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为何撕扇子?

  • A+
所属分类:红楼解读

曹雪芹写人写事喜欢两两相对,他在怡红院的外面安排了林黛玉薛宝钗,在怡红院内部则安排了袭人和晴雯。袭人是薛宝钗的影子,晴雯是林黛玉的影子。我们看晴雯风流灵巧,出语尖刻,眼里不容沙子,得理不饶人,确实比之林黛玉有过之而无不及。在第三十一回,特意为晴雯安排了半回书的篇幅,专门为她立传。

这一天是端午,贾宝玉不高兴。不高兴的原因很多,就在昨天,他刚刚哄好了林妹妹,又在宝姐姐那里碰了一鼻子灰,实在没意思了去调戏金钏儿,又让王夫人打了金钏儿一嘴巴,撵了出去。他由母亲那里跑出来,遇见龄官画蔷,看得痴了,却又遇上下雨,全身淋得精湿不说,丫头还不给开门,及至门开了想踢丫头一脚出一出气,踢的又是袭人,而且踢得很重,晚上吐了血。这一天的中午王夫人请客过端午,大家都很没有意思,贾宝玉就更加气闷。就在这种心情之下,晴雯伺候换衣服的时候把一把扇子跌折了,贾宝玉说了几句,晴雯便不受用,和贾宝玉一五一十地顶起嘴来,气得贾宝玉要去回王夫人,把晴雯撵出去。亏得几个大丫头一齐跪下求情,才放了她一马。就是在这一天的晚上,发生了“撕扇子作千金一笑”这件事。关于这件事,己卯本在回前有批语曰:“撕扇子是以不知情之物供姣嗔不知情时之人一笑,所谓情不情。”应该说他说得很对,这一节书确实又把贾宝玉那种“情不情”的天性重重写了一笔。而且从全书来看,凡写次要人物,都是为写主要人物服务,都要让他们与主要人物发生某种关系,这个意识曹雪芹非常明确。但是若从晴雯这个次要人物本身来看,则这一章可以视为专门为她立传的一章,因为在以前的三十回书中,晴雯都是偶尔出现,从没有专门写过她的事迹,而在这一回曹雪芹就要来做这个工作了。

在宝玉身边的丫头中,晴雯是心地最单纯的,甚至可以说混沌未开,她又对众多丫头与宝玉的那一种暖昧关系很看不惯,时不时地就要加以揭发。在第二十回贾宝玉正为麝月梳头,晴雯输了钱回来取钱,见到他们两个,冷笑道:“哦,交杯盏还没吃呢,到上头了。”等她出去,贾宝玉说满屋里就只是她磨牙。晴雯又进来说道:“我怎么磨牙了,咱们到得说说。”麝月说:“你去你的吧。”睛雯说:“你们那瞒神弄鬼的,我都知道,等我捞回本儿来再说话。”明确揭出麝月与贾宝玉有那暧昧之事。在这个第三十一回她对袭人说:“我到不知道你们是谁!别叫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那里就称起我们来了!明公正道,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就称上我们了?”这话说得可是够损,把袭人与贾宝玉的暧昧关系揭了个体无完肤。还是在这一回,撕扇子之前,当贾宝玉要和她一起洗澡时,她又说:“罢罢,我不敢惹爷。记得碧浪打发你洗澡,足闹了两三个时辰,也不知道做什么呢,我们也不好进去的。后来洗完了,进去瞧瞧,地下的水淹着床腿,连席子上都汪着水,也不知是怎么洗了,叫人笑了几天。”这就是说碧浪与贾宝玉也有那种暖昧之事。在贾宝玉身边的几个大丫头中,大约除了晴雯,都与贾宝玉有过那种警幻所训之事。就是在眼前,贾宝玉中午还在嚷着要把她撵出去,晚上又要和她一起洗澡。若是别的丫头,这正是用肉体博取小主子欢心的好机会,可是她也加以拒绝,可见这是一个心地极其单纯的姑娘。

若光是心地单纯倒也罢了,她还是一种火暴脾气,眼里不容沙子,心里有什么嘴里就说什么。她对于小红就很不客气,可是小红是管家林之孝的女儿,又得到凤姐赏识,调到身边工作,这对于晴雯绝没有什么好处。在这一回,她又把袭人伤得好惨,实际上为以后她的惨死种下了恶因。

但是她虽然单纯,虽然脾气火暴,却并非混打混摔的蛮鲁之辈,她有心机灵巧的一面,这一回的撕扇子,实际上写的就是她这“风流灵巧”:她与贾宝玉顶嘴,气得贾宝玉要把她撵走,幸亏众丫头替她求情,才留了下来。这一来是很丢面子的事情,要找回这个面子;二来也要把贾宝玉对她的恶劣印象扭转过来。她深知贾宝玉的脾性,他喜欢她,脾气发过去也就忘了,因此特意把贾宝玉的乘凉枕榻预备好,自己躺在上面,专等贾宝玉来和她下气儿。果然贾宝玉竟然没有记仇,特意地向她下气儿表示亲热,她便撕了扇子。不但把贾宝玉的扇子撕了,连麝月的扇子也撕了。她可说挣足了面子,在怡红院的地位一点儿也没有动摇,但是她又不是用肉体去换取这一切,她的可爱,就在此等地方。

weinxin
微信公众号
更多精彩请关注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