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智谋精粹正文 4.破格用人,赏罚分明:三国用人共同点

  • A+
所属分类:三国智谋精粹

    前面已对孔明、曹操、孙权的用人特点分别作了叙述,在此特归纳其用人共同之处,将可使我们悟出一些用人之理。

    不论资排辈

    孔明、曹操、孙权用人不是看其资历长短、辈份高低,是否亲人好友、同乡同学,也不因其会阿谀奉迎,能说会道,而是根据其人在实践中表现出来的胆识、才能,以及功勋大小,给予官职。

    孙权提拔的东吴四督周瑜、鲁肃、吕蒙、陆逊,都是因他们才智超人、战功卓著而被重用,其中,除了周瑜早被孙策所倚重外,其他三督都是孙权提拔于“凡品”,破格录用。孙权继承父兄之业时,年才15岁。也许是青年人重视青年人吧,孙权重用的大多是青年人,东吴文武老臣对此多不服气。

    周瑜33岁就挂帅,孙氏三世老臣,在诸将中资辈最高的程普则只被任以副将之职。程普见周瑜爵居其上,心中不服,故当周瑜点兵时,他托病不出,令长子程咨自代。程咨回来告诉程普说周瑜调兵如何动止有法,程普大惊,乃亲诣行营谢罪。在事实面前,程普不得不服孙权用得其人。鲁肃出身于地主家庭,是一般平民,他投奔孙权时才20来岁。孙权并不因张昭进谗言而影响对他的重用,故鲁肃才能充分发挥其才智,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吕蒙出身于行伍,因作战勇敢, 20来岁便被孙权提拔为横野中郎将。但其人粗野,缺乏文化,连鲁肃也看不起他。后孙权鼓励吕蒙读书,蒙折节好学,谋略大进,鲁肃与谈,觉其学识英博,大惊说:“非复吴下阿蒙。”后代鲁肃,袭取荆州,建立大功。陆逊原是一个书生,年少未被人所知,但孙权却知其有奇才。

    故不因众人反对而影响他拜陆逊为大将。

    孔明先后破格提拔庞统和蒋琬也是破格用人的典型例子。庞统和蒋琬两人原都是小县官,开始都不被刘备所重用。而孔明认为他俩都“非百里之才”,而是王佐之才,在孔明的推荐或提拔下,庞统被封治中从事,亲待仅次于孔明,与孔明并列为军师中郎将;蒋琬从被任为相府东曹掾一直官至尚书令。

    姜继原是魏将,孔明攻天水郡,其玄机屡被姜维识破,姜维还将计就计,屡败蜀军。孔明对具有文武全才的姜维十分赞赏,乃用反间计,使姜维欲归不得,只好投降,孔明高兴地执维手说:“吾自出茅庐以来,遍求贤者,欲传授平生之学,恨未得其人。今遇伯约,吾愿足矣。”孔明培养“接班人”的迫切之情,溢于言表。是时,姜维才27岁。孔明写给蒋琬的信说:”姜伯约忠勤时事,思虑精密,考其所有,永南 (李永南)、季常(马良)诸人不如 也。其人,凉州上士也。”孔明确慧眼识人,姜维后成为西蜀后期的”擎天柱”。

    曹操所用谋士、武将也大多是少年英俊之辈,荀彧来投曹操时年才 29岁,因其屡立功勋,从司马升至尚书令。操认为“天下之定,荀之功也。”

    乃表荀彧为万岁亭侯。郭嘉27岁就被曹操表为空军祭酒。曹操与郭嘉论天下事,深为其才智所折服,说:“使孤成大业者,必此人也。”郭嘉追随曹操十有一年,多立奇勋。后随征乌桓途中病逝,亡年38岁。《三国演义》引“后人”诗,对他评价很高:“腹内藏经史,胸中隐甲兵,远谋如范蠡,决策似陈平。”曹操对郭嘉之死很为惋惜,他对众将说,“诸君年齿,皆孤等辈,惟奉孝最少,吾欲托以后事,不期中年夭折,使吾心肠崩裂矣!”以后每提起郭嘉,仍伤心不已。被曹操赏识而成为名将的,有的是提拔于行阵之间,如于禁、乐进;有的则取于亡虏之内,如张辽、徐晃。

    不论亲疏,以功过定赏罚

    孔明、曹操、孙权用人,是根据其功过来酌情赏罚,而不管其是否亲疏。

    故将士用命,官吏不敢怠于职守。孔明赏罚不计恩仇,有功者赏,有罪者罚。

    马谡违背孔明军事部署致失战略要地街亭,虽然孔明和他情如父子,也挥泪斩之。蒋琬曾加以劝阻说,“昔楚杀得臣而文公喜。今天下未定,而戮智谋之士,岂不可惜乎?”孔明流涕而答说:”昔孙武所以能胜于天下者,用法明也。今四方纷争,兵交方始,若复废法,何以讨贼耶?合当斩之。”孔明也因其用人不当而自责,上表奏后主,请自贬丞相之职。并要求费祎等“勤攻吾之缺,责吾之短。”魏降将王平是守街亭的副将,他反对马谡的错误指挥,且坚守阵地有功。被加拜参军,从稗将军进位为讨寇将军,封亭侯。刘巴与孔明有宿怨,孔明认为刘巴是个人才,数称荐于刘备,乃得重用,位至尚书,董恢出使东吴,能正确回答孙权提出的难题,显示其见识卓越,回蜀未及三天,孔明便调他到相府,不久提升为巴郡太守。孔明处分下属,用心甚平,且谁有罪处分谁。决不株连家族,故受罚者多无怨言。建兴九年春二月,孔明出帅伐魏,李严负责供应军粮,他因军粮不济,为遮饰罪责,便使奸计:一面发出告急,说东吴将兴兵寇川,促使孔明回师:一而向后主奏称军粮已办,丞相却无故回师。孔明回师后知道此事,大怒说:“匹夫为一己之故,废国家大事!”欲斩之,后因其同已都是托孤大臣,便上疏后主废为庶人,仍让他过富裕生活。但孔明并不因李严有罪而连及其子,反而任其子李丰为丞相府长吏。孔明病逝五丈原,李严闻之,大哭病死。因严尝望孔明复收己,得自补前过;度孔明死后,人不能用之故也。

    孙权,时人赞他“赏不择恩仇,罚必加有罪。”虽然他曾冤杀和错误处理了一些人,但一般来说确是如此。甘宁英勇善战,曾有功于黄祖,而黄祖以他曾是“劫**”不予重用,他拟投东吴,又恐江东恨其救黄祖杀凌操之事,不被东吴所容。后得吕蒙推荐,乃投东吴,孙权见他大喜:”兴霸此来,大获我心,岂有记恨之理?请无怀疑。愿教我破黄祖之策。”甘宁乃陈述先破黄祖后取巴蜀的策略,权认为是”金玉良言”。后果破祖。之后,他又多立功勋,拜折冲将军。周瑜在赤壁之战中建大功,孙权立即拜为偏将军,领南郡太守。从此,对他的功勋念念不忘。瑜病死,孙权流涕说:“公瑾王佐之资,今忽短命,孤何赖哉!”后孙权称帝,对公卿说:”孤非周公谨,不帝矣!”对周瑜遗下两男一女,都予照顾;但对于他们的不法行为则绝不纵容,据 《三国志·吴书·周瑜传》记载:都乡侯周胤是周瑜次子,他自恃是 功臣子弟,“酗酒自恣”,横行不法,孙权曾“前后告喻”,却毫不改悔,孙权不因周胤是功臣子弟而宽恕他,便将他徙庐陵郡。诸葛瑾、步骘因胤是功臣之子不忍他因罪见徒,便上疏为他求情,要求复他原职。孙权不同意说:

    “孤于公瑾,义犹二君,乐胤成就,岂有已哉?迫胤罪恶,未宜便退,且欲 苦之,使自知耳。”这就是说,周胤有罪,不能不处罚,要让他吃点苦头,使能改过自新,才能挽救他。由于孙权能赏功罚罪,故将士肯为之卖命。

    曹操,《魏书》称他:”攻城拔邑,得美丽之物,则悉以赐有功,勋劳宜赏,不吝千金,无功望施,分毫不与,四方献御,与群下共之。”曹操统一北方后并没有把功劳全归自己,而是充分肯定部下的功劳,说:”吾起义兵诛暴乱,于今十九年,所攻必克,岂吾功哉?乃贤士大夫之力也。”便于建安十二年,下令大论功行赏,封功臣20余人为列侯,其余各以次受封。如果拿袁绍和曹操的赏罚相比,更显得曹操英明。袁绍决定出兵与曹操一决雌雄,田丰力加劝阻,认为现时出战非宜,应积蓄力量以伺其机。袁绍不听,后兵败大悔说:“吾不听田丰之言,兵败将亡,今回去有何面目见之耶!”

    因羞见田丰乃杀之。曹操拟西击乌桓,曹洪等将谏之不从,后历尽险阻始胜。

    曹操定乌桓后回师,重赏先曾谏者,谓诸将说:“孤前者乘危远征,侥幸成功。虽得胜,天所佑也,不可以为法。诸君之谏,乃万全之计,是以相赏。

    后勿难言。”对此,毛宗岗引用苏老泉的话说:”此孟德、本初之所以兴亡乎!”“为明主谋而忠,其言虽不验而见褒,为庸主谋而忠,其言虽已验而见罪,何其不同如此哉!”言验见罪,故人不敢言,言不验反见褒,故人不难言。人不敢言,将使己闭塞无知;人不难言,则可用“众智”。赏罚明与否,效果大相径庭,也是曹、袁之所以兴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weinxin
微信公众号
更多精彩请关注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