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与《金瓶梅》:从狮子楼开始,生出两种传奇

  • A+
所属分类:水浒解读

 

文 | 李北山

武松提着那把尖刀赶到那狮子桥下大酒楼的时候,西门庆已经有三分醉意,对他的客人大谈潘金莲

这故事接下来就有了两种传奇。

一种是武松左手提了潘金莲的人头,右手拔出尖刀,挑开帘子,钻将入来,把那妇人头往西门庆脸上掼将来。西门庆惊慌中先自飞起一脚踢落了武松手中那口尖刀,“直落下街心里去”,但紧跟着他也被武松掼出窗外。武松伸手去凳子边提了潘金莲的头,也钻出窗子外,涌身望下只一跳,跳在当街上;先抢了那口刀在手里,看这西门庆已自跌得半死,直挺挺在地下,只把眼来动。武松按住,只一刀,割下西门庆的头来。把两颗头相结做一处,提在手里。把着那口刀,一直奔回紫石街来,祭奠哥哥武大的冤魂。英雄传奇便全在那施耐庵笔下、《水浒传》中。

另一种传奇,是在近百年后。那在狮子楼无限神往地听西门庆大讲他与潘金莲风流韵事的,有了一个名字,叫做李外传,是阳谷县衙的一个皂隶——他被安排做了西门大官人的替死鬼——武松把他掷出窗外,取了他的性命,而西门庆,早吓得心胆都碎,便不顾性命,从后楼窗跳出去,顺着房檐,跳下那行医的胡老人家后院内,扒伏在院墙下。正赶着这胡家使的一个大胖丫头在茅厕里净手,撅着大屁股,猛得看到他,吓得大叫“有贼”。慌得胡老人急进来。认得是西门庆,便道:“大官人,且喜武二寻你不着,把那人打死了。地方拿他县中见官去了。这一去定是死罪。大官人归家去,料无事矣。”西门庆拜谢了胡老人,摇摆来家,一五一十对潘金莲说,二人拍手嬉笑。西门庆终于留了性命,还大可以享受几年风流快活的时光,然后死在春药之上,于是就有了这部传奇,叫做《金瓶梅》。只是这叫做兰陵笑笑生的人在这百年后的外传中,做了一些手脚,把阳谷换作清河。

从这狮子楼开始,生出两种传奇。也是从这狮子楼开始,武松成为了另一个武松。《水浒传》人物中,金圣叹尤钟情于武松,他说:“一百八人中,定考武松上上。时迁、宋江是一流人,定考下下。”在金圣叹眼里武松是天人,我觉得在狮子楼之前的武松才是天人,他桀骜不驯,刚直不阿,有一种天生不屈的精神。但从狮子楼开始,武松被逼上了人性的不归之路。

武松一开始自然地想到要通过官府解决他哥哥的冤案。他在厅上告禀,催逼知县拿人。谁想这官人贪图贿赂,反说武松道听途说,不足为凭,还是不作计较为好。体制内的黑暗会把人逼入绝境。绝望让无能为力的人自己去死,有能力的人让他人去死。于是武松就自己执法,杀了潘金莲和西门庆。从狮子楼开始,武松强烈地渴望公正而不得,他开始抛弃基本的是非观念,谁对我好我就无条件地对谁好,经历一个漫长的沦陷的过程,终于陷入狭隘之义气之中。他醉打蒋门神,帮施恩夺快活林,就是黑社会的火并。待到孟州城里张都监假意接纳,他不胜感激。待被算计,血溅鸳鸯楼,大开杀戒,“先从马院里入来,就杀了养马的后槽一人,有脱下旧衣二件。次到厨房里灶下,杀死两个丫环,后门边遗下行凶缺刀一把。楼上杀死张都监一员并亲随二人。外有请到客官张团练与蒋门神二人。白粉壁上,衣襟蘸血,大写八字道:‘杀人者,打虎武松也’。楼下搠死夫人一口,在外搠死玉兰并奶娘二口,儿女三口。共计杀死男女一十五名,掳掠去金银酒器六件。”至此,一个至纯至刚的好汉彻底沦为一个冷血的杀人者。

weinxin
微信公众号
更多精彩请关注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