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不懂王熙凤,读懂已是泪千行

    作者 | 洞见·陈星空

    成年人的世界里,每个人的身后,都有不为人知的苦楚。

    《红楼梦》脂评本中有这样一句批语:

    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

    正如有人说,《红楼梦》不是写出来的,而是“哭”出来的。

    年少时读《红楼》,总是心疼爱哭的林黛玉

    后来,经历人生跌宕才发现,有些“脂粉英雄”的眼泪更具深味。

    仔细琢磨王熙凤几次流下的眼泪,背后藏着的,全是成年人的无奈和辛酸。

    01

    • 成年人的崩溃,往往只在一瞬间。

    贾母八十大寿期间,王熙凤遇到一件糟心事。

    荣国府的两个婆子仗着年龄大、资历老,对隔府的主子尤氏十分不敬。

    为了嫂子尤氏的面子着想,凤姐下令捆了她们给尤氏处置:

    “既这么着,记上两个人的名字,等过了这几日,捆了送到那府里凭大嫂子开发,或是打几下子,或是他开恩饶了他们,随他去就是了,什么大事。”

    这一管教下人的惩罚措施,被婆婆邢夫人听见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婆婆邢夫人当着众人的面,陪笑向凤姐求情:

    “我听见昨儿晚上二奶奶生气,打发周管家的娘子捆了两个老婆子,可也不知犯了什么罪。

    论理我不该讨情,我想老太太好日子,发狠的还舍钱舍米,周贫济老,咱们家先倒折磨起人家来了。不看我的脸,权且看老太太,竟放了他们罢。”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凤姐听了这番话又羞又气,一时抓寻不着头脑,憋得脸紫涨。

    她回头还笑着跟大家解释,并不是得罪自己,而是帮嫂子尤氏出气。

    可凤姐这边还在尽力辩解,另一边,尤氏却笑称并不知情,直怪凤姐多事。

    解释到最后,王夫人站在了邢夫人一边:

    “你太太说的是,就是珍哥儿媳妇也不是外人,也不用这些虚礼。老太太的千秋要紧,放了他们为是。”

    一下子,王熙凤百口莫辩,她被迫接下所有泼来的脏水。

    不给婆婆面子的是她,狠心捆了下人的是她,搅了贾母寿宴的还是她。

    凤姐越想越气,又气又愧,不觉的灰心转悲,她再也忍不住了,便滚下泪来。

    原来,成年人的崩溃,往往只在一瞬间。

    纵观整部《红楼梦》,这是王熙凤第一次没有忍住眼泪。

    可即使没忍住,她想到第一件事,却是赶紧回到房间,不让人察觉。

    偏偏这时,贾母让琥珀来叫她问话。

    琥珀见了狼狈的凤姐,很是诧异:“好好的,这是什么原故?那里立等你呢。”

    凤姐听了,忙擦干了泪,洗了脸,另施了脂粉,才同琥珀过去。

    等到鸳鸯盯着她微红的眼眶,她又半开玩笑地说:

    谁敢给我气受,便受了气,老太太好日子,我也不敢哭的。

    看到这里,真的觉得很心酸。

    即使泼辣如凤姐,在崩溃真正来临的那一刻,也将哭声自动调成了静音模式。

    是啊,成年人的世界里,每个人的身后,都有不为人知的苦楚。

    那些没忍住的眼泪,全都变成了生活的暴雨。

    成年人的世界,从来没有“容易”二字。

    若不是生活逼得太狠,谁会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最窘迫的一面?

    正如王熙凤,若能轻松拥有一切,谁又甘愿做个拼命的辣子?

    今年有句流行语特别扎心:“世人慌慌张张,不过是图碎银几两,偏偏这碎银几两,能解世间万种慌张,保老人万年安康,儿女入得学堂,柴米油盐五谷粮。”为了给老婆孩子呵护,让父母安心,每个成年人都踩着刀尖儿生活。

    02

    • 没有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

    浩瀚书海中,《红楼梦》是常读常新的经典。

    因为,每到一个成长阶段,透过不同的人,你能看到自己的人生。

    想起朋友跟我说起的一句话:

    “自从出嫁后,被生活琐事熬成了一个油腻的中年女人,我才懂得凤姐的强大与不易。”

    到后面,王熙凤病倒了。

    从前那个在奶奶嬷嬷间周旋得游刃有余,在心底细细盘算将贾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的凤姐,也变得懒懒怏怏的。

    但是,凤姐不准平儿跟别人提起她的病。

    她强忍血崩带来的生理上的痛,心理承担着被丈夫冷落的苦,最后连“哭向金陵”都羞怕人看见。

    突然怀念起,从前那个忍得住眼泪,又泼得出眼泪的凤姐。

    早在之前,王熙凤过生日那天,曾发现丈夫贾琏与鲍二家的媳妇厮混,借醉酒撒泼。

    这一次,她得知丈夫贾琏偷偷娶了貌美的尤二姐,于是大闹宁国府。

    “凤姐滚到尤氏怀里,嚎天动地,大放悲声”,她说了又哭,哭了又骂,“把个尤氏揉搓成一个面团,衣服上全是眼泪鼻涕”。

    那时的凤姐,是贾府出了名的“泼皮破落户”和“凤辣子”。

    人们都说,她借哭劲撒泼机关算尽,整死尤二姐手段毒辣。

    但其实,凤姐的眼泪里,全是一个伤透了心的女人对失败婚姻的怨与恨。

    之前,王熙凤从不把那些莺莺燕燕放在眼里,因为她知道,别人抢不走她的幸福。

    可现在,丈夫不仅要把原本不多的情意分给他人,还欺骗了她。

    终于,凤姐也扛不住了。

    借着饱含酸辣之味的伤心泪,凤姐上演了这么一出闹剧。

    所以,那些忍不住的泪,不如就好好地“泼”出去吧。

    前几天,看到人民日报发布的一个视频。

    一位爸爸因为工作太忙,经常不能及时回复老师的消息。

    在家长会上,经老师善意提醒后,他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

    “我天天加班到凌晨,不能时时刻刻盯着信息,你们老是打电话给我,我不是不想接,而是开会没时间接啊。”

    看到这位爸爸蹲在地上的样子,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

    在单位开会的时候,面对繁重的工作,他扛住了。

    和客户应酬,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他也抗住了。

    可是,家长会上老师的一句提醒,让他想起无数次因为繁忙而忽略了对孩子的关心,终于,他没能扛住,崩溃大哭。

    这一年,我们看到太多让人辛酸的崩溃瞬间。

    当生活逼到我们走投无路的时候,当心中的苦水已经满到止不住的时候,不如来一次“技术性”的释放。

    好好地哭一场,你会发现,虽然身上的担子从未变轻,但肩膀却重新充满力量。

    03

    • 哭过之后,生活还得继续。

    印象中,王熙凤的狠厉泼辣总给人一种敬而远之的感觉。

    可不曾想,面对闺蜜秦可卿的死,王熙凤的泪点低了许多。看着病恹恹的可卿,凤姐眼圈儿红了;听到可卿死去的噩耗,凤姐吓出一身冷汗;看到灵柩,王熙凤的眼泪好像断了线的珠子滚将下来。她放声大哭,为贴心知己的病逝悲伤。

    但,最让人惊讶的是,当众人扶起哭得昏天黑地的王熙凤,她立马抹干眼泪,整理好仪容,继续投身于贾府的工作中。

    王熙凤的眼泪来得太快,收得也极快。

    让人摸不透,她到底是真情,还是逢场作戏。

    如今经历过真实的起落,才知道人生留给我们整理情绪的时间,实在不多。

    这几天看电视剧《平凡的荣耀》,其中一个场景让人不禁泪目。

    实习生兰芊翊被人“穿小鞋”,明明不是她把补充协议交给另一个部门的经理,可部门的同事都一口咬定,她就是“叛徒”。

    同事故意刁难她,明知道马总正在气头上,却还让她拿着文件,找马总签字。

    马总的话句句诛心:“不要以为靠着男人,就可以吃得开。”

    办公室里,兰芊翊咽下百般苦楚,可来到楼梯间,她还是红了眼眶。

    她撕开薯片,想用咀嚼将压力和委屈粉碎。

    就在这时,余经理到楼梯间打电话。

    短短的时间内,兰芊翊赶紧擦干眼泪,转头面对余经理,又是满脸笑意。

    成年人的世界里,尽管允许按下崩溃的暂停键,但大哭过后,生活还得继续前行。

    想起尼采说过的一句话:

    “所有那些精神自由,保持独立思考的人,也正是擅长于控制自己的情绪的人。”

    所谓控制情绪,并不是完全戒掉情绪,而是悲伤涌来的时候,既能共情置身于其中,又有能力抽身出来,最好还有力气看看前方的路。

    因为,还有另一道坎等着我们去迈,接下来的难关也要我们渡过。

    正如王熙凤,尽管再心痛,丧事中的人数东西需要按名查点,刚刚接过来的宁国府的“烂摊子”还要收拾。

    就像你我在工作中受了再大的委屈,方案还得去完成,项目还是得去跟进。

    在生活的重锤下,泪可以流,头可以低,脊梁可以弯。

    但那从不停下的步履,叫做“不妥协”。

    04

    年少不懂王熙凤,如今再看满眼泪。

    小时候读《红楼梦》,只觉王熙凤落得尽是假泪。

    长大后再看,才发现,精明能干的凤姐也终有被生活真正虐哭的一面。

    但无论如何,我们每个人,都该像凤姐一样,扛着重任和希望,再往前多走一步,再走一步。

    正如鲁迅说过的一句话:

    “上人生的旅途罢。前途很远,也很暗。然而不要怕。不怕的人的面前才有路。”

    人生实苦,但请你足够相信:

    越是难熬的时候,越要靠自己。

    当你一步步走过荆棘丛生的路,一口口咽下痛彻心扉的苦,抽筋扒皮过后,才能脱胎换骨。

    日子匆匆穿过我们而行,终究会奔赴如期而至的明天。

    愿你有咬牙止住眼泪的能力,也有痛快泼出眼泪的本事。

    人生已过,回望那些生活里的那些大风大浪,都将变成往后余生的波澜不惊。

    • 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四大名著QQ群: 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