈悲心。

鲁达,有一颗慈悲心,所以他能做勇敢事,最后他也能终成悟道人。

一部《水浒传》,邱旷君最欣赏鲁达。

鲁达鲁达,是鲁者,亦是达者;是粗鲁人,亦是明白人;是粗鲁的明白人,亦是明白的粗鲁人。

weinxin
微信公众号
更多精彩请关注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