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的狐朋狗友

  • A+
所属分类:金瓶梅解读

西门庆的狐朋狗友

这李桂姐是新入行的小妓女,古代的嫖妓规矩,要做尚属“女儿身”的妓女的第一个“入幕之宾”,须得出一笔“脂粉钱”(或名“添妆费”)之外,还要摆酒请客,甚至往往不是“一次过”便算,而是连摆几天酒席的(例如西门庆对李桂姐,就是“连做三日,饮喜酒”),这叫做“梳笼”。但为何李娇儿听见西门庆要梳笼她的侄女儿,反而会那么高兴,肯自己贴钱给侄女儿打头面(首饰)、做衣服及做三日、饮喜酒呢?这是因为李娇儿也是妓院出身,她深知妓女若没有豪富的“恩客”梳笼,不仅是丢脸的事,而且以后“走红”的希望也微乎其微了。妓女不能“走红”,命运也只能更悲惨了。这段描写表面是写李娇儿的“如何不喜”,其实是笑中有泪的。
头一个名唤应伯爵,是个破落户出身,一份儿家财都嫖没了,专一跟着富家子弟,帮闲贴食,在院中顽耍,诨名叫做应花子。第二个姓谢名希大,乃清河卫千户官儿应袭子孙,自幼儿没了父母,游手好闲,善能踢得好气毬,又且赌博,把前程丢了。如今做帮闲的。第三名唤吴典恩,乃本县阴阳生,因事革退,专一在县前与官吏保债,以此与西门庆来往。第四名孙天化,绰号孙寡嘴,年纪五十余岁,专在院中闯寡门,与小娘传书寄柬,勾引子弟,讨风流钱过日子。
这“十兄弟”中,西门庆最有钱,其次是花子虚。除了花子虚之外,其他八人,可说都是西门庆的傍友。其中尤以应伯爵可称傍友的典型。孙述宇的《金瓶梅的艺术》中有一章是专门谈这个人的,说他“是本书中最有趣的人物;就是在整个中国小说范围里找,恐怕也没有谁比他更有趣。”他最会插科打诨,脸皮又厚得非常,西门庆常笑骂他为“狗材”,他也丝毫不会面红。他常常跑到西门庆家中揩油吃饭,有时看见新鲜果子或食物,还会偷一些放在袖子里带回家去。后来花子虚死了,也就是他帮忙西门庆花子虚的寡妇李瓶儿为妾的。
李娇儿听见要梳笼她家中侄女儿,如何不喜,连忙wwwlib•拿了一锭大元宝,付与玳安,拿到院中打头面,做衣服,定桌席,吹弹歌舞,花攒锦簇,做三日,饮喜酒。……
西门庆梳笼李桂姐,应伯爵、谢希大、孙寡嘴等人,“每人出五分银子人情作贺”,“都来吃他。铺的盖的,俱是西门庆出,每日大酒大肉,在院中顽耍。”
傍友的食相(事在第十一回)
但傍友也是不好当的,应伯爵是经常出入西门庆家的食客,“熟得狗也不咬”的,有一回他空着肚子来到,西门庆明知他是来揩油吃饭,却故意问他吃过饭没有,应伯爵说:“哥,你猜。”西门庆说:“我猜,你当然是吃过了才来的。”应伯爵只好厚着脸皮说:“哥,你没猜着。”试想,西门庆和他开的是多残酷的笑谑!写这班傍友固然有嘲笑他们的一面,但也有同情他们的一面。这就更有深度了。
但见人人动嘴,个个低头,遮天映日,犹如蝗蝻一齐来,挤眼掇肩,好似饿牢才打出。……一个汗流满面,恰似与鸡骨朵有冤仇,一个油抹唇边,把猪毛皮连唾咽。……杯盘狼藉,如水洗之光滑,箸子纵横,似打磨之干净。这个称为食王元帅,那个号作净盘将军。酒壶番晒又重斟,盘馔已无还去探。
他们是用“凑份子”的方式来还东道,但可并没有真的拿出钱来,而是将身边的东西,随便拿出一件来抵算,那些东西当然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事,由应伯爵带头,“向头上拔下一根闹银耳杆儿来,重一钱;谢希大一对镀金巾圈,秤了秤只九分半;祝白念袖中掏出一方旧汗巾儿,算二百文长钱;孙寡嘴腰间解下一条白布男裙,当两壶半坛酒。”还有一个名叫常时节的傍友,更是根本拿不出东西,“问西门庆借了一钱成色银子”当作他出的一份,所谓借,当然只是说来好听而已。“闹银耳杆儿”即镀银的耳挖,这种东西是根本不能当礼物送人的。不过,西门庆就明知他们是胡闹,却也乐得欣赏他们的胡闹,否则怎样打发无聊的日子?
临出门来,孙寡嘴把李家明间内供养的镀金铜佛塞在裤腰里;应伯爵推斗桂姐亲嘴,把头上金啄针儿戏了;谢希大把西门庆川扇儿藏了,祝日念走到桂卿房里照脸,溜(通偷)了她一面水银镜子。
贴钱丈夫嫖妓女(事在第十一回)
西门庆的一班傍友(事在第十一回)
书中写他们的“食相”,也是妙绝,节录一段:
偷妓女东西(事在第十二回)
不相同处在于:一、李瓶儿有从前的公公留给她的许多私房钱,到了西门家之后,手段阔绰,远非潘金莲可及,潘金莲是没钱陪嫁的。二、李瓶儿的性格较单纯,也较温顺,她也比潘金莲更会讨人欢喜。从她给吴月娘送礼,送的礼物正合吴月娘心意就可见一斑。
一日,应、谢等人陪西门庆、李桂姐喝酒。桂姐笑他们只会“白嚼人”,把应伯爵说得也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就和其他傍友商量“还个东道”,这个东道可妙极了。
李桂姐是西门庆第一房妾侍李娇儿的侄女:
第十一、十二两回,写应伯爵、谢希大、孙寡嘴等人陪西门庆去嫖一个名叫hp://www李桂姐的小妓女,勾画出这班傍友的嘴脸,堪称是古典文学中一个写得极其成功的“讽刺闹剧”。
傍友有许多种,中,贾政养的那班懂吟诗作对的清客是一种;西门庆这班“会中兄弟”又是一种。西门庆是个胸无点墨的土豪,当然不能和有文化的贵族如贾政者相比,他的傍友只能如应伯爵、谢希大等人之但晓插科打诨了。写他们“吃西门庆”这一段,是把他们当作闹剧里的丑角写的。他们吃完之后,还偷妓女的东西。
在写李瓶儿送礼之后,就把她“搁下”,掉过笔来,写西门庆的一班酒肉朋友。经常和西门庆在“院中行走”的共有十人,西门庆是老大,李瓶儿的丈夫花子虚是老六,其他八人只介绍四个,即可见到这班人是什么货色了。
傍友典型应伯爵(事在第十一回)
weinxin
微信公众号
更多精彩请关注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