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三国正文 第十二回:庞士元出山献良策,吴加亮扬鞭指西川

  • A+
所属分类:贼三国

    且说曹仁遣呼延灼引军南进荆州,宋江请战迎敌,诸葛亮不允,派遣长沙太守魏延为主将,却又拨了索超为副。原来那索超奉命单独引数人投奔刘备,刘备见他武艺不凡,留在军中,后渐行提拔为都尉。因不知道也是梁山一党,故而不疑。至于索超本是个没甚心机的人,得令倒也高兴,与魏延一道渡了长江,便向北进发。

    不久,两军相逢,各自排开队形。索超与呼延灼、孙立对阵互看,心里都是明白的。这边孙立便放马而出:“对阵刘备逆党,哪个敢来?”魏延待要出马,索超已先行提斧头杀出。两个刀来斧往,大战了二十余合,不分胜败。魏延看得焦虑,自拍马舞刀而出,呼延灼刚要出马,牛金道:“待某先行出战。”挺枪出阵,迎住魏延。索超、孙立两边乘势各自回阵。魏延与牛金厮杀十数回合,魏延刀法雄健,牛金难以取胜,呼延灼在后高叫:“牛将军且回,待我来与之厮杀!”遂提了双鞭出阵。魏延见状,弃了牛金,转向呼延灼。两个盘马相交,一刀二鞭光影交错,两军都看得呆了。战约五六十合,不分胜败。这时索超在阵中,因见魏延武艺高强,怕万一呼延灼有失,于是教人鸣金。这边牛金、孙立也是一般想法,于是两下各自收兵。

    当天夜里,索超密遣心腹小校混入魏军,见呼延灼、孙立二人。说道:“宋公明的安排,只叫发兵南进,使刘备警惕曹操,无须当真厮杀。若是阵前刀枪相见,恐万一伤了兄弟们的和气。”呼延灼叹道:“加亮的计策好是好,只是太憋气了些。似这般日日心怀鬼胎,连厮杀也当不得真,兀的不闷杀人!”孙立劝道:“军师计谋高远,他自然有安排。我等遵从便是。待日后起事之时,还怕少了厮杀?”

    于是两军日日会战,虚以委蛇,就在这长江之北对峙。这边曹仁闻“不分胜败”,又未得到许昌指令。想要出兵增援,被满宠劝住。那边刘备见曹军不加,魏延自能抵挡,也只把大军约束于江南。

    再说曹仁文书打到许昌,曹操召集众文武商议。夏侯惇道:“子孝所言甚是也。孙刘两家联合,乃我心腹大患。今转相猜疑,是天亡此二人。若不乘机发兵收取荆州、江东,后必有悔憾。”其余如刘晔、曹洪等皆赞之。贾诩、荀攸二人却是相顾无言。忽一人出列,连连摇手:“不可,不可!”曹操看时,却是主薄司马懿。曹操问道:“仲达以为如何?”司马懿道:“孙刘两家联盟,为我大忌。今日转向猜忌,乃是因荆州土地之缘故。若我作壁上观,待彼自相纠缠,彼此结怨深后,相互再难信任;又兼军力耗尽,然后再一鼓击之,可以反掌而平也。若是如今两家方露嫌隙,便贸然起兵,只教他两人大敌当前,复又同仇敌忾,殊是不值也。”曹操听闻,微微沉吟。正在思索间,人报西凉马超造反。曹操闻之大惊,急令人往宛城,戒曹仁切不可妄动。然后调兵遣将,预备向西交战。

    曹仁接到曹操之令,便教呼延灼回军。这边魏延见敌军退去,禀明刘备,便也班师回本郡。刘备见曹军来攻,却是一场虚惊,自也放下心来。诸葛亮道:“曹军止步,乃是因西凉马超起兵牵制。马超非曹操对手,一旦破败,军锋必指荆襄。主公宜整备兵甲,以待曹军。”刘备然之,便教各部将领招兵买马,打造战船。其时梁山单独投奔的玉竿孟康颇得关羽信任。这边宋江也乘机扩大势力不提。

    这日,吴用闲来无事,与戴宗两个在街头闲逛,走过刘备的衙门附近,忽见漫步从衙门走出,长得如何模样?

    身材五短,七孔朝天,矮鬼出世堪堪似;横眉竖眼,黄毛黑面,江湖贤人哪敢当?却得羽扇纶巾,自有仙家气派;胸有成竹,海水岂可斗量?

    那人形貌丑陋,气度却甚是轩昂。吴用心里一动,对戴宗道:“你看那位先生,必是异人。”戴宗道:“军师好本事,居然一眼便得看出。”吴用不答,大步上前,对那人施礼道:“小可吴用,草字加亮,见先生有礼了。”那人还了一礼:“未知加亮先生何事?”吴用道:“我观先生气度不凡,敢问尊姓大名?”那人笑道:“在下姓庞名统,字士元。”吴用毕竟饱看史书,闻得“庞统”二字,心中早是一跳,惊喜道:“足下莫非便是凤雏先生?”庞统听他叫出雅号,也是一喜,摇手道:“岂敢岂敢,那是山林朋友谬赞。不知吴加亮先生有何见教?”吴用道:“我久闻凤雏先生大名,今日得以相见,甚是欣喜。敢请先生去舍下小坐?”庞统道:“既然如此,便叨扰了。”于是吴用、戴宗在前延请,引庞统到自家营寨之中。

    吴用将庞统让进自家营帐之中,庞统也不谦让,大咧咧上位坐了。吴用吩咐摆酒。一边相陪庞统,随便扯些兵法战策。庞统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说出十分道理,吴用听得心中甚服。便是戴宗,虽不大通军事,也自觉奇妙无比。那庞统性情甚豪,一边谈,一边大口喝酒。无移时,干尽一瓶。吴用一面吩咐再添,一面背后叫人,速请宋江来。

    此时庞统已有七八分酒意。吴用乃发问道:“未知凤雏先生为何有闲情在公安落脚?”庞统听罢,长叹一声,不自言语。吴用又道:“想必是刘皇叔聘得先生出山?不知皇叔委了先生甚么大任?”庞统苦笑一声,将手中酒樽一顷:“耒阳县宰耳!”吴用大惊作色道:“先生之才,名震荆楚,与我家诸葛军师并驾齐驱,如何只以区区县宰安顿?岂不是金玉为泥,良骥载粟?”庞统冷冷笑道:“不敢当矣!皆说刘皇叔求贤若渴,今日某家算是见识了。”吴用暗自欢喜,口中只是劝慰。

    片刻,人报宋江来到。吴用朝戴宗使个眼色,自己出帐去接,与宋江低语了几句。二人并步进帐,吴用道:“这位是我家哥哥宋江宋公明。公明哥哥,这位便是荆襄名士庞统。”宋江作大惊道:“啊也,原来是凤雏先生!”倒头便拜。庞统慌忙搀扶:“将军乃一军之主,为何如此多礼?”宋江不肯起道:“某家虽是粗鄙之人,久闻先生大名,心中十分钦佩。今日竟有幸得见,苍天相佑也!”庞统再三相劝,吴用道:“凤雏先生才华无伦,却不喜世俗繁琐礼仪,哥哥请自在。”宋江方才起身,下手坐了。吴用吩咐重新添酒,四人畅饮。庞统不久大醉,吴用吩咐送入后帐休息。

    再与宋江相议。宋江道:“这位凤雏先生是何许人也,加亮如此看重?”吴用道:“哥哥你不知的,这庞统庞士元,乃三国刘备手下三名臣之一,才略极高,胜我十倍。我想我梁山军若要在这晚汉起事,总不能全靠自家一百八兄弟,须得多多招揽当世人才方可。若得他相助,则大事更添三分把握!”宋江道:“他若真是刘备重臣,又焉能为我所用?”吴用笑道:“庞统此人,恃才傲物,所以不见容于江东孙权。今日投刘备来,亦暂不为所识。我等先行将他哄得欢喜了,自然也感激我等相识之情。”宋江道:“既然如此,待我明日,再来相请见。”于是各自回去休息。

    次日大早,宋江再赶到吴用帐中,宴请庞统。庞统欣然赴往,吴用作陪。两边宾主尽欢,吃到日中,庞统起身道:“多蒙宋将军盛情。某家须得赶往耒阳赴任了。”宋江闻得,流泪道:“好容易得凤雏先生一见,却不能常闻教诲,实在令某家抱憾!”涕泪齐下。吴用道:“以先生大才,何必去那小小县城?不若留在我梁山军中,坐第二把交椅,如何?”庞统闻言不语。宋江道:“甚么第二把交椅?凤雏先生才调高我百倍,俺当以师父事之,便请先生留下,不枉了宋江一片苦心!”

    庞统看他二人,愣了一愣,忽然哈哈大笑:“二位如此厚谊,统真是感激不尽!”转低声道:“此处可说话否?”宋江一怔,吴用倒是机警,挥手屏退左右。

    庞统道:“我观二位打算,怕不是想作刘玄德的忠臣孝子罢?”宋江、吴用闻言大惊:“先生……”庞统冷冷一笑:“休得瞒我。二位虽是雄才少有,功夫未免作得太过了些。我在江湖,观梁山军屡次动作,志向不小矣。”宋江吓得魂不附体,汗流浃背。吴用微微笑道:“凤雏先生果然高见!先生若是与刘玄德高密,我等死无葬身之地也。”庞统道:“此是何言?我纵然前去高密,梁山军数万雄兵,在此荆襄之地起事,胜败尚且难说矣。就当不敌刘备,北投曹操,东联孙权,何处不是出路也?”吴用道:“果然如此。尚请凤雏先生再多见教。”庞统道:“多便不说了。我本以为刘玄德礼贤下士,谁识今日一见,也不过庸人而已。空负仁厚之名,怀礼敬之辞,其实难符。而今天下纷争,民若倒悬。二位有如此志向,倒也无可厚非。”宋江颤声道:“多蒙先生夸奖。便请先生多多教俺。”再三下拜。庞统并不言语,起身上座,沉吟了一刻,道:

    “方今天下,曹操独占北国,兵足将广,其势难得急急撼动。马超虽起兵西凉,旬月之间难免破败。而刘备占据荆州之地,又有交州柴进为后援,以为天下仅次曹操。下一步必是西进取蜀。若取得益州之地,则三分势成,自然国固军盛,堪与曹操相争。

    将军于此时,当坐观其变,佯作逢迎,暗结天下豪杰,积蓄将兵,一面挑动孙刘两家联兵伐曹。待刘备军势转盛,与曹操死拚之时,再猝然发难,掠取江南诸州。江东孙权,虽能用人,总乏雄才大略,堪堪守户。将军若能以大军潜进突发,再连接山越族人为内应,则江东可平。独占荆、交、益、广数州之地,以为南北对峙。曹操虽然英雄,毕竟年老。部下精兵捍将,亦已疲惫。

    待天下有变,将军分部人马于长安、南徐二处虚张牵制,却以强兵猛将,突出荆襄而取宛洛,中原可传檄而定,那时再夺天下,虽未敢说稳拿,却也非全无把握。兴复汉室之功,此举可成,则青史标名,可称将军之意也。”

    庞统说完,宋江目瞪口呆,半晌,普通再下拜道:“多谢先生指点!”庞统呵呵大笑,扶起宋江:“纸上谈兵终是浅,若要成此兴汉大业,岂是如此容易?但将军今后却当有个打算,省得到头忙乱。”宋江再三拜服。

    吴用道:“凤雏先生,今日我辈心中事情,先生尽皆料透。便请先生于我军中指导,如何?”庞统略想一刻道:“只恐我与诸位好汉性情未必相合。”宋江忙道:“这个不必担心。先生才华,我等皆识,今日宋某必要以师父之礼相待先生,自然比我军中众位弟兄高了。”庞统闻言,哈哈笑道:“不敢当。既然宋将军如此厚谊,庞统便却之不恭了。只是刘玄德那边又如何分说?”吴用道:“便请宋江哥哥向刘皇叔请将先生与我军为参谋如何?”庞统道:“有劳了。只是刘玄德日后若强要征我到中军,可抱怨不得。”吴用道:“那个当然。只请先生勿忘今日之情也。”庞统笑道:“士为知己者死,我又岂是背信之人?”两下商议既定,宋江大喜,吩咐再开酒宴,吃到日头偏西,醺醺而归。

    次日,宋江亲到刘备处,盛赞庞统才华,请为梁山军参谋。刘备也不以为意,便自应允了。又过两日,诸葛亮从西面巡查回来,闻识此事,大惊道:“庞士元非百里之才,皇叔怎能如此怠慢?”刘备道:“彼形貌粗鄙,言谈又甚狂放,我所以不喜也。”诸葛亮顿足道:“皇叔今日方才有了起色,便忘却当初尴尬!庞统才华不在我之下,若能得之辅佐,汉室兴复有望。今日皇叔纵使不知用他,又怎能让他往梁山军中?那宋公明吴加亮等人,我总归不大放心驾驭,若庞统与之为辅,是为虎添翼,更难调控也。”刘备不以为然道:“军师多虑了。宋公明豪杰士耳,何必如此猜忌?”便吩咐更新政令,以庞统为军师中郎将,与诸葛亮等列。庞统在宋江营中,欣然受命。

    庞统到刘备军中,刘备待之以礼。诸葛亮私下设宴款待,又再三推心置腹,庞统应对自若,甚是得意。这刘备得了卧龙、凤雏二人辅佐,外有张飞、关羽独当一面,内有赵云、陈到、黄忠、魏延等为爪牙,又有梁山大军为羽翼,并有蒋琬、马良、糜竺、简雍等贤士参谋,声威大震。其时曹操正与马超血战,不敢分心东顾。虽然身在关中,亦甚不安。

    这日,宋江召来吴用、公孙胜、花荣、李应等人饮酒。席间,花荣乘酒意道:“我等身随刘备,至今已有两年。与众位兄弟手足分散,反而处处受制于人,甚是不好。”宋江道:“花知寨不必郁闷。今日我得凤雏相处,看看大事之日近了。”公孙胜皱眉道:“这庞统一席话便轻轻地归顺了我们,贫道总怕他不是真心。”宋江不悦道:“公孙道长何出此言也。”吴用道:“公孙道长所说也有道理。所以我等机密大事,并不全说与他。例如这分散到各处的弟兄,他便不知道的。”正说之间,忽然吕方闯入:“各位哥哥,有机密信件前来?”宋江一惊,忙叫闲人退下。吕方引进来一个喽罗,认得是操刀鬼曹正的心腹伴当,当日同往西川去的。宋江道:“有何要事,快报来。”那喽罗道:“奉曹头领之令前来。曹头领与黄头领已在刘璋部下为将,颇受重用。今说有一桩买卖,利润厚厚,特叫小人送这封密信与宋大王。”于是从贴肉衣衫内取出信函,宋江拆开看时,那信道:

    “小弟曹正敬拜宋公明哥哥:奉哥哥令入四川,在那刘璋麾下作到都尉。结识了一众文武。内有三个,一个叫张松,一个法正,一个孟达,因为刘璋懦弱,都是怀了异心,想卖主求荣。我假装与他三人意气相投。不敢擅自拿主意,特来报与哥哥请示。又,他三个商量,欲勾结曹操取川。特叫张松画了西川五十四城及山水道路详图,借故悄悄出川,欲往许都献给曹操。特报哥哥知道,好有对策。”

    宋江看罢信,又与众人看了,问道:“各位兄弟所见如何?”吴用击掌道:“此天赐良机也!就在此张图纸上,要夺了汉朝江山!”公孙胜道:“加亮此言说大了。”吴用笑道:“非也。哥哥,今日我却有一个计策,要乘机引刘备进攻西蜀,消耗他两边兵力,我却乘机发难。”刘备道:“计从何来?”吴用不慌不忙,开口说他计策。有分教:荆襄已得龙虎卧,巴蜀再闻豺狼嚎。毕竟吴用计策如何,请看下回。

weinxin
微信公众号
更多精彩请关注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