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士隐是个傻白甜吗?

    《红楼梦》第一回包含无数谜中之谜,隐藏了无数的真实,而用真事隐情(甄士隐)、假语村言(贾雨村)的方式写出来。一般人读《红楼梦》,觉得甄士隐是个好人,就是命运不太好,真的是这样吗?

    书中第一回提到甄士隐,开头就是褒奖的话。因这甄士隐禀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每日只以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倒是神仙一流人品。但是“禀性恬淡”不等于人傻。在甄士隐与贾雨村交往的过程中,甄士隐颇用了些计谋。

    (贾雨村)自前岁来此,又淹蹇住了,暂寄庙中安身,每日卖字作文为生,故士隐常与他交接。相识之初,贾雨村是个穷书生,而甄士隐颇有些家产。但是甄士隐看好贾雨村的才能和未来,在交往的过程中,隐隐有附低做小之意。

    二人交往,《红楼梦》写的第一件事是,葫芦庙内寄居的穷儒贾雨村看甄士隐倚门伫望,上前搭话,被甄士隐引到房中看茶。方谈得三五句话,忽家人飞报:“严老爷来拜。”士隐慌的忙起身谢罪道:“恕诳驾之罪,略坐,弟即来陪。”这之后甄士隐有一段时间没出现。

    这里雨村且翻弄书籍解闷。忽听得窗外有女子嗽声,雨村遂起身望窗外一看,原来是一个丫鬟,在那里撷花,生得仪容不俗,眉目清明,虽无十分姿色,却亦有动人之处。丫鬟娇杏很清楚此时甄士隐望子心切,想趁机从鬟丫升为小妾。但甄士隐不以纳妾为念,轻色重友。“女子嗽声”作于旁人听。

    贾雨村有缘千里来相会。娇杏立即从贾雨村“雄壮”、富贵的相貌算定他前途无量,并将错就错,“不免又回头两次。”而贾雨村则以为“此女子必是巨眼英雄,风尘中之知己也。”然后贾雨村听得小童告知前面留饭,不可久待,遂从夹道中自便门出去了。士隐待客既散,知雨村自便,也不去再邀。

    回头看前面,甄士隐可是说过“略坐,弟即来陪”的,怎么又长时间不出现,由着贾雨村自便呢?而且娇杏撷花时间太巧,书中没写,是巧合吗?一面之缘,贾雨村与娇杏互相看对眼,这巧合可真巧。

    然后《红楼梦》写贾雨村对娇杏念念不忘,对天长叹,复高吟一联曰:“玉在匵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恰值士隐走来听见,笑道:“雨村兄真抱负不浅也!”甄士隐证实了自己的想法,这个贾雨村不甘于人后。

    而后二人愈添豪兴,酒到杯干。雨村此时已有七八分酒意,狂兴不禁,乃对月寓怀,口占一绝云:“时逢三五便团圆,满把晴光护玉栏。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这首诗可是中国读书人默许的诗作,恐怕读过没读过《红楼梦》的人都会觉得这首诗很熟悉。这首诗关键在于“人间万姓仰头看”,表达的是“一朝中榜,万姓仰头”的人生观。

    贾雨村吟毕此诗,马上得到甄士隐的吹捧。“妙哉!吾每谓兄必非久居人下者,今所吟之句,飞腾之兆已见,不日可接履于云霓之上矣。可贺,可贺!”然后贾雨村表达自己囊中羞涩,无法上京赶考。甄士隐当下即命小童进去,速封五十两白银,并两套冬衣。又云:“十九日乃黄道之期,兄可即买舟西上,待雄飞高举,明冬再晤,岂非大快之事也!”雨村收了银衣,不过略谢一语,并不介意,仍是吃酒谈笑。

    这里其实《红楼梦》书中已经点出真相,“吾每谓兄必非久居人下者”绝不是甄士隐随口说的,而是真实的想法。而贾雨村收了甄士隐的银钱和衣物,“并不介意,仍是吃酒谈笑。”真的不在意吗?只是借势掩盖吧。

    然后二人分别,睡了一觉后,甄士隐想起应该给贾雨村找个住宿的地方,叫家人去找贾雨村。家人回话,“贾爷今日五鼓已进京去了,也曾留下话与和尚转达老爷说,读书人不在黄道黑道,总以事理为要,不及面辞了。”

    不辞而别,显示贾雨村急于要钱,且天理仁义已被他落俗为攫取功名利禄的手段。

    原本可以一拍即合的借贷被两位儒士分别繁化成了励志和融资大事。真的是励志和融资吗?如果是普通的励志与融资,贾雨村急着走干什么?而甄士隐隐隐的献了美女,再奉上衣物与银钱,你能说甄士隐真的是个傻白甜,只是支持寒儒学子吗?

    • 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四大名著QQ群: 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评论:2   其中:访客  1   博主  1
      • 公明哥哥 公明哥哥

        红楼文章怎么投到水浒分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