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大瞧不上“离骚”

  • A+
所属分类:红楼解读

再说说《红楼梦》里的焦大吧。

焦大是个“愤老”,这一点,贾府上下,都有“共识”。

他整天骂骂咧咧,在贾府里待着,看这也不行,看那也不行,倘若再喝多了酒,就骂得更难听。

曾有好事者,比如鲁迅,说他是“贾府的屈原”,在做其《离骚》。

这个,可能并不准确。

焦大本人,大约也不会认同。

他有一句话,“我活了八九十岁,只有跟着太爷捆人的,哪里倒叫人捆起来!”

这种气度,就近乎“统统去他妈的”。

自古以来,能有这种气度的“奴仆”,绝少。

也许在焦大看来,彼三闾大夫背着个处理决定,就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整天兮来兮去,做出许多文章,叹“荃不察余之中情”啊,是个什么鸟情况?

就这还贵族?

这不就是“哭哭啼啼,没有出息”吗?

焦大的态度不一样,他的“文章”,就是骂。

骂你们这帮孙子,要政治没政治,要作风没作风,每日“偷狗戏鸡”,“爬灰”,“养小叔子”,还装得钟鸣鼎食、诗礼簪缨的。

这一刻,焦大简直是“太爷”附体。

话当然是难听。

据说当日在场的很多人,下面的听了,个个“唬得魂飞魄丧”,上面的,虽也“遥遥听得”了,但都“装作没听见”。

可知焦大骂的,实在是敏感至极,算是碰到了贾府的核心重大。

所以,下面的人,急着要捆他,用行动代替语言表态,未必是真老实。

上面的,装作没听见,也未必是给你们雅量看看。

贾府的水,是很浑的。

唯一的“共识”,是上面和下面,都以为自己做得很高明。

他们有的端着架子,有的装着样子,唱念着府上的规矩与体面,把焦大论成了一匹害群的老马。

其实焦大不是借酒发疯,他是忠贾爱府的。

他是想和贾府讲讲自己的初心、太爷的传统。

他要倒逼贾府改革一番。

所以,焦大骂给谁听?醉给谁看?是个好问题。

肯定不是“赖二”、“蓉哥儿”这种。

他说还要去哭太爷,这个,当然是没哭成的,组织上不让他去纪念堂哭,怕政治影响不好。

也就是说,焦大顶多只能在自己的小屋子里哭一哭。

那就没什么大意思了。

在小屋子里哭,就只是个人抒情。

倘换了文人和艺术家,那就是什么“长夜之痛”云云。

贾府是不在乎一切抒情的。

你往这儿抒,抒得鲜花著锦、烈火烹油,贾府不在乎。

你往那儿抒,抒得天翻地覆、慨当以慷,贾府也不不在乎。

他们的太爷,是被焦大从死人堆里背出来的嘛。

很多人,自己猥琐,胆子小,往往就拿焦大是“醉”了说事。

仿佛不醉,焦大也不敢骂。

这真是对焦大最恶毒的侮辱。

焦大其实是一部红楼世界里,比较像男人的男人之一。

以当日贾府文化,这种人,不多。

他比较粗罢了。

在历史结论上,焦大吃亏,就吃亏在他的粗上。

他大兵出身,只会骂,不会写诗,在“美学”上,就先输了。

可惜,可惜。

没人说他老夫聊发少年狂。

人人都说他如今老了,越发不顾体面。

偌大一贾府,有公子在那里神飞天外,有小姐在那里伤春悲秋,有老爷在“大有祖父之风”,还有人坏得有趣,平庸得无聊,而在伟大的“传统文化”看来,唯独他焦大才算没忘了初心。

可他最后得到的,却只是一嘴马粪。

所以,焦大这张嘴啊,实在是一部贾府史“活的灵魂”。

一切从喝马溺开始,到满口马粪结束。

光荣与衰败,都挺恶心的。

作者:牛山野夫

weinxin
微信公众号
更多精彩请关注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