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真正的“镇关西”

  • A+
所属分类:水浒解读

《水浒传》开篇不久就提到了一位只闻其名不见其面的神秘人物(整部水浒中,并未真正出场):镇守西北边关的“延安府老种(Chóng)经略相公”。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在遭到高俅迫害后,认为普天之下,只有延安府那么一个去处,而若投奔那里,足可安身立命;

鲁达(鲁智深)原来是老种经略处的军官,后来到渭州小种经略相公帐下做个提辖,《水浒传》第三回原文中,从鲁达之口直接提到了“老种经略相公”:
郑屠右手拿刀,左手便来要揪鲁达;被这鲁提辖就势按住左手,赶将入去,望小腹上只一脚,腾地踢倒在当街上。鲁达再入一步,踏住胸脯,提起那醋钵儿大小拳头,看着这郑屠道:“洒家始投老种经略相公,做到关西五路廉访使(这是老种的官名,不是鲁达的官名,提辖只相当于现代的连营尉校级军官,而廉访使却相当于朝廷钦差或外派大员,鲁达不可能干到这么高的官职);
也不枉了叫做‘镇关西’!

你是个卖肉的操刀屠户,狗一般的人,也叫做‘镇关西’!
在他打死镇关西成为“花和尚鲁智深”行走江湖后,鲁达不提小种,只提老种,自报家门时总是“洒家是老种经略相公帐前提辖”;就连那个祖辈以打造军器为生的梁山第八十八条好汉——金钱豹子汤隆,也时时处处以在老种经略相公手下打造过军器为荣。

一句话:老种经略相公威名赫赫!
水浒传是小说,大部分人物是虚构,但是“老(小)种经略相公”却是北宋当时就赫赫有名的战将家族。
《宋史》记载:北宋边疆名将种世衡祖孙三代皆有将才,种世衡,儿子种谔,孙子种师道所率领的军队,时人称:“种家军”。
在《宋史》中,洛阳人种世衡创建的种家军,比杨家将的名气大,比杨家将的作用大,只不过杨家将走上了评书和舞台,被渲染得出了彩;而种家军却走进了正史,反倒几乎被湮没了。北宋统治的168年间,种家军英雄辈出:种世衡、种诂、种谔、种诊、种谊、种朴、种师道、种师中皆为将才。种家子弟五代从军,数十人战死沙场。

北宋初年,西北边疆频频受到西夏国王元昊的军队的掠抢。西夏与宋多次发生战争。百姓万分恐慌,不少人想南迁躲避。为抵御西夏,北宋王朝应种世衡要求在故宽州旧地延州(今陕西延安)东北200里处建起新城。种世衡就挑选精壮青年数千人,训练射骑本领;夏人闻风不敢进犯,全县人民安居乐业;在种世衡的率领下,在较短的时间内西北边疆建起了一座抗击西夏的新屏障。
为了表彰种世衡的功绩,朝廷命名这座新城叫青涧城。后被调任环庆、麟延一带负责边防,屡建奇功,后提升为东染院使兼环庆路兵马钤辖。世衡善抚士卒,赏罚严明,军队所到之处,秋毫无犯,极得人心。种世衡的军事指挥才干为当时总领西北军务的范仲淹所赏识。

老种经略相公即种师道,河南洛阳人,种世衡之孙。年轻时曾从师于哲学家张载门下,做过文职官员,因有谋略,后改武职,历任西北边州统帅,率领宋军长期抵御西夏,战功赫赫,威名远扬。他弟弟种师中被称为小种经略相公。
西夏要求与宋划分边界,西夏使者焦彦坚一定要得到“故地”,种师道说:“如果说故地,当以汉、唐为正,那贵国疆土更少了。”焦彦坚无言以对。
童贯掌握兵权后西征,一路作威作福,官员们见到他一齐跪拜,种师道作长揖而已。

夏人侵犯定边,筑佛口城,种师道率宋军前往夷平,他统率诸道宋军修筑席苇城,还没有竣工,敌人已经赶到,在葫芦河筑垒。种师道在河边布阵,似乎要和敌军决战,暗地里派偏将曲克径出横岭,扬言是援军赶来了。敌人正震惊注视,杨可世已经率军悄悄绕到敌人后方,姚平仲以精甲部队攻击,敌人大溃。宋军俘获骆驼、牛马数以万计,敌人酋长只身逃脱,宋军最终完成筑城任务。
朝廷又命令种师道统帅陕西、河东七路兵攻打臧底城,规定十天必须攻克。宋军兵临城下后发现敌人守备非常坚固,几天后官兵开始倦怠。有个列校偷懒,自己坐在胡床上休息,种师道立即将其斩首于军门示众,下令说:“今日不攻下此城,你们都和他一样!”众人震动,鼓噪登城,城防于是崩溃,宋军八天就攻下了臧底城。宋徽宗得到捷报后欣喜不已,升种师道为侍卫亲军马军副都指挥使、应道军承宣使。
童贯联金伐辽(臭名昭著的“海上之盟”),妄图收复幽云十六州,让种师道掩护诸将。种师道进谏说:“今日之举,譬如强盗入邻家,我们不能救,反而又趁火打劫,与强盗分赃,怎么可以呢?”童贯不听。

宋军抵达白沟后,辽人鼓噪向前,矢石相向,宋军多有伤亡,幸亏种师道先令每人持一巨棍自防(起先,童贯严令进入幽云地界后,只准“招降”辽人残部,不准用刀枪还击,才出现如此奇葩的战斗,蠢!),辽兵盔甲挡不住钝器打击,宋军才不至于大败。
辽国使者前来恳求:“女真背叛本朝的行为,南朝也非常憎恶(指西夏叛宋)。如今贵国为获一时之利,不惜弃百年之好,结豺狼之邻,酿他日之祸,这可谓明智吗?救灾恤邻,是古今通义,希望大国思量!”童贯无言以对。种师道又进谏说应该答应辽使退兵,童贯又不听,秘密弹劾种师道助贼,责令种师道以右卫将军身份致仕退休,而用刘延庆代替他。刘延庆在卢沟战败后,宋徽宗又想起种师道,起用他为宪州刺史、环州知州。他不久归任保静军节度使,又致仕退休。

weinxin
微信公众号
更多精彩请关注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