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西游故事”续衍的文化重释(上)

    作者简介

    张怡微,文学博士,现为复旦中文系讲师、戏剧(创意写作MFA)专业硕士导师。出版有《情关西游》、《明末清初西游记续书研究》等。

    《续西游记》略论

    1

    偏见的产生:从“未见”到“蛇足”

    《续西游记》是一部并不流行、且文学评价普遍不高的《西游记》续书作品。主要内容是写唐僧四众取经东归途中一段经历。
     

    唐僧徒众历八十一难到达灵山雷音寺,佛祖如来担心四人难以保护真经回去。询以本何心而取真经。唐、孙、猪、沙分别答以志诚、机变、老实、恭敬四心,孙悟空还随口答以机变心对付八十八种邪心。
    如来恐孙悟空机心生变,难保真经,派比丘僧、灵虚子两人暗中保护,携带八十八颗菩提珠和木鱼梆子,辅助取经师徒净心驱魅,护经返程。后四众在路遭遇诸多妖魔。最终,孙悟空等顿悟机心乃起魔之根,于是灭机心,笃真经,于路无阻,顺利归于大唐。
    然而无论是从传播度、影响力,及其在学界的关注程度,都不如其它两部《西游记》续书《西游补》、《后西游记》。
    长久以来,《续西游记》仅仅被视作《西游记》的影响效应而被讨论到。但若仔细爬梳《续西游记》的出版与传播历史,会发现以上“共识”并非没有值得再商榷之处。
    首先,《续西游记》虽然经常被一般小说史所提及,但真正看过它的人并不多。
    蔡铁鹰编《西游记资料汇编》时曾提到一些普遍的研究共识,“前人对《续西游记》多有言及,但大多云‘未见’,自郑振铎始才陆续发现一种同治渔古山房刻本。《续西游记》叙唐僧师徒取经到灵山,返回途中又经八十一难。有研究者认为,本书中提到的唐僧等去程八十一难,与现行的西游记取经故事并不相同,可能另有所本。《续西游记》问世的时间,根据刘廷玑《在园杂记》提及的情况看,当在清前期。关于作者有三种意见,一是认为作者是清初人季跪;一是认为明初人兰茂;再一即是据下引《序》文,认为与《西游记》作者为同一人”[1]
    在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书目》卷五“明清小说部乙”“灵怪第二”中有条目“续西游记一百回”:“存。清同治戊辰渔古山房刊本。封面题‘《绣像批评续西游真诠》’半叶十行,行二十四字。首真复居士序。有图。明人撰,《西游补》所附杂记云:‘《续西游》摹拟逼真,失于拘滞,添出比丘灵虚,尤为蛇足。’”[2]
    关于《续西游记》,比较重要的专门考据文章有郑振铎的〈记一九三三年间的古籍发现〉[3],他也是最早提到《续西游记》版本的学者、及张颖、陈速的文章《古本〈西游〉的一部罕见续书》[4]
    陈国斌在《明代书房与小说研究》一书中,以“万历二十年《西游记》刊刻以后,到崇祯十四年(1641)董说《西游补》的刊刻”作为时间标的,统计共有25部神魔小说出现于书坊(包括明末佚名《续西游记》一百回)[5]。说明《续西游记》的刊刻发行管道与《西游补》有重叠。可既然看过《续西游记》的人并不多,那围绕着它的不高的文学评价是怎么产生的呢?
    刘廷玑在《在园杂志》中曾言及“如《西游记》乃有《后西游记》、《续西游记》,《后西游》虽不能媲美于前,然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若《续西游》则诚狗尾矣。”[6]
    到了后世,王旭川认为“《续西游记》成就相对最差。” [7]考证过《续西游记》作者的刘荫柏认为它“简单粗糙、不合时尚……情结不生动、叙述粗糙、缺乏文采”,与《西游记》相比,“无异于‘蚍蜉’去撼参天‘大树’”[8]等,这都是《续西游记》具有代表性的评价。
    这些评价其实都值得商榷。如鲁迅借《西游补》附在清朝初期《说库》版中的杂记说“《续西游》摹拟逼真,失于拘滞,添出比丘灵虚,尤为蛇足”来评判,但鲁迅当时并没有看到过《续西游记》。
    刘荫柏将《续西游记》与《西游记》进行内容比较,却疏忽了对于《续西游记》而言,‘底本’是哪一部《西游记》都还未曾严肃地厘清。如果“底本”都不一样,那么依照不同底本所做的续书,又应该以什么标准比较它们的文学价值?
    第二,根据郑振铎早年提供的搜索信息,张颖、陈速逐渐考证出《续西游记》目前共有三部半存世,都是同治渔古山房刻本,但指出同治本《续西游记》远非原本(第783页),又根据袁文典《明滇南诗略》记载认为,“续西游记”至少应有嘉庆本行世(第783页)[9]
    另根据三种作者说法的辨析,他们认为《续西游记》应该有明代以前的传本(第788页)。他们还得出了一个比较重要的结论,“《续西游记》可能是一部明或明以前的早期古典章回说部著作。如确认《续西游记》写定于明季或明季以前,意味着:……《续西游记》的许多故事内容,恰恰证明现存《续西游记》不是今本百回《西游记》的续书。”
    重要依据是,《续西游记》中反复说到了“八十一难”,说明取经人上灵山拜佛前,来路已经经历了八十一难(第789页),而世本中取经人遭逢的第八十一难是在回程中才发生的,除此以外,在其它情节中亦有端倪。
    在详细爬梳了《续西游记》情节与现存《西游记》古本残篇中的差异之后,张颖、陈速认为:“元明或元明之前,在现存片段的古本《西游记平话》以外,必定另有一部今尚未见古本《西游记》章回说部存在。现存之一百回本《续西游记》,正是那部比《西游记评话》更罕见之古本《西游》或《西游》前记的一种续书。”(第796-797页)
    程毅中和程有庆从《永乐大典》和《朴通事谚解》所引述,推论“在《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到世德堂百回本《西游记》之间,存有多种的西游故事古本小说……而从《永乐大典》和《朴通事谚解》所引西游故事版本到百回本之间,必然经过多次的删改增订,出现不同版本。” [10]
    而在1986年版沈阳春风文艺出版社排印版的《续西游记》序言中,还提到了张颖、陈速所藏的同治七年版详情,“原书装订十册,扉页右上端署‘同治戊辰镌’,左下方署‘渔古山房’,中题《绣像批评续金瓶梅真诠》,作双行刻,首为‘《续西游序》’五页,序署‘真复居士’题。次为‘《新编续西游记》目录’十一页,书口作‘《续西游记》目录’。再次附图三十九页、七十八幅。正文书题《新编续西游记》,书口作《续西游记》。半页十行,行二十四字。”
    这篇考证长文获得了美国汉学家白保罗(F. P. Brandauer)的高度关注,白保罗不仅是《西游补》研究专家,也写作了一篇关于《续西游记》的重要评论《‘狗尾’的意义:<续西游记>的评论》[11]
    针对张、陈两人的考据内容,在第九个注释中,白保罗提出“关于这个判断有一些问题需要提出,张颖和陈速相信郑振铎的复本是同治(1862-1875)版本,但郑振铎自己声称这个版本是嘉庆道光年间的。张颖和陈速似乎没有意识到中国有1805版本的存在。这个版本由下文提到的1986年江苏文艺版的校点者路工发现。看起来郑振铎的版本和路工发现版本是一致的,而不是现存于北京图书馆的那个版本。”
    此外,白保罗同样否定了《续西游记》和《西游记》是同一作者这一说法:
    这部作品的的作者和撰写流行的吴承恩版本的作者为同一人是不太可能的。两部作品叙述风格的不同,使得很难将之当作严肃的可能性来考虑。此外,正如张颖和陈速指出的,两部作品之间有数不清的内容不符合之处。最严重的问题是我将在下文中所指出的一点:续书作者直接表明了对于母本许多问题的立场的反对。……
    这部小说中提倡的是不同于我们能在其它三部西游小说里找到的禅宗思想。禅宗强调的是顿悟,也没有将真经传统当作有价值的东西。启迪经验在其它三部西游小说中都是突然的,与真经只有很少的、或几乎没有什么关联。在这部续书中则相反,孙悟空的教化启迪是循序渐进,并且真经在这整个过程中具有中心地位。……
    因此,我们在《续西游记》中发现了作者对早前传统显明的反对立场。
    事实上,《续西游记》仍然有不少“禅宗”思想的印记,对于“经”的理解,也勾连着文字的辩证,是十分复杂的议题。但白保罗看到了续书文本与原著中的巨大差异、甚至是对立的立场,据此判断二者并非出自同一作者的论点是可信的。
    同在1986年,江苏文艺出版社也出版了一本通行本《续西游记》,由路工、田牧校点。在前言部分提及“今所见最早刊本,是清嘉庆十年金鉴堂所刻。
    扉页上题‘贞复居士评点’。正文前有插图五十幅,有贞复居士序文。贞复居士是别号,不知真名。每回后有他所写的总批。”
    值得注意的是,江苏文艺版提到的是“贞”复居士,而不是“真”复,而所有“真复居士”依据的都是同治本作为底本。
    除此以外,沈阳版排印本删去了所有回评。而淮阴版 [12] 排印本删去了“很少的一些空洞无物的教条式玄理。目的是为了方便阅读。” [13] 故而这是一部内容上的删节本。

    值得注意的是,1986年以后,《续西游记》在中国大陆的通行本就很多了 [14] 。但针对不同排字本的介绍与解释却很稀少。

     

    关于1986年这两个排印本《续西游记》,苏兴做了订校工作《标点本〈续西游记〉读校随记》[15]他曾与1977年北图柏林寺分馆得目验原郑振铎藏《全像续西游记真诠》刻本,但未标明梓行时间。
    对照郑振铎藏本的复印本,苏兴指出“江苏本比春风本讹字少,标点也精审一些,且把没回的总批‘全部按原文排印’了。而春风本却‘回评尽删’。虽如此,春风本还是比较忠实于原刻的,不轻易订改原字、词。江苏本则太大胆了,随便删削,比春风本的少七、八万字……如仔细通校,春风本整理时的可商榷之处会更多;江苏本问题也应不少。(第14页)”并在阐述“补字”之前提及原郑振铎藏渔古山房刻本“漫患特甚(第19页)”。
    但无论是哪种版本,都不是《续西游记》原本。这也是《续西游记》在当代的刊印传播的特征之一。

    2

    《续西游记》的作者之争:一场特殊的文学讨论

    在作者考证方面,1984年刘荫柏发表《〈续西游记〉作者推考》[16],认为“《续西游记》可能是在吴承恩小说之前的作品,而它所续者乃元人之平话。……为明初人兰茂撰,并非讹传。(第101页)”
    1998年有黄强《〈续西游记〉的作者不是季跪》[17],针对这一篇文章的观点,侯美珍在论文《毛奇龄〈季跪小品制文引〉析论》中提出异议,她认为《季跪小品制文引》中的“‘西游续记’、‘续西游’应为同一书。”……但今日尚能见到的《续西游记》是否为季跪所续,“文献不足,不敢定论。其二,‘小品制文’不是指《续西游记》,也不是‘一本阐述《西游记》意蕴的八股小品文集’。”[18]
    真正令这部《西游记》续书作品获得关注,可能得益于2010年8月6日《云南日报》刊登了一篇容津萶作《兰茂与最早的〈西游记〉》 [19] ,文中认为“兰茂所续的……是对玄奘的《大唐西域记》未写之事进行文学想象而写成的新作。”但文章没有给出具体的爬梳和证明。
    文章透露了另一个讯息是,“2000年,(作者)无意间得知扬州韦森先生家里收藏有嘉庆十年(1805年)金鉴堂刻版本《续西游记》……借得珍贵善本,如获至宝,疾抄20余日……又细心与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善本仔细核对,确定无一差误……加之将刊印的《续西游记》,谨以此纪念先贤兰茂诞辰613年……”
    这一版本后来并未问世,2011年,徐章彪在《也谈〈续西游记〉的作者问题》一文中提及,“容老所在的‘兰茂学园’在‘重新整理出版’《续西游记》(其实是自费找印刷厂印制,现在因为欠费,大部分书尚被厂方扣押在厂)时已将书名改为了《南西游记》,并且在封面上标明作者及籍贯为‘明‧止庵兰茂著 古滇杨林石扬山’,出版者为‘兰茂学苑戏学部组编’,这个不伦不类的书名让我十分纳闷:到底是南游呢还是西游……” [20]
    本文认为此处“南游”恐怕指的是“滇南”之“南”。但徐章彪最终的爬梳,却指向“《续西游记》是《西游记》之后的作品”,从目前学界的研究共识来看同样有待商榷。
    这篇副刊的非学术文章很快“引起了较大社会反响……云南省文联为此专门召开了分析听证会。”
    冉隆中于2010年10月15日发表《关于〈续西游记〉的几点意见》,肯定了兰茂的作者身份,并且延续容津萶称呼“兰茂的《西游记》”的说法,认为“兰作者的东西在写作出来后400年,才有人想起刻印……它的名字很委屈地被称作《续西游记》”,其实很不可靠。因为缺乏具体的证据,并且《续西游记》的内容分明是“东归”,不应该草率地认为兰茂先于世本《西游记》写了兰茂版的《西游记》,仅仅因为刊刻晚就被世人所误会。
    李孝友在《关于〈续西游记〉》一文中指出了这一讨论结论的草率问题,阐明“云南最早的通志《(正德)云南通志》在外志卷二十一为兰茂立传时,介绍了兰茂止庵生平的二十三种著作……没有提到《续西游记》。乾隆年间,师范纂辑《滇系》介绍兰茂著述,也未有《续西游记》。清道光年间,阮元纂修《(道光)云南通志‧艺文志》在‘滇人著述之书’中,也没有讲到著有《续西游记》。以后周钟岳纂修的《(民国)新纂云南通志》在‘艺文考’中,于兰氏著述也未见有《续西游记》。晋宁藏书家方树梅编制《明清滇人著述书目》在子部小说类……都没有兰茂的《续西游记》。……文章谈到兰茂《续西游记》抄本之底本,来自扬州私人藏书嘉庆十年金鉴堂刻本,根据瞿冕良先生编著的《中国古籍版刻辞典》没有金鉴堂书坊……” [21]
    除了昆明文学研究所所长徐章彪、云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李孝友之外,这一场由《云南日报》所引发的文学讨论在《边疆文学》期刊上的“争鸣”还有一篇文章,为苏国有的《兰茂和〈续西游记〉的关系》[22],刊发于李孝友文章之前,长达九页,李孝友的文章只有一页。
    苏国有从《西游记》敷演脉络、到云南方言、再到兰茂著述思想、文化传承等方面分析并得出结论:“《续西游记》中保留的方言词告诉我们,该书的作者,当为明代及以后云南昆明地区之人。……从《续西游记》的内容来看,……与明初滇中名士兰茂(1397-1470)的思想颇有相似之处。……《续西游记》应早于吴本《西游记》。”
    仔细来看,2010年这一场堪称“意外”的文学讨论,围绕“兰茂”与《续西游记》的作者之争繁荣了《西游记》续书的讨论。一部内容为“东归”的小说却被冠以《(滇)“南”西游记》的命名历程,恰好反映了极其复杂的传播深意。
    在此之前,《续西游记》甚至极少以单篇的讨论对象为研究者所关注,对《续西游记》的讨论一般基于明清小说续书研究的视野之下,占据极少的篇幅,自郑振铎一九三三年发现该书刻本至今八十多年来,《续西游记》的研究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

    未完待续

    本文原刊于《汉语言文学研究》
    2019年第2期

    备 注

    [1] “编者按”,蔡铁鹰编:《西游记资料汇编下册》(北京:中华书局,2010年,第814页)。蔡铁鹰辑录的资料有二,一则是《明滇南诗略》卷一的“兰茂”条,提及“惟传其《续西游记》、《声律发蒙》二种……”;二则是清人毛奇龄《季跪小品制文引》中“季跪为大文,久已行世,而间亦降为小品。尝见其座中谭义锋芒,奇谐多变,私叹为庄生、淳于滑稽之雄。及进而窥其所著,则一往谲鬻,至今读《西游记续》,犹舌挢然不下也。”

    [2] 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书目》,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第193页。

    [3] “《续西游》则极为罕睹。我求之数年未获。五年前,尝在苏州某书店乱书堆里,检获一部,系嘉、道间所刊之袖珍本。⋯⋯历经大乱,此书遂失去。到北平后,又遍访诸书肆,皆不能得。终于松筠阁得之。版本亦同苏州所得者。”郑振铎:《记一九三三年间的古籍发现》,收入于氏著《中国文学研究下册》(北京:作家出版社,1957年,第1373页)。

    [4] 张颖、陈速:《古本〈西游〉的一部罕见续书》,收入于《续西游记》(沈阳:春风文艺出版社,1986年,第778-799页)。

    [5] 陈国斌:《明代书坊与小说研究》,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第253-262页。

    [6] 刘廷玑:《在园杂志》,张守谦点校,北京:中华书局,2005年,第124-125页。

    [7] 王旭川:《中国小说续书研究》,第206页。

    [8] 刘荫柏:《西游记发微》,台北:文津出版社,1995年,第233页。

    [9] 王旭川提及“《续西游记》一百回,又称《新编续西游记》,题记为《新编绣像续西游记》,现存有嘉庆十年刊金鉴堂藏本。”(王旭川:《中国小说续书研究》,上海:學林出版社,2004年,第189页)

    [10] 程毅中、程有庆:《〈西游记〉版本探索》,收入于梅新林、崔小敬主编:《20世纪〈西游记〉研究‧上卷》(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08年,第176页)。

    [11] [美]白保罗(F. P. Brandauer):“The Significance of a Dog's Tail: Comments on the Xu Xiyou ji”,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 Vol. 113, No. 3 (Jul. - Sep., 1993), pp. 418-422。引文部分为作者自译。

    [12] 白保罗可能根据该版本版权页的信息认为“淮阴新华印刷厂印制”代表出版社在淮阴,便在论文中以“淮阴版”与“沈阳版”区分1986年的这两个标点版本。本论文则使用出版社名指代。以免地名发生混淆。译文则依原样保留。

    [13] 路工:《续西游记》前言,路工、田牧校点,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1986年,第1页。

    [14] 如中国大陆河北人民出版社(石家庄,1989年)、河北美术出版社(武汉,198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本,4册1788页,上海,1990年)、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1993年)、岳麓书社(长沙,1994年)、华夏出版社(北京,1995年)、晨光出版社(昆明,1997年)、岳麓书社(长沙,2003年)、齐鲁书社(济南,2006年)、凤凰出版社(南京,2011年)、中国经济出版社(北京,2012年)、岳麓书社(长沙,2014年)均出版了《续西游记》新版,几乎每十年都至少有两到三个版本,至今并未中断。而台湾在1995年由台北建宏出版社出版过《续西游记一百回》,标注为“季跪撰;钟夫、世平标点”,后就没有《续西游记》的通行本出版,可见两岸《续西游记》的可见度是有差别的。此外,中国湖北美术出版社的连环画《续西游记》,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影响了一代《西游记》爱好者。是为对于续书的改编,可视作《续西游记》在现代出版历史上的衍异过程。

    [15]苏兴:《标点本<续西游记>读校随记》,苏铁戈整理,《古籍整理研究学刊》,1999年第5期,第14-20页。

    [16] 刘荫柏:《〈续西游记〉作者推考》,《云南社会科学》1984年第3期,第106-107页,下转第101页。

    [17] 黄强:《〈续西游记〉的作者不是季跪》,《晋阳学刊》1998年第5期。

    [18] 侯美珍:《毛奇龄<季跪小品制文引>析论——兼谈“稗官野乘,悉为制义新编”的意涵》,《台大中文学报》第21期,2004年12月,第192-195页。

    [19] 后刊发于期刊。容津萶、纪兴:《兰茂与最早的〈西游记〉》,《国学》,2012年11期,第26-27页。

    [20] 徐章彪:《也谈〈续西游记〉的作者问题》,《边疆文学‧文艺评论》2011年第1期,第28-30页。

    [21] 李孝友:《关于〈续西游记〉》,《边疆文学‧文艺评论》,2010年第10期,第25页。

    [22] 苏国有:《兰茂和〈续西游记〉的关系》,《边疆文学‧文艺评论》,2010年第10期,第16-24页。

    • 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四大名著QQ群: 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