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三国正文 第十一回:诸葛亮南徐遇刺,呼延灼宛城起兵

  • A+
所属分类:贼三国

    且说周瑜在巴丘病故,消息传到南徐,孙权悲愤交集,便要起兵攻伐刘备。正在准备,鲁肃步入,道:“主公欲讨伐刘备?”孙权道:“正是。”鲁肃道:“然则胜算几何?”孙权道:“管他胜算,刘备害死周郎,此仇能不报耶?”鲁肃点点头,二人分坐而下,鲁肃又问:“攻灭刘备之后,曹操若是起兵南下,如何应对?”孙权色变道:“纵是江东亡于曹操之手,亦不能放过刘备!”鲁肃道:“若是曹操害死周郎,又当如何?”孙权一愣,变不言语。

    鲁肃道:“孙刘联盟,事关重大,眼明人哪个不知?曹操为识寝食不安,公所知也。今日我两家冲突,本属汉室不幸,而曹贼于中挑拨是非,令我相互结仇,其心甚毒。主公请想,刘备若有心害死公瑾,为何令关羽放开江夏大路让我军顺畅回国?这其中蹊跷,不可不查。”

    孙权道:“然则彼伏兵截杀我部,总不是假吧?”鲁肃道:“拦我人马,这个自然是刘备欲独自取蜀,我如何不知?所以起先便劝主公莫要先动。今日两家在公安冲突,刘备若是存心与我为敌,则暗害公瑾之后,可一举灭我西征之军。今有此举,足见其联盟之心尚在。至于暗中截杀我军之人,蒙面又无旗号,来历不明,或是曹操安排恐未知也。”

    孙权听了,沉吟不语。鲁肃又道:“公瑾一生呕心沥血,何也?皆是为了江东基业,替主公谋下一方霸权。今日值多事之秋,主公务要悉心思索,如何开疆拓土,内则勤修民政,外则争霸天下,方才对得起公瑾一片赤诚。若是意气用事,为奸人所用,则公瑾在天之灵,亦难安也。”

    孙权埋头又想了半晌,击案而起道:“子敬,多谢教诲!”

    鲁肃黯然道:“我一时失于计较,致令公瑾为奸人暗害,从今而后,唯有尽心竭虑,辅佐主公,以无愧公瑾重托。”

    于是在江东为周瑜大事操办葬仪。选定吉日,大设灵堂,祭品丰厚,文武百官云集。孙权自抚棺痛哭,众人无不垂泪。

    忽报刘备遣诸葛亮前来吊孝。东吴众官面面相觑。片刻,周泰大喝道:“那厮还敢来耀武扬威,以我江东无刀剑杀人么!”便要去从人手中拿剑。鲁肃急急拦住:“幼平休动!”,对孙权道:“主公,刘备遣诸葛亮前来,足见和盟意思。不妨先请入,看他如何。”

    孙权点头,便叫请入。片刻,诸葛亮带孝而入,先洒酒浇奠,宣读祭文,神调哀拗,闻者皆动容。读毕,伏地大哭,泪如泉涌。东吴众人皆感伤心,涕泪俱下。众人看诸葛亮如此,心中怨愤消了大半。

    诸葛亮哭了一阵,起身扶棺道:“公瑾,公瑾,汝今日一去,我两家联盟大业,几欲摇摇!在天若有灵,当佑我等主公,永结盟好,共灭国贼,勿使义士相残,奸人得意,此我两家大业,公瑾在天,能助我否?”说到伤心之处,复又大哭。众人皆哭。鲁肃含泪谓众人道:“诸公,孔明先生所表,肺腑之言。我等切不可令国贼窃喜,教公瑾伤心世事了。”众皆称是。于是这孙刘两家的嫌隙又渐渐抚平。诸葛亮又唤入赵云,云亦洒泪祭了,于是各自散去。

    当晚,孙权于府邸内设便宴招待诸葛亮,鲁肃作陪。酒过三巡,诸葛亮先道:“吴侯,我今来江东,一面是为公瑾吊孝,一面是与吴侯相议前次纠纷。”孙权不语。诸葛亮道:“前次我两军于公安冲突,致令奸人下手,暗害公瑾,实出误会。我亦知江东众将,多有仇怨,全亏吴侯深明大局,在此谢过。”孙权冷笑道:“诸葛先生自然是一片好意,但此物又是如何?”将那盖有刘备信印的密令取出。孔明看罢,微一思索,道:“吴侯明鉴,此必奸人伪造也。吴侯请想,我主公若是安排人要暗害吴军,何必把自家信印带到军中,万一失手,岂不解释不清?此显是奸人用诡计挑拨离间我两家关系,吴侯不可不防。”孙权悟道:“原来如此。”

    复又问道:“孔明先生,既是两家盟好,我意欲与刘豫州同取益州,为何你家军马阻拦?”诸葛道:“实不相瞒,我阻拦吴侯军西进,乃欲自取益州也。”鲁肃一旁色变。孙权怒道:“你欲取益州,我便取不得益州?为此兴兵阻拦,坏我公瑾,尚自理直气壮耶?”

    诸葛亮微微笑道:“吴侯请想,现我主在荆州暂时立足,若被吴侯取了益州,两头夹住,彼此都不免尴尬。且吴侯千里奔袭益州,转运不便,纵是日后得了,若曹操兴兵攻取,也难保万全。”孙权道:“以先生之见,莫非这益州我取不得,当属你家刘豫州的了?”诸葛亮道:“正是。我主自荆州西进,甚是方便,且地域相接,日后兵马盘踞,也得其利。故我等取益州,实较吴侯取之为佳。”孙权听了,愤然不语,鲁肃也无话可说。诸葛亮又道:“吴侯心中自道我等欺人太甚,其实乃势不得已。待取了益州,疆土拓展之后,我好歹劝刘皇叔将荆州让与吴侯,以为两家情谊,若何?”孙权一听,转为喜道:“先生休得戏言!”诸葛亮正色道:“两家同盟事大,岂有戏言?但若得了益州,虽不至于将荆州全部交割,当与吴侯数郡之地,方和情理。”孙权大喜,便又劝酒。

    吃到子时方散,诸葛亮对孙权道:“吴侯,两家会盟,必有小人挑拨,其后纠纷必多。望吴侯心如明镜,不为惑乱。”再三叮嘱,然后与鲁肃同出。

    出得大门,诸葛亮望天叹道:“公瑾这一去,却叫你我为难了。”鲁肃点头道:“两家结盟,不平之人必多。我二人居中调度,甚是不易。东吴众将固然个个有怨,你那边关云长不也是时时起难心?”诸葛亮摇头道:“这些倒也罢了。只是外间来的流言,心怀叵测,难以提防。”二人默行一段,鲁肃忽道:“孔明,你那边有支什么梁山军,是何来历?”孔明道:“是一群山东豪杰,乘乱世起兵,许是同那黄巾相近罢?上年夺了荆州南部三郡,献与刘皇叔作投靠。这一帮豪杰看来都是气血之人,头目数十人彼此兄弟相称,义气深重。”鲁肃道:“这一支军马,兵精将勇,又有颇多奇才。刘皇叔驾驭之时,还请多加小心。”孔明笑道:“这个子敬多虑了。我看他虽有猛将良谋,无非是草莽好汉,爪牙可用,至于异心,应当无有。”鲁肃道:“如此甚好……”

    二人行无数时,到孔明所住驿馆,拱手而别,鲁肃自回府邸。

    孔明入了驿馆,见赵云秉烛看书,道:“子龙将军尚且未安寝耶?”赵云笑道:“奉命保护军师,岂能自顾睡觉?”诸葛亮道:“时辰不早,便请安歇。明日一早去吴侯处辞行,自回荆州。”赵云应了一声,站起来,悄声谓诸葛亮道:“军师,方才士卒来报,驿馆附近,有人鬼鬼祟祟打探。军师今夜多加警醒。”诸葛亮一怔,微微点头。

    于是孔明自去房中,将短剑放于手边。到了二更时分,沉沉睡去。

    赵云这头,总归放心不下,到了二更时分,也回房中,全副带甲,蜷坐于床前打盹。却安排了两名士卒轮番看守。沉沉睡到三更,忽然警醒。耳听四周,并无异动。总是不安,于是起身仗剑,到诸葛亮门口看探。忽见窗外人影一闪。赵云大喝一声:“何人在此!”疾步冲出门去,到了院中,一派月色,并无人影。赵云正自诧异,忽然大叫:“中计了!”话音刚落,花丛中弦声不绝。赵云一个鲤鱼打挺,破窗而入,听得身后噗哧噗哧,弩箭都钉在窗户之上。进得房中,便有数名蒙面人闯入房内,守夜卫士也为格杀。诸葛亮已起身,手握短剑退到墙角。赵云一言不发,挥剑上前,白光闪处,已将一名蒙面人拦腰划断。刺客纷纷围上,好个赵子龙,猱身杀入战团,青釭剑如白龙闹海,剑到处血光四射,片刻之间,将刺客格杀了五人,余下一个为首的仍舍身奋战,赵云与他交手,一时之间竟也杀他不得,便欲生擒。战了数个回合,赵云大喝一声,一剑将那刺客手中刀削为两截。忽然窗户口人影闪现,赵云惊呼:“军师小心!”舍了刺客,将孔明推到一旁。但听弩箭破空之声,转眼之间,那为首的刺客已不见踪影。

    赵云见刺客去了,也顾不上追赶,转回房内,见诸葛亮已神智稍安。赵云跪地请罪:“末将保护不力,叫军师受惊,万望恕罪!”孔明笑道:“若是这也当请罪,则何事当为功也?子龙不必如此,先去搜检刺客身边,看是否有何紧要事物。”赵云便去搜了一遍,没有什么东西。孔明喃喃道:“我原也想,他若再放一个孙仲谋的密信,也未免太露形骸了。”

    这时已惊动巡防官兵,片刻之间,孙权、鲁肃各自赶来。得知孔明无事,方才放心。孙权握诸葛亮手道:“先生若是有意外,这两家和盟可就难免破败了!”诸葛亮点头道:“敌人前次暗害公瑾,今番刺杀于我,其用意昭然。往后更须提防。”两边又说了些联络的话,诸葛亮、赵云自回荆州。孙权差贾华带水军五百沿路护送而归。

    要说这次的谋刺,却又是宋江安排,但所派刺客,并非刘备麾下梁山军,而是江东的李俊一军。那领头的却是拼命三郎石秀。这次谋刺失败,李俊便叫戴宗火速送消息与公安的宋江。

    宋江、吴用等在公安得知,又密密商议。吴用道:“这谋刺一事,有赵云相护,总归是不易成功的。只是今日失败之后,我们先前的功夫,一半都白费了。”公孙胜道:“加亮,我还是有一事不明,这孙刘破裂,究竟于我们有何好处?当前曹操最强,若待孙刘两家联盟破了曹操之后,再作手脚,岂不更好?”吴用道:“公孙先生有所不知。当前曹操败于赤壁,其势实已不若孙刘两家。刘备心存大志,稍后必进兵益州。若是孙刘睦好,则他把我兵马分调开各自使用,难以成我大计。若是孙刘开衅,则西进之日,必留我梁山军在荆州为辅助。届时,我等先调动刘备在荆州的兵马与吴兵拼斗。两败俱伤之际,我等联合交州柴大官人,袭荆州之后;混江龙李俊兄弟在江东连接山越人起事,两边同时发动,可尽得荆州、东吴之地,如此则刘备孤军在蜀中,势难支撑。我等再以救援刘璋为名,前后夹击先灭了刘备,再与黄信、曹正诸位兄弟里应外合,夺了益州。然后进兵汉中,得邹渊邹润兄弟的接应,再平了张鲁。以此半壁江山,再加上山东卢员外及分布各大城的兄弟,与曹操抗衡非难事也。”宋江听了,惊叹道:“先生真是孙吴再世,诸葛……这个……重生。”吴用道:“只是今日谋刺诸葛亮失手,我恐不只孙刘之盟难以动摇,不好那诸葛亮只怕要猜疑到我等头上了。”宋江大惊:“那诸葛亮就算神仙下凡,如何能怀疑到我等头上?”吴用道:“便是当日投顺刘备,诸葛亮便不甚放心。现下怪事迭起,皆与俺梁山军脱不开干系,他是个精细多虑之人,又如何不疑?”宋江道:“如此甚是危险了!军师有何计策?”吴用道:“尚有一策可以弥补。今孙刘两家不和,世人多有以为是曹操在中间挑动。我便顺其意,将那祸水引到曹操头上。虽然离间孙吴的计策减效大半,却可以保得我军干净。”宋江道:“如此,再遣人暗杀刘备,然后留曹操印信?”吴用大笑道:“此种计谋,焉能反复使用?”宋江道:“那可叫戴院长赶去山东卢员外处,取圣手书生萧让来作曹操书信……”吴用笑而不语。宋江也自觉尴尬,沉思一刻,道:“有了有了,何不假作拿获奸细,搜得曹军将领给刺客的密令……”吴用皱眉道:“哥哥的计策,如何尽使我等脱不了干系?”宋江道:“那以加亮之见当如何?”吴用道:“今日之事,只有速速去联络曹操军中的兄弟,挑动曹军来攻荆州。若是如此,则刘备诸葛亮必以为是曹操的连环计谋。”宋江大喜:“吴用兄弟无愧智多星也!只是如此把事情推到曹操头上,则孙刘和睦如初,又当如何行使计策?”吴用道:“这个哥哥休要着急。虽然本次风波平息,这周瑜之死,以及荆州、益州之争,总是不变的。长久之下,必生罅隙,我等且先顾得眼前是非,再静观其变罢。”当下计议已决,便叫戴宗北行。

    再说那卢俊义在山东一军,头领内数有投入曹操军中者。内中双鞭呼延灼、病尉迟孙立二将,投到宛城征南将军曹仁麾下。曹仁见他二人武艺出众,兵法颇知,甚是喜爱,受以校尉之衔,常委重任。这日得到戴宗送来消息,孙立便先往见曹仁道:“丞相以将军重兵镇南疆之地,实在为了进窥孙、刘两家。现下两家为了争夺地盘,自相纷扰,战于公安,周瑜身故,正是千载难逢机会。将军何不起兵南下攻之,以收渔利?”曹仁道:“文直高见。待某计议。”孙立告退。

    时隔半日,呼延灼前往。其时曹仁正与从事满宠商议。满宠道:“孙立之见固然是好,但将军屯兵重镇,为国家咽喉。若欲进取孙刘,当禀明丞相,添加兵将。否则万一有失,后果不堪设想。”曹仁乃问呼延灼:“炎之以为若何?”呼延灼道:“我以为孙立之见甚是有理。现下孙刘起隙,彼此互不照应,正是起兵良机。若是稍有坐视,待彼安定,反是贻误战机。”满宠道:“但是起兵轻动,如若有闪失,当怎生是好?”呼延灼道:“我宛城屯精兵数万,孙刘能有多大能耐,撼动我处?今日俺倒有一个计较。将军可分我一部军马,南下攻击刘备。将军却自提兵仍镇宛城,为我军后援。此去若有微功,与将军共分;若是有失,俺一人承担。”曹仁大喜:“如此有劳呼延灼了。满伯宁以为如何?”满宠点头道:“甚好。但炎之此去多加小心。”呼延灼道:“这个自然。但求副将佐助。”曹仁道:“我令校尉牛金、孙立与你为副将,拨马兵二千,步军七千,如何?”呼延灼道:“足矣。只是以此兵马,自保有余,建不得大功的。将军待丞相处有回话,勿忘添我后援。”曹仁应允。于是呼延灼去点了九千兵马,牛金、孙立为副,偏陴小将数十员,南下进攻荆州。

    荆州这边,诸葛亮回到本城,与刘备说了如此事端,刘备道:“如此看来,确有奸人挑拨两家关系,不可不防。”正言间,流星马报,说曹仁遣大将呼延灼引兵来犯。刘备大惊,诸葛亮道:“此显是曹操诡谋了!只道我已被害,所以有此异动。呼延灼军只是前锋,后续必有大队前来!”刘备道:“那却如何是好?”诸葛亮道:“可一面整顿本处人马迎战,一面从交州柴进处抽调后备兵马,一面飞书报南徐吴侯孙权处,教两家携手御敌。”刘备点头,差人两处去了。又对诸葛亮道:“曹军南来,我军是过江迎敌,抑或待其渡江?”诸葛亮道:“事关疆土,自然是过江击之。”刘备道:“既然如此,军师与我同引大军渡江如何?”诸葛亮道:“且慢。呼延灼只是曹仁部下偏军,如皇叔亲出,甚是不值。遣一将迎战即可。大军须暂屯江南,以观其变。”刘备道:“然则派关云长过江如何?”诸葛亮道:“关云长是我军首位大将,亦不可亲动。”正说之间,人报振军将军宋江急事求见。刘备令请入,宋江道:“见过主公,军师。我部下士卒,探得曹仁遣大将起兵数万杀来,请皇叔早作准备。”刘备道:“我已得知了,正与军师商议迎敌之事。”宋江道:“我梁山军愿为前部!”刘备待要发话,诸葛亮道:“宋公明,御敌之事,我与皇叔正在商量,公明且退,待议定之后,自有安排。”宋江退出。

    刘备道:“先生以为派梁山军迎战如何?”诸葛亮皱眉道:“这梁山军行事,总是有些许教人放心不下。东吴鲁子敬叫皇叔小心驾驭,我在人前不好说,细细想来,确实也有些道理。现曹操施展诡计,起兵来犯,这先锋暂不能让他去打。”刘备道:“那以何人为好?”诸葛亮道:“长沙太守魏延智勇双全,可以为之。”刘备道:“甚好。尚须一人为副将。”诸葛亮道:“主公前日在荆州收得大将索超,人称‘急先锋’,武艺高强,可拨与魏延作副将。”刘备然之,便调魏延、索超前来,合计兵马七千余人,渡了长江,来迎战曹军。只因这一战,有分教:荆襄初见兵刀处,巴蜀已闻金鼓声。欲知魏延迎战呼延灼胜败如何,请看下回。

weinxin
微信公众号
更多精彩请关注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