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瓶儿的登场及其故事之展开

  • A+
所属分类:金瓶梅解读

李瓶儿的登场及其故事之展开

看官听说,原来花子虚浑家(注:即妻子)娘家姓李,因正月十五所生,那日人家送了一对鱼瓶儿来,就小字唤作瓶儿。先与大名府梁中书家为妾,粱中书乃东京蔡太师女婿,人性甚嫉妒,婢妾打死者,都埋在后花园中,这李氏只在外边书房内住,有养娘扶侍。只因政和三年正月上元之夜,梁中书同夫人在翠云楼上,被李逵杀了全家老小,梁中书与夫人各自逃生。这李氏带了一百颗西洋大珠,二两重一对鸦青宝石,与养娘妈妈,走上东京投亲。那时花太监由御前班直升广南镇守,因侄男花子虚没妻室,就使媒人说亲娶为正室。……太监有病,告老在家,因是清河县人,在本县住了。如今花太监死了,一分钱多在子虚手里,每日同朋友在院中行走,与西门庆都是会中朋友。
李瓶儿派人送礼(事在第十回)
这时隔壁人家前来送礼,这家人的主母就是李瓶儿。
且说西门庆打听他(武松)上路去了,一块石头方落地,心中如去了痞一般,十分自在。于是在家中吩咐家人来旺、来保、来兴儿,收拾打扫后花园芙蓉亭干净,铺设园屏,悬起锦障,安排酒席齐整,叫了一起乐人。吹弹歌舞。……西门庆与吴月娘居上,其余李娇儿、孟玉楼、孙雪娥、潘金莲都两旁列坐,传杯弄盏,花簇锦攒饮酒。
李瓶儿的身世,则是由的作者口中道出来的。
李瓶儿身世(事在第十回)
按:“政和”是宋徽宗年号,《水浒》有梁山泊好汉在元宵节攻打大名府的故事,不过所云李逵杀了梁中书一家老小之事,则可能是取材别的宋人“平话”的,《水浒》并没这段。“院中”的“院”指妓院。
李瓶儿与潘金莲的比较(事在第十回)
在的三大淫妇中,第一大淫妇潘金莲所占的故事最多,由于把武松杀嫂的故事推迟了几年。因此在武松被判刺配孟州之后,潘金莲故事的前半段高潮可说是已结束了;于是的作者也就趁这时机,开始介绍第二大淫妇李瓶儿了。
西门庆设宴庆祝(事在第十回)
只见小厮玳安,领下一个小厮,一个小女儿,才头发齐眉儿,生得乖觉,拿着两个盒儿说道:“隔壁花太监家的,送花儿来与娘们戴。”走到西门庆、月娘、众人跟前都磕了头,立在旁边说:“俺娘使我送这盒儿点心,并花儿来与西门大娘戴。”揭开帘子看盒儿,一盒是朝廷上用的果馅椒盐金饼,一盒是新摘下来鲜玉簪花儿。月娘满心欢喜,说道:“又叫你娘费心。”一面看菜儿打发两个吃了点心。……打发去了月娘,便向西门庆道:“咱这里隔壁住的花家,这娘子儿倒且是好,常时使个小厮丫头送东西与我。”……西门庆道:“花二哥他娶了这娘子儿,今不上二年光景,他自说娘子好个性儿。”……月娘道:“前者六月间,他家老公公死了出殡时我在山头会她一面,生得五短身材圆面皮,细弯弯两道眉儿,且自白净。好个温克性儿。年纪还小哩,不上二十四五。”
按:“花太监家”即李瓶儿“现任丈夫”花子虚的家。那个“花太监”是花子虚的叔父。
李瓶儿和潘金莲有相同处也有不相同处。相同处:一、她们都是封建社会受侮辱与受损害的女性,李瓶儿的第一任丈夫虽然是做大官的梁中书,但她身为妾侍,备受大妇欺凌,精神上的屈辱感也不见得比潘金莲初时做大户丫头和后来的“巧妇配拙夫”为轻。二、她们都是在丈夫未死之前就和西门庆有了勾搭,丈夫一死,就嫁给西门庆做妾侍的。三、她们都是具有特色的美女,潘金莲的特色在于她的小脚,李瓶儿的特色则在于她的特别白皙的皮肤。写她后来成为了最得西门庆宠爱的妾,而潘金莲也因为她比自己更美而妒忌得不得了。
不过,作者介绍李瓶儿的手法却又与介绍潘金莲不同,潘金莲一开始就是“亲自登场”的,而对李瓶儿,则在开始只是用“虚写”手法——从旁人口中道出来。
下面一段,写李瓶儿派人来送礼的情形,并从吴月娘和西门庆的口中,道出李瓶儿的为人、容貌。
中“李瓶儿送礼”这段,虽然是用“虚写”的手法介绍李瓶儿,李瓶儿尚未亲自出场,但已令得读者对李瓶儿这个人(包括她的背景、容貌和为人)有了初步的了解。同时,也为西门庆后来之勾搭李瓶儿安下伏笔。——两家是隔邻;李瓶儿的丈夫和西门庆是“会中兄弟”,来往很密;而李瓶儿又是经常主动和西门庆的家入结交这些都是为他们的勾搭制造“条件”。
武松充军去后,西门庆当然大为高兴,于是在家中设宴庆祝,作者就借这个宴会“引出”李瓶儿。
weinxin
微信公众号
更多精彩请关注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