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大的悲凉与贾家的败落 ——《红楼梦》第七回“焦大醉骂”细读

  • A+
所属分类:红楼解读

一百二十回《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社,2014版),焦大出场两回。虽然只有两回,却给爱读《红楼梦》的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即以第七回“焦大醉骂”看,焦大太爷深深刻在读者心里的言语,似乎一点不比《阿Q正传》少。比如“焦大太爷跷起一只腿,比你的头还高呢”,老子当年多威风;比如“二十年头里的焦大太爷,眼里有谁,别说你们这一把子杂种忘八羔子们”,你算什么东西;比如“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个家业,到如今不报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你这忘恩负义的家伙;比如“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今天我不想藏了;比如“咱们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我要跟你拼命……为什么是“白刀子出来”呢,醉话,当然是醉话,其实更是真话;反常有时反倒正常,这不是真话吗?
“字字未宜忽,语语悟其神”,叶圣陶先生讲语文学法,实在可以作为《红楼梦》的读法。

1

尤氏问派了谁送去,媳妇们回说:“外头派了焦大。谁知焦大醉了,又骂呢。”

外头派了焦大,宁国府,谁派的呢?赖二。他不知道焦大功劳大吗?不知道焦大喝了就醉、醉了就骂吗?不知道焦大会骂些什么吗?这绝不是无意的安排,有人敢骂,有人怕听,有人想听。
2

尤氏秦氏都道:“偏又派他作什么!放着这些小子们,那一个派不得。偏要惹他去。”

两个“偏”字,看得出分派者的有心故意,谁会把焦大的功劳当功劳,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仆人不在意焦大,是因为主子不在意焦大,主子凭什么不在意?一个“惹”字,主子不愿意“惹”,因为怕骂,因为没面子;仆人偏偏要“惹”,因为想听骂,因为那一种极其普遍的看客心理。
3

凤姐道:“我成日家说你太软弱了,纵的家里人这样,还了得了。”

红楼梦惜墨如金,这是王熙凤说的第一句话。管家不能放纵,有理。评说尤氏软弱、放纵了家人。熙凤强硬,尤氏软弱,当然与性格有关,也与出身有关,靠山就是王熙凤的底气。
4

尤氏叹道:“你难道不知这焦大的?连老爷都不理他的,你珍大哥哥也不理他。因他从小儿跟着太爷们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出来,得了命;自己挨着饿,却偷了东西来给主子吃;两日没得水,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他自己喝马溺。不过仗着这些功劳情分,有祖宗时,都另眼相待,如今谁肯难为他。他自己又老了,又不顾体面,一味的(chuang)酒,一吃醉了无人不骂。我常说给管事的,不要派他差事,权当一个死的就完了。今儿又派了他。”

老爷(应该是贾政)不理,一是不爱理,与她懒于管理家事的性格有关;二是不便理,在宁国府,族长贾珍说了算;三是不能理,焦大救了他的父辈,贾政怎会做忘恩负义之人。
贾珍不理,一是自己做得不正,二是真不敢把焦大怎样。对两府恩重如山的一个人,能把他怎样呢?要卸磨杀驴吗?
说尤氏软弱,尤氏有委屈,有不满。反感“chuang”酒、不顾体面,是对焦大不满;说乱派人,故意让主子难堪,是对仆人不满;老爷大爷不管,是对真正的主子的不满。
焦大有什么功劳,救了太爷的命,省下食物给老爷吃,省下水给老爷喝,自己喝马溺。“喝马溺”这一细节安排得好,那是焦大自愿付出,主动选择;因为等会,就将被塞了满嘴的马粪,这是被动的。前后一对比,一个家族、一个群体,乃至一个国家,如何对待功勋人物,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通过尤氏之口,呈示焦大的行为——嗜酒,表现焦大留给人的印象——不顾体面。尊严很重要,被忽略很可怕,焦大心里一定千百次念叨过,对自己,也是对贾家后人说:你们凭什么无视我,你们凭什么不尊重我。一个功勋人物如何自处,即如何对待自己,这是焦大醉骂引人思考的另一个问题。“高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功成身退”……难道焦大不知道这些问题吗?他的确不知道,自古以来的功臣名将多了,他们看不开,做不到,焦大又如何看得开,做得到?
自恃功劳大,看不惯就骂,一个老愤青,是我对焦大的最初印象。现在变了,焦大这一形象身上,值得思考的地方很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