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里的精神病们之四~聪明人都不会装权威

    权威的智商总是高于平均值,助益性权威如此,抑制性权威同样如此,不过,两种权威的智商用在了不同方面。
    助益性权威当然也追求完美全能,但不会竭力伪装完美全能,更不会用暴力手段维护权威假象。换句话说,他们的聪明之处表现在,总在竭力追求完美全能,但不装。目的是既不给悟空这种有能力者怀疑、挑战自己的机会,也不会给八戒这种无能力者戏弄、嘲讽自己的机会。
    很简单的道理,除非彻底隔绝与他人的任何联系,完全神秘化自己,神龙见首不见尾。否则,一旦让人看到自己也有人间烟火,肯定有人问你:你也拉屎啊?你也感冒啊?
    西游记》里,能让悟空真心佩服的大V级权威,如来、观音、须菩提、太白金星、二郎神等等,都不会故意伪装权威。
    如来很世故,从不刻意掩饰这一点,不装超脱。悟空求助他时,他看出了金兜山青牛怪的来历,但他明确告诉悟空,我不能告诉你,怕你传扬出去那妖怪反倒怪我多事,没准儿闹到灵山给我添堵。
    如来也担心得罪青牛怪的主人太上老君。
    当着悟空面儿,如来也并不掩饰自己也有无能之时。悟空来灵山求助,跟如来说起狮驼国三个妖王的情况,悟空冷不防说“听说你跟妖怪是亲戚”。如来乍听,矢口否认,还骂悟空“刁猢狲”。然后接着说大妖王二妖王的两个主人分别是文殊、普贤菩萨,让他们去收服。
    说着这些话时,如来应该同时考虑要不要实话实说,最后还是选择了直说,出家人不打诳语嘛,佛祖是和尚头儿,更不能带头犯戒,于是如实说出了大鹏怪的来历。悟空说这么说你就是妖怪的外甥喽。如来也没否认。
    如来跟悟空来到狮驼国,降服大鹏雕的时候,一开始并不知道降服的好办法。妖怪腾开大翅,扶摇直上,挥动利爪要捉悟空,因为悟空藏在如来佛光之中,妖怪不敢靠近。如来就此受了启发,想出了降服之法。他闪动金光,迎风一晃,鸟巢一样的头顶就变作一块鲜红的血肉。
    大鹏雕贪肉,果然上当,挥动利爪直扑上去,如来用手向上一指,神力从指尖直贯出去,唰地点在妖怪翅膀上,大鹏雕当即就抽筋不能振动飞起。现了本相,一个大鹏金翅雕,他对如来叫道:“如来,你为什么要使大法力困住我?”如来道:“你在人间伤生造孽,不降不行。以后跟着我参禅修行,保你日日有进益,解脱罪愆。”
    大鹏怪应该研究过苏格拉底著作,他反驳如来相当犀利,用的竟然是“反诘法”:“跟着你天天持斋把素,苦极了穷极了。我在这里吃人肉,受用无穷!你如果饿坏了我,可就是你有罪愆啦。”如来果然被驳得再没大道理可讲,只能功利诱惑了,说道:“我管四大部洲,无数众生瞻仰,凡做好事,我教他先祭汝口。”大鹏怪想跑难脱身,再加上这么实际的大好处,强似在人间做妖怪冒风险,终于答应皈依。
    如来降服舅舅之时,跟舅舅的所有对话,悟空全都听在耳中,在场的诸位菩萨等等也都听在耳中。如来不想跟大家装全能,佛门最高权威如此,良好示范,门下的菩萨罗汉金刚比丘尼优婆塞等等都不会刻意伪装完美全能。
    观音是另一个典型代表,她第一次见到悟空就没装权威,一句“姓孙的,你认得我么”让悟空看见了一个活生生的人。以后只要悟空犯刁,她干脆跟悟空对骂,脏话储备量比悟空还大,骂起来有趣有料有品,悟空自认不如。
    即便在唐僧这种迷信权威者面前,合理权威也不会装完美全能,因为迷信者比质疑者更恐怖。迷信权威者把自己交付给权威,一旦愿望未能达成,不会怪自己,反而责怪权威无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从完全迷信,到彻底否定。
    唐僧迷信所有权威,如来,观音,玉帝,然而唐僧最迷信的权威是孙悟空。他与悟空的第一次冲突,就因为悟空并非他想象的那般无所不能,竟然拿鹰愁涧里的小白龙没了办法。此后,但凡他抱怨和斥骂悟空,虽然各有具体原因,但终究都是因为他认为悟空应该无所不能。
    现在还有这样的迷信者,有人看过很多育儿图书,学习“正面管教”,生吞活剥,机械套用,结果孩子还是任性不听话,“还得靠吼”。反过来就会说:这什么破书,骗人玩意。
    抑制性权威不然,把聪明用在了竭力维护自己的权威地位和形象上,不惜虚假宣传,欺骗别人。更会诉诸暴力,强迫他人服从。
    玉帝是装权威的代表,为维护自己地位和身份,一靠谎言,二靠暴力。受他影响和示范,天界中不装权威的人就特别少。
    因此可以得出一个定律,只要哪个权威号称是完美全能,或者主要精力是竭力维护权威地位和身份,一定就是假权威。
    最聪明的还是吴老爷子,人间、天界、地下、佛家,他没有给出一个完美的人、神、鬼、佛、仙,也没有给出一个全能的人、神、鬼、佛、仙。他们各自都有人(神鬼佛仙)性共同的弱点,甚至是恶性,也有社会交往中必须具备的世故和狡黠。关键是,他们并不刻意掩饰自己的缺点和不足。
    权威必然存在,始终存在,我们也需要合理权威,因为合理权威协助我们成长和发展。
    但不能迷信权威,尤其不能失去自我,被假权威欺骗。
    必须得跟悟空学习理性的权威意识,因为人人天生就有服从权威的本性。既然是本性,就不能简单说对错,只能有意识地控制和防范。否则,处处顺从,没有自我,不但浪费潜能,也没有自己的人生。
    从压根儿不懂得权威是个什么东东,到不服权威挑战权威,到区别对待不同权威,悟空与权威交往获得的最宝贵经验,就是形成了一个成熟的权威意识。成熟的权威意识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第一,不被外表假象迷惑。第二,从不相信权威完美全能。
    相比之下,唐僧受到的制约太多,他的自我特别矮小。西天取经路上,见到佛寺就认定是宝地,见到和尚就认定是同类,见到佛像就要敬拜,因此惹出好多妖怪,多次险些丢了性命。然而,下次还是继续迷信。
    唐僧的童年经历造成了严重的安全感缺失,在精神和人格上丧失了起码的自信,倾向于依赖他人,满足基本的安全需求,尤其容易把自己交付给权威,甘愿被他人引领和主导。
    唐僧明明是自己解救了自己,一路上却拜谢这个感恩那个。他始终就没明白,自己才是自己的救世主。
    假权威之所以能成为权威,也得怪我们迷信,给他抬了轿子。这就是关系的产物,没有迷信者,就没有假权威。
    今日可比悟空时代强太多了,信息传播顺畅快捷,很多假权威无处容身,但是,正如弗罗姆所说,很多匿名的,隐性的权威仍然存在,这种权威装扮成常识、科学、心理健康、道德与舆论。它的力量往往更大,因为这种权威看着不言自明,似乎是常识,不知不觉中不假思索就接受和顺从了。
    • 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四大名著QQ群: 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