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圣叹与他的“圣经”

  • A+
所属分类:名著百科

金人瑞(1608一1661)本名采,字若采,明亡后改名人瑞,字圣叹。他也如李贽先生一样,是一个大胆的叛逆者,也因此为统治者不容而被腰斩的。他生于明末,李贽殁后六年,他方始来到这个世界,颇有李卓吾转世传人的意味。金圣叹少有才名,涉猎广博,性喜批书,可称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评点大师。

说金圣叹是李贽的转世那是开玩笑,但两人确是精神相通的,萧条异代不同时,倘若生于同时,他俩必能相视而笑引为知己。至少,手执一卷《水浒》他们可以把晤于一室之内,对床夜话,而忘时光之流逝,笑谈《水浒》而不知东方之既白。

金圣叹可称是古今最大的《水浒》迷,我曾说过《水浒》是金圣叹的“圣经”,圣叹先生若地下有知,必会颔首承认的。

金圣叹于《水浒》、于施耐庵,那才真叫入髓的迷恋。

李贽生前未及见自己的评点本《水浒传》,那于他多少是件憾事,而且后来面世的版本多少于他的本意有所违忤。而金圣叹是把对《水浒》的评点工作进行到底且毫无违碍地得以完成的一个人物。他曾对生活中的不少令人感觉赏心悦目的事发出过“不亦快哉! ”的感喟,相信对《水浒》的评点是他生平最畅酣的快中之快。

有才有识的金圣叹曾经将传统文化遗产作了一个大胆的删选,提出了“六大才子书”之说。被其列人“六大”的即是《庄子》、《离骚》、《史记》、《杜诗》、《水浒传》、《西厢记》。在浩如烟海的书林中拈出六种,奉为经典,向世人亮剑,我们不能不佩服他识力之卓杰。尤其是在他生活的时代,虽有先贤李贽等人筚路蓝缕的开创,但主流社会却依然视小说、戏曲如敝屣。

金圣叹虽拈出“六大才子书”,把《水浒传》称作“第五才子书”,其所评点之本即名《第五才子书施耐庵水浒传》,但在他心目中《水浒传》却是排位第一的。他一生用力最勤、投入最多的也是《水浒传》,他曾为《水浒传》写过三篇序,对《水浒传》作全面的评价,又撰写了《读第五才子书法》,是具体而精微的导读。在评点上也是用足了功,每一回都加上详细的总评,然后又分段加评,对他自己特别欣赏的段落则不厌其烦地逐句逐字下评,眉批、夹批加圈点,无所不用其极。而更使出一种绝招,将此前行世的百回本或一百二十回本《水浒》置之不顾,拦腰在七十回水泊将领排定座次后戛然截断,添一卢俊义噩梦的情节,让《水浒》传奇在七十回上了结。

金圣叹大刀阔斧加细针密线的《水浒》加工,使之以全新面貌面世,从此贯华堂本风行天下,他本几无能力与之争锋。此后除王仕云等寥寥几个评点本外,殊少有人敢于“金门耍评”。

金圣叹的功过后世争议颇多,但作为一个有识有才的评点大师,他确实发过不少振聋发聩的精评,以全新的评点语言推出了一种全新的《水浒传》,同时也造就了一个天字第一号的“泊迷”。

让我们看看金圣叹才华横溢的点评之笔,感受一下他对《水浒》一往情深的仰慕吧!

“天下之文章,无有出《水浒》右者;天下之格物君子,无有出施耐庵先生右者!”

“夫固以为《水浒》之文精严,读之即得读一切书之法也,汝真能善得此法,便以之通读天下之书,其易果如破竹也者。夫而后叹施耐庵《水浒传》其为文章之总持。”

“何谓之精严?字有字法,句有句法,章有章法,部有部法是也。作《水浒》者,真是识力过人。”

“《水浒》并无之乎者也等字,一样人,便还他一样说话,真是绝奇本事。”

“我读《水浒》至此,不禁浩然而叹也!曰:嗟夫!作《水浒》者,虽欲不谓之才子,胡可得乎?”

“神妙之笔,非世所知,自《水浒》外,都更无有文章!''

“如此笔墨,真乃有妙必臻,无奇不出矣!”

这口吻,这神气,与李卓吾何其相似乃尔!不,金圣叹比李卓吾可渭更上一层楼,更其痴迷。

他从写作角度剖析《水浒》,拈出诸如“倒插法”、“夹叙法”、“草蛇灰线法”、“大落墨法”、“绵针泥刺法”、“背面敷粉法”、“弄犯法”、“獭尾法”、“正犯法”、“略犯法”、“横云断山法”、“鸾胶续弦法”等,虽或也显得繁琐甚至玄虚,但确也时有颇窥得作文神理之处,有启人思索之处。

自金圣叹之后,即使有《水浒》迷,也只能称小巫也。其他点评家前已略述。清代有程穆衡为《水浒》作注,也算于点评之外开了一新路。其注也多为人乐道。

晚清以降,也有别出心裁作各种点将录者,以一百零八将来配各时代的诗坛或其他什么坛上的杰出人物,蔚然成风,游戏中也透出一份对《水浒》的迷恋。

旧时猜谜也是文人雅士热衷的一种文字游戏,雅称射虎,其中有专射《水浒传》人物名的叫“泊人”,专射一零八人外号的叫“泊诨”。瞧,猜谜竟也专门为《水浒传》独辟一园地,当然出入这个园地的也非《水浒》迷莫属。于是迷谜交融,扑朔迷离,别有境界。

民国及新中国建立以来,诸多研究《水浒》的学者孜孜矻矻,或考证辨析,或抉微探幽,乐在其中,当然也是《水浒》迷。笔者虽孤陋寡闻,但知鲁迅、胡适、郑振铎那样的大师都有点迷《水浒》,而余嘉铴、王利器、孙楷第、陆澹安、张恨水、萨孟武、孟超、聂绀弩、马幼垣等先贤皆有关乎《水浒》的专著,这张名单可以开得很长很长,相信他们都不会否认自己有点迷《水浒》。

另外,古人中如画《水浒叶子》的陈老莲,今人也在画《水浒》的戴敦邦和黄永玉,又哪个不迷《水浒》?

还有说《水浒》、唱《水浒》、演《水浒》的诸多艺人,不迷能使其艺感动人吗?活武松盖叫天,何以使武松活起来?迷之功也!

至于笔者,写了《趣说水浒人物》,又作此《出入水浒》,实则卑之无甚高论,迷而已。足下之读此书,无他,也只因迷《水浒》故也。

实际上,迷《水浒》者不只是华人,打开窗户,眺望域外,我们可发现碧眼隆准的洋《水浒》迷也大有人在。

weinxin
微信公众号
更多精彩请关注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