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三国正文 第十九回:梁山寇奋勇战白帝,鲁智深踏夜取巴西

  • A+
所属分类:贼三国

    且说宋江起梁山大军随诸葛亮西征入蜀,方才出发,忽然接到史进书信,说索超在落凤坡战死,悲痛欲绝,晕倒在地。醒来之后切齿大骂,只要杀尽川中人民。孔明、孔亮两个相劝,宋江哪里肯听。忽然门外吴用进来,对宋江道:“公明哥哥。”

    宋江把信给他,一边道:“索超兄弟丧命,痛杀我也!”

    吴用看了信,对宋江道:“哥哥待要怎的?”

    宋江道:“我要立刻起兵西进,杀得全川鸡犬不留,为索超兄弟报仇!”

    吴用点头道:“公明哥哥是为安慰索超兄弟在天之灵,对否?”

    宋江道:“正是,还要我兄弟的情义。”

    吴用道:“请问哥哥,索超兄弟为何而死?”

    宋江道:“为保护庞统而死。”

    吴用道:“他与庞统非亲非故,为何要为保护庞统而死?”

    宋江一怔,吴用道:“实则索超兄弟皆因为庞统为我结交,是我强援,因此才为保护庞统而死。他非为刘备死,却是为了我梁山大业,为了哥哥夺取江山而死也。哥哥请想,若是索超兄弟知道他一死之后,引得哥哥如此发狂,竟然欲置大业于不顾,只图发泄心中怒火,他感激之余,是否亦会觉得死得不值?”

    宋江低头不语。吴用又道:“告慰索超兄弟最好路径,便是完成大业,让他在天之灵,知道自己死得其所,有助大业。哥哥你说对否?”

    宋江沉默片刻,喃喃道:“加亮说得有理。那我当如何?”

    吴用道:“索超兄弟不是我公安梁山军部将,哥哥不可过于关心。今晚可即刻召集众将,秘密告知,教不可过于悲痛。然后继续依计行事。总而言之,索超兄弟之死,不当为此改变大计。”

    宋江应允。当晚宿营,召集随军众头领齐会帐中,告知噩耗。众人闻得,无不大哭。霹雳火秦明跳将起来,嗤啦拔剑出鞘:“我即刻引五百铁骑,先行杀进川去,斩他几员川将,为索超兄弟报仇!”黑旋风李逵拍胸脯道:“俺与秦明哥哥一起去,见人就杀,却也痛快!”一时纷纷闹闹。忽听吴用道:“各位且住!”众人都安静下来,吴用道:“索超兄弟为了梁山兴宋大业而死,重如泰山。我等当承其遗志,续成事业,方不辜负他一片赤胆。现在箭在弦上,随机而动,众家头领士卒,不得感情用事,破坏大计,否则军法无情!”宋江微微点头道:“吴加亮说得是。众位兄弟,缅怀索超兄弟,只可私下,不要教人发觉,致生嫌疑。”

    众人沉默片刻,鲁智深跳将出来:“甚么直娘贼的话!死了手足兄弟,连缅怀祭奠都要背地进行,莫非这天下大计,竟要谋得如此尴尬么!加亮军师,你的那甚么劳什子的借尸还魂计谋,洒家一向是不中意的。现今害索超兄弟死得不明不白,还要说这等臭话!洒家便要当众去诸葛武侯帐前哭索超兄弟去,你现下就砍了洒家这颗秃头!”话音刚落,吴用脸色大变,便听李逵拍手叫:“对对对!俺这颗黑头也跟了花和尚哥哥去!”

    宋江怒喝一声:“你这黑厮,唯恐天下不乱,再敢乱开口,先剁了你右手去!”李逵一听,吓得吐舌头不语。宋江道:“众位兄弟!众位手足!索超兄弟逝世,莫非我作为大哥,心中就不悲痛?今早我闻得噩耗,哭晕了过去,不信可问孔明兄弟。”孔明插口道:“是。哥哥今早闻得,也是狂叫要杀进川中报仇。”宋江接着道:“想我一百单八人义结生死,却先去一人,何等惨痛!然而,既然已定下兴宋方略,则大计之前,生死又何足论?索超兄弟阵前丧命,不为别个,就是为了我等的事业得成。我等若是图一时痛快,坏了大事,他在天之灵又如何安生?”

    众头领都面面相觑。宋江接着道:“待到有朝一日大事得成,我等兄弟或生或死,天上地下,共同看这锦绣江山,如今为我兄弟所有,何等壮阔。那时众位兄弟就算要俺宋江自尽去陪先去的朋友,俺也心满意足了。”言讫,放声大哭。众人无不流泪。当夜,众人相对饮酒垂泪,至天明方散。临别之时,吴用叮嘱道:“众位兄弟,心中有恨,只管战场上去发,千万不可滥杀百姓。都是一般的黎民苍生,也不曾害过谁,若是滥杀,不像好汉了。”

    次日继续前进。行不数日,进了益州地界。挨近白帝城,人报前面刘璋大将王赞绪、潘文华引兵数千当住去路。宋江暴跳起来:“待某家去擒杀这两个贼子!”吴用道:“杀鸡焉用宰牛刀?”便吩咐霹雳火秦明、小李广花荣、青面兽杨志三将引兵五千,前去挑战。两边对阵,王赞绪挺枪出马,秦明手提狼牙棒出战,两个交马十数回合,秦明一棍把王赞绪扫下马去,再一棒打得头颅粉碎。花荣看秦明得胜,叫杨志引兵一千从右翼包抄,一边督率大军,掩杀过去。潘文华正指挥军队且战且走,忽然杨志从侧翼杀来,顿时大乱,拥挤了不少人下长江之中。潘文华还在死战,旁边花荣看得仔细,张弓搭箭,倏的一声,正中太阳,潘文华倒下马来,乱军中被踩成肉泥。川军大乱,纷纷投降。一战生擒了二千余人。依秦明脾气,便要尽数屠戮。花荣拦住:“此等一般军士,都是百姓来的,不可滥杀。还是叫军师处置。”于是三人整顿军马,得胜而归。

    宋江、吴用闻说大喜,飞报后军诸葛亮。一边教把俘虏军士,强悍的编入本队,弱伤的尽数放回。诸葛亮这边,令人送来美酒锦缎嘉奖。接着大军继续挺进。川中军将,菁华多在抵御涪城刘备,长江沿岸,少有防御,往往是些县镇小队人马,一触即溃。因此一路所向披靡。元月下旬,抵达江州。诸葛亮传令暂且驻扎下来,召集众将商议道:“主公在涪城,闻说刘璋又添兵助战,因此局势甚是不妙。现今我拟分兵两路,一路从此处北上,过巴西郡往涪城支援;一路继续沿江而进,攻克巴郡、江阳、健如,北上成都会师。”宋江道:“军师此计甚妙。不如我梁山军担当一路,军师领一路。”诸葛亮点头道:“我正欲自引军北上,而请宋公明西进,何如?”宋江道:“自然是遵从军师之命了。”吴用道:“军师,此去北上涪城,蜀军精锐尽在彼处,沿途崇山峻岭,艰险非常。军师虽有子龙将军勇猛,毕竟兵力不强。我梁山军沿江而进,乃是捣他空虚的行动,不如分一支军马协助军师一并北进,军师以为如何?”诸葛亮笑道:“多谢加亮好意了。”吴用便道:“我派花和尚鲁智深、青面兽杨志二位弟兄,引步兵五千,骑兵五百随军师北进。还有,闻说庞统军师在涪城重伤卧病,皇叔麾下多有伤残,我梁山兄弟安道全医术精妙,可前往救治。”诸葛亮大喜,于是依计分拨。

    当天夜里,诸葛亮独请宋江前往帐中,屏退众人,道:“公明,加入皇叔麾下已有数年,心思如何?”宋江道:“皇叔仁厚,名不虚传,我等能为兴汉出力,甚感欣慰。”孔明叹道:“自从中平年间黄巾造反,天下大乱。我本意耕读南阳,只求苟全性命。刘皇叔三顾茅庐,至诚至切,请我出山,所以拼一身相报。现在大事未定,众将士心中有疑虑的也不奇怪。公明,你可有甚么需要我相助的?”宋江不知其意,诺诺道:“没有,没有。”诸葛亮道:“我也知道,你等数十位兄弟,情深意厚,誓同手足。今日既然一起到了刘皇叔的旗下,自然是不舍分开。只是战事所需,你等兄弟都是本领高强的,少不得要各自分担方面大任,离合在所难免。又或者阵前交战,有人死,有人伤,这些都是只在天意。至于我等,为人臣子,只要做到忠贞直义,能不辜负主公信任,便是无撼了。”宋江道:“军师所言甚是。”诸葛亮又道:“你最初来时,我以你本是草莽豪杰,自成一军,又兼公事繁忙。没有与你太多往来。但今日情形非常,公明你要率军深入敌境。此去蜀道艰辛,敌情不明,可谓是困难百倍。你这里却又分了精兵强将给我,自家削弱。公明,你千万要持重,保得一军平安。”宋江道:“军师之言,当铭在心。”诸葛亮不再说话,握宋江手,面色凝重。半晌,开口道:“入敌境,有进无退。蜀地多山,但凡狭窄之处,须防火攻,低洼之地,须防水计,临山坡并山间小路,须防落石山洪。将士衣食,第一保障,行伍间弓弩须得备齐发射,猝然遇敌,死战求生。公明切记。”宋江道:“记得了。”诸葛亮乃亲自斟酒两杯,一杯递与宋江:“来,干了此杯,我与你在成都城下再饮!”宋江举杯尽酒,诸葛亮再握手道:“保重!”

    回到自家帐中,吴用问道:“哥哥,诸葛亮找你作甚?”宋江道:“叮嘱一番,无他。但诸葛武侯诚挚待人,真良臣也!”吴用笑道:“那个当然。我已将各路人马整备齐全,明日便可出发。”

    次日,兵分两路,诸葛亮、赵云、鲁智深等引一路北上直取涪城,宋江、吴用引一路继续西进,约定于成都城下会齐。

    单只说诸葛亮这一路,沿途并无阻挡,将近巴西郡,诸葛亮传令,扎下营寨,召集众将商量。杨志道:“军师,兵贵神速。眼见得蜀军主力尽在雒城,此去必无大军,何不传令三军加紧步伐挺进,以早日与皇叔会合?”诸葛亮道:“张任乃蜀中名将,现在我军兵分数路,他必然不会教我轻易会合,定要抢先于路截杀。我这里兵马不是甚多,若是被他打个措手不及,只怕有覆灭之虞。”赵云道:“既然如此,何不以一支精兵在前开路,后面大队相随而进,若有埋伏也好接应。”诸葛亮道:“我正是此意。赵子龙可愿在前?”赵云正要接令,鲁智深站出道:“军师,赵将军是皇叔重将,合当保卫中军。洒家愿在前开路。”赵云道:“我这先锋是出荆州便任下的,鲁将军何必与我相争。”鲁智深道:“子龙将军你莫非瞧不起洒家不成?”赵云笑道:“岂敢。既然如此,便有劳将军了。”诸葛亮甚喜,便叫鲁智深引本部三千梁山军马,在前开路。赵云引兵三千为第二阵。自引大军,次第而行,却叫杨志押阵后队。

    再说张任自从雒城大败刘备,之后又屡次交战,互有胜败。刘璋又遣其从弟刘文辉,侄子刘湘引一万生力军,二十员副将从成都来援,因此张任兵力充足。忽然闻报说诸葛亮引军从荆州出发,溯江而上,往涪城赶来,现下已到巴西。张任与众将相计道:“若待他会合涪城,兵力雄厚,不好对付了。”于是留刘璝守城,张任与众将引兵三万余,于路来截。

    这日,鲁智深正在行进,途经一山,峭壁千尺直立甚是凶险。鲁智深观此山,自度道:“这个地方,洒家看来甚是不安,不可久留。”便叫士卒:“快快行走,不要耽误。”谁知道一路走去,都是悬崖高坎,中间弯弯一条路,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眼看天色渐渐黑下,鲁智深心中焦急。忽然半截上一声号鼓,乱箭从石后面射出。鲁智深高叫:“有伏兵,各位兄弟快快死战!”抡起禅杖,上前便打。

    此时道路两边,皆杀出川军人马,顿时将梁山军士分割开来。好在这其中甚多是山寇贼兵,都是厮杀惯了的,当下毫不慌张,各自为战。鲁智深大呼大叫,挥动禅杖,在山路上左冲右突。川军兵将吃他禅杖打杀了无数。鲁智深虽然勇武,但被川兵依仗人多,团团裹上,也不得丝毫闲。后面梁山兵马虽则抵抗顽勇,毕竟中伏,渐渐乱了。

    赵云在后面赶,方到道路口,耳听得前面杀声大起,一面叫人飞报后队诸葛亮,一面督军急进。二队刚刚进去一半人马,道路口也是鼙鼓大震,四下冲出无数人马,将荆州军队伍切成两半。赵云大急,回马冲击,银枪转眼间连挑十数军士。便看一员川将跃马而来,赵云策马拦住:“汝是何人!”那将笑道:“我乃张都督麾下大将罗云烈,你这厮快来送死!”赵云并不答话,银枪挥动,战不三合,刺罗云烈于马下。转过头,冲得川兵纷纷倒退。迎面川将张兰大呼而来,赵云上前,交马只一合,劈面将张兰刺死。这路截断道口的川军,将领却是邓贤,见状急急上前,战不到十合,抵挡不住,心中大惊,问道:“来将可通性命。”赵云厉声道:“常山赵子龙在此,要战的只管上来!”一声好似霹雳,川军兵将皆闻得当阳血战虎将的名头,那个敢上前硬拼。于是赵云这一路将道口把住,四周川军密密围上,却不敢进攻。赵云心中惦记着鲁智深前队,待要顺路去救援,却怕自己走后被川军截断路口,只好横枪立马,怒视敌阵,两下对峙。又过一阵,后面诸葛亮大军到了。

    原来诸葛亮督军正在前进,前面报头队、二队皆中了埋伏。诸葛孔明急叫诸军并进,忽然又闻得黑暗中四处锣鼓。诸葛亮心知此必是张任欲将荆州军分隔为数处,使其首尾不能相应,然后各个击破。闭目沉思片刻,下令士卒将军中多余的粮草车辆排列在道路两边,一起举火焚烧。顿时黑烟冲天,十余里烈焰滚滚夹出一条道路。然后全军人马全力突进。张任率大队军马早埋伏在两边,只待杀出,却被大火阻断,不得轻易突进。待到火势减小,荆州军已赶到前面去了。张任道:“诸葛亮名不虚传!”也率大军直赶过来。片刻之间,两军在道口相会,各自分头混战。赵云见来了后援,精神大振,带领本部人马,沿道路直冲进去。行无数里,见蜀军正在围攻梁山人马。赵云大吼一声:“蜀军休得猖狂,赵云来也!”迎面一川将道:“来的好,尝尝刘湘小爷的厉害!”举刀便砍。赵云微微一笑,抬枪招架。两个大战十余合,刘湘招架不住,后面刘文辉上来增援,赵云力战二将,游刃有余。赵云部下军卒,自去攻打川兵。被困的梁山军见来了援军,奋力反攻,川军抵挡不住,渐渐散开。刘文辉叔侄原本战不过赵云,见状只得率军从小路退了。

    赵云杀散川军,却不见鲁智深,问了梁山军卒,皆说:“将军起先在前面厮杀,只不知为何不见了。”赵云遍寻死者伤者,也都不见,不免心中十分焦急。忽有一小校赶来叫道:“子龙将军!”赵云认得是鲁智深的心腹小校,喜道:“鲁智深将军何在?”小校笑嘻嘻道:“我家将军在巴西郡府等待诸位大人呢!”赵云大惊。

    原来鲁智深自中埋伏,耳听得四下杀声不断,自家士卒伤亡惨重。欲要回转去厮杀,又见道路上埋伏重重。心中一发狠:“直娘贼,后路被断,洒家且往前面杀去!”于是带了数百贴身士卒,拼死往前冲杀。那川军于路设伏,前面的堵截反而不多,不多时竟被他突破防线。当时黑夜混战,大将多有不知,鲁智深带着数百兵急行数里,眼前道路豁然开朗,却见端端一座大城耸在眼前。鲁智深大喜,也不管身边士卒多少,只管冲杀过去。城门上铁栅未落,只是虚掩,城上守兵忽见一支人马杀过来,早已纷纷大乱,不及关闭,被鲁智深一拥而入。巴西太守乃是庞羲,原先只道张任三万精兵在前伏击,本处决不会有事,却不料鲁智深带军已经进城,大惊。黑暗中又不知人数多少,更不知战局交织如此,只以为荆州军既然到了此处,张任大军必然凶多吉少。他本又是个文人,不会厮杀的,惶恐下慌忙手捧了太守印绶,到衙门前迎接荆州军。不多时,鲁智深打到门口,见庞羲,喝问道:“汝可是把守本地的官儿?”庞羲必恭必敬道:“正是。”鲁智深二话不说,举起禅杖就打。庞羲吓得抱头,旁边一将急急拔刀,将禅杖格住道:“将军是要杀百姓,还是要保百姓?”鲁智深一愣道:“我等替天行道,自然是保百姓。”那将喝道:“既然是保百姓,庞太守为百姓不受兵刀之苦而献城投降,将军为何要杀害他?”鲁智深看这将言辞正义,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是洒家不是了。”双手扶起太守:“太守请起。”庞羲站直,整理衣冠,迎接鲁智深进入衙门,再献上户籍、钱粮表册。鲁智深道:“多亏太守了。刘皇叔必有重赏。”庞羲叹道:“重赏倒不必,只要大军到处,保得阖城百姓安宁,我庞羲纵然身死,也无怨了。”鲁智深赞道:“太守诚信爱民,真是个大大的清官也。”当下高叫:“来人,传我将令,谁敢抢掠民间财物,奸淫妇女,滥杀军民,全部斩首示众!”太守深深拜谢。鲁智深又向方才招架自己那将问:“你是何人?”那将道:“我乃马弓队长张嶷,字伯歧。”鲁智深道:“汝真是个好汉子也。可愿意随俺部下?”张嶷道:“愿遵从将军。”鲁智深大喜。一面将本队士卒,分拨上城门并关节处严密把守。城中降卒约有千余,也尽都一般编入本队。一面向后队报告。

    再说张任与诸葛亮在道路口混战,杀到天色发白,不分胜负。张任忽接到急报,说巴西郡府被占,大惊道:“诸葛亮有神鬼难测之机也!”正在焦急,又有刘璝书信报说刘备尽起涪城人马,来攻雒县。张任急召众将商议道:“在此久留无益,赶紧回师雒城,与刘璝将军夹攻大耳贼!”于是整顿军马,急急回去。

    再说诸葛亮与张任厮杀一夜,也是兵力疲乏。闻得鲁智深占了巴西郡,自然欣喜,整顿全军入城休息,不住夸奖鲁智深,又对庞羲道:“先生为民行义,真君子也。”庞羲不住谦虚。鲁智深又把张嶷介绍,诸葛亮赞慰一番。

    赵云忽道:“军师,张任军马既然回去,我恐怕皇叔那边压力增大。我等也不可在此久留。”诸葛亮道:“子龙说得正是。”于是传令,在巴西休息半日,正午时分,全军再向雒城挺进。巴西仍以庞羲为太守,升张嶷为都尉,一并把守。二人见诸葛亮信任,感激涕下,誓死忠诚。诸葛亮自与众将,督率大军,直往北进。正是:已度蜀山千里路,复向雒县两军前。毕竟诸葛亮此去如何,请看下回。

weinxin
微信公众号
更多精彩请关注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