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西游记》的宇宙观及科幻思想(下)

    康江峰:试论《西游记》的宇宙观及科幻思想(上)

    请看前文
    摘 要:西游记》将人生哲理、宗教思想、政治批判、科学幻想等思想借助神魔故事熔于一炉,同时也包含着非常复杂深刻的宇宙观,表达了那个时代作者对整个宇宙的根本认识。《西游记》的宇宙观实际上是集道教与佛教的宇宙观于一体,融汇了中国古代民间对宇宙的一些原始看法。《西游记》中提出的“天上一天即是人间一年”的惊人论断,对时间、空间及物体运动速度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天才性的猜测,与爱因斯坦相对论的科学结论惊人的相似。《西游记》还借神魔故事表达了许多幻想与猜想,其中许多幻想与猜想都有科学依据。有些甚至今天已经被科学所实现。因此,《西游记》不仅具有很高的文学艺术价值,而且还有很高的科学价值。研究《西游记》不仅要从文学的视角认识《西游记》的价值,还应该从科学的视域挖掘《西游记》的价值。
    关键词:《西游记》;《西游记》宇宙观;科幻思想;天、地、人三维世界
    基金项目:宝鸡市社会科学2018年度《西游记》研究专项课题(bjskzx—201816)。
    二、《西游记》的科幻思想

    1

    空中飞行的思想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蛇爬鹿奔、虎跃龙腾,大自然奇妙的进化机制使得动物各有其一套最有效率的运动方式。人由于自身生理构造的限制,只能在陆地上运动,无法像鸟儿那样在空中飞翔。但是,人类自古以来就非常羡慕鸟儿飞翔的轻灵欢快与自由迅捷,希望自己也能够像鸟儿那样在蔚蓝的天空拥抱着白云,自由自在地飞翔。这种希望就蕴含在各种神话、传说和故事当中。在上古时期的神话传说中,就有人类飞翔的幻想。我国民间流传的 “牛郎织女”“七仙女下凡配董永”和“嫦娥奔月”等神话故事就通过织女与嫦娥的空天飞行表达了人类飞行的愿望。

    《西游记》的作者通过神话故事对前人的空天飞行思想进行了细化、深化和丰富化,在《西游记》里探索了空天飞行的各种方法和途径。《西游记》中的神魔大都会空中飞行,或驾云气或骑坐动物,或化狂风或坐器械。一般来说,驾云气飞行的一般是那些地位较高、道行法力较深的仙、佛、神和某些道行较深的妖魔两类人物。仙、佛、神等正面人物所驾之云一般为五彩或七彩祥云,云中瑞气蒸腾,祥云缭绕。如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普贤菩萨、太上老君、太白金星、二郎神杨戬等;而妖魔所驾之云多为乌云,云里妖气弥漫,黑云翻滚,间或伴有狂风。驾云的姿势与力度又有区别,年长的仙、佛、神往往驾云沉稳、不疾不徐、显得端庄肃穆、沉稳大气。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太白金星即属此类。而年轻的仙、佛、神驾云往往动静大,气势猛,快速威风。二郎神杨戬和梅山六兄弟即是如此,他们打猎时就驾着云气风尘滚滚的从空中而过,显得特别有派。化作狂风在空中飞行的一般为妖魔,这一般在两种情况下经常运用:一是妖魔仓促之间捞走唐僧时,另一是妖魔战败被孙悟空或天兵天将穷追猛赶之时。一句话,都是在妖魔匆忙仓促时运用。在驾着云气进行空天飞行的例子中,特别应该强调的是孙悟空的筋斗云。筋斗云是孙悟空的专利,在《西游记》中名气最大,连孺子小童都知道孙悟空一个筋斗能翻十万八千里。

    其实,这种纵身腾跃、凌空飞行的思想早在东晋时期就已经出现。《搜神记》里的“星外来客”就载有纵身飞行的故事:

    ……,孙休永安三年二月,有一异儿,长四尺余,年可六七岁,衣青衣,忽来从群儿戏。……,详而视之,眼有光芒,爚爚外射。……,耸身而跃,即以化矣。仰而视之,若曳一疋练以登天。大人来者,犹及见焉。飘飘渐高,有顷而没。[3]101

    骑动物飞行的也多以仙、佛、神为主,道佛两教的仙佛似乎都喜欢骑动物飞行。太上老君就整天骑着青牛没事到处乱转,禄星骑着老虎,福星骑着仙鹤,文殊菩萨骑着青毛狮子,观音菩萨骑着金毛吼,南极仙翁骑着白鹿,太乙救苦天尊骑着九头狮子等。这些仙佛就是骑着动物进行空天飞行的。

    乘坐器械飞行是《西游记》的作者所设想的另一种空天飞行方式,《西游记》中的哪吒就是脚蹬风火轮在空中飞行的。乘坐器械飞行是一种比较科学的飞行方式。人借助一定的器械在空天进行飞行是完全可能的。现代人经过长期的努力,不是已经能够驾驶热气球、飞机、宇宙飞船、航天飞机等自由地进行空天飞行,甚至早就登月了吗?

    吴承恩的空天飞行思想对后世的小说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诞生于《西游记》之后的《封神演义》,道教里的神仙也是采用驾着云气、骑着动物和乘着器械这三种方式飞行的。尤其是哪吒的飞行方式与《西游记》里哪吒的飞行方式完全一样,这不能不说受到了《西游记》的影响。诞生于清代的志怪小说《聊斋志异》也有驾着云气、器械、动物三种方式进行空天飞行的思想。如《白于玉》中的白于玉就在月朗星稀、银辉满地的夜晚乘着青蝉飞向太空,和神仙做了一次有趣的会谈。还有《仙人岛》中的道士与神仙就是驾着竹杖和皮排,骑着龙、虎与鸾凤进行空天飞行的。更令人叫绝的是《邢子仪》中的滕地杨某,作为一名白莲教徒众,得左道之术,会驾木鸟进行长途空中飞行,并唆使继妻朱氏伪为仙姬,于月朗星稀之夜遥控操作木鸟掠走了泗上某绅家的女儿,并成功从空中逃离。

    滕有杨某从白莲教党,得左道之术,徐鸿儒诛后,杨幸漏脱,遂挟术以遨。家中田园楼阁,颇称富有。至泗上某绅家,焕发为戏,妇女出窥。杨睨其女美,归谋摄取之。其继室朱氏亦风韵,饰以华妆,伪为仙姬;又授木鸟,教之作用,乃自楼头推堕之。朱觉身轻如叶,飘飘然凌云而行。无何至一处,云止不前,知已止亦。是夜,月明清洁,俯视甚了。取木鸟投之,鸟振翼飞去,直达女室。女见彩禽翔入,唤婢扑之,鸟已冲帘出。女追之,鸟堕地作鼓翼声;近逼之,扑入裙底;转展间,负女飞腾,直冲霄汉。婢大号。朱在云间言曰:“下界人勿须惊怖,我月府嫦娥也。渠是王母第九女,偶谪尘世。王母日切怀念,暂招去一相会聚,即送还耳。”遂与结襟而行。

    方及泗水之界,适有放飞爆者,斜触鸟翼;鸟惊堕,牵朱亦堕,落一秀才家。秀才邢子仪……[4]363-364

    在《邢子仪》中,蒲松龄惊人地幻想出了有头、有翅膀、有尾翼、有脚,能载人长途飞行的木鸟。而且这个木鸟能够被人在空中远距离遥控操作。这是什么?这不就是我们今天经常看到的无人飞机么?更惊人的是地面上的人放冲天炮,阴差阳错竟然打下了这只木鸟。这又是什么?这不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高射炮或地空导弹打飞机么?蒲松龄不仅幻想出了杨某的妻子朱氏能驾云凌空飞行,而且还天才地幻想出了能够被人远距离遥控的木鸟 —— 飞机,这只木鸟还能够被地面的冲天炮——地空导弹或高射炮击落,这可不就是现代空战和防空战的典型幻想吗?

    人驾着木鸟飞行、远距离遥控操作木鸟飞行,这要比纵身一跃,凌空飞翔的幻想科学多了。人类今天不是已经造出了飞机、无人机、高射炮和地空导弹吗?驾着飞机飞行,远距离遥控操作无人机,高射炮和地空导弹打飞机等这些蒲松龄三百多年前幻想的东西,今天已经变为现实。从这一点来说,《聊斋志异》的空天飞行思想要比《西游记》更加大胆,更加科学,前进了一大步。

    2

    在宇宙中完全可能存在的时空关系

    前已述及,《西游记》里有一个著名的思想那就是“天上的一天即是地上的一年”。这个思想本文已经将之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做了比对,发现二者在精髓上完全一致,非常惊人。这里,从宇宙学和天体物理学的视域看,“天上的一天即是地上的一年”这个思想和这个地方在宇宙中完全有可能存在。据报道,科学家们通过假设与构想,再通过科学实践,还真的在在宇宙中发现了这样的地方,那就是与地球一样,在围绕着太阳公转的行星。

    地球围绕太阳公转一圈是一年的时间,也就是365天,每一个行星情况都不一样,它们也有自己的节奏,有的行星转得慢,有的行星转得快。科学家们通过观察寻找,发现有这么一颗行星,其运行轨道与地球完全不同,公转一圈的速度和地球差异很大。这颗行星围绕太阳公转一圈之后,地球上才过了1.7天的时间。这也就是说,我们地球上的1.7天既是那个星球上的一年。不过,这种快速运转的星球上面并有没有什么真正的生命体,地球上的我们也没有高速飞行的神通与法力,我们也不是什么“神仙”。

    天文观测表明,太阳系内海王星的时间与地球相比,就很像《西游记》中所说的“天上的一天即地上的一年”。根据科学观测,海王星的时间与地球大不相同,公转的速度非常的慢,围绕太阳公转一周的时间大约相当于地球绕太阳公转84周。也就是说海王星上的一年相当于的84年,反过来说,地球上的一年只是海王星的84分之1年的时间。所以海王星上如果有真正生命体的话,那么这个星球对于我们来讲,就是现实版的“天庭”了。

    3

    以气象环境武器改变战局的思想

    《西游记》里的玉皇大帝因恼怒凤仙郡太守口出秽言不敬自己,利用职权使凤仙郡大旱3年,以此折磨凤仙郡的太守、百姓和整个取经队伍;平顶山莲花洞的二魔王银角大王在和孙悟空的战斗中,运用了移山倒海的法术,将须弥山、峨眉山和泰山三座大山调来压住了孙悟空;在和圣婴大王红孩儿的战斗中,孙悟空被红孩儿的三昧真火烧得无计可施,最后竟然突发奇想,调来了东海龙王的水族,企图用海水浇灭红孩儿的三昧真火;在和黄风大王战斗的过程中,黄风大王一口气吹出了漫天滚滚的黄风,将孙悟空吹到了几万里之外。还有,银角大王的铃铛不仅会喷火,而且还会喷沙子,人造沙尘暴。

    其实,在中国古代小说(不管是否是神魔小说)和民间传说故事中就有大量关于气象武器的科学幻想。如《封神演义》里的姜太公做法祭天,使气温在盛夏季节陡然下降几十度,天空突降大雪,冻死殷商的士兵无数,取得了战争的胜利;《三国演义》里的孔明拜坛祭天,巧借东风,硬是为周瑜火烧曹操战船和营寨里的83万人马创造了条件;关羽巧借阴雨天气,堆石磊土聚水,水淹魏国大将于禁和庞德,取得了战斗的胜利;《水浒传》里的公孙胜、高濂等屡次祭起浓雾或黑云掩护自己军队的行动,以达到战争行动的突然性,取得战争的胜利;《荡寇志》里的道士、异人屡次改变天气,以取得战争的胜利;《白蛇传》里的白娘子为了救出自己的丈夫许仙和法海恶斗,水漫金山,利用海啸和洪水与法海战斗。

    所有这些都是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典型的关于环境气象武器的幻想。其实,这些幻想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而是有一定科学依据的。

    4

    人类无性繁殖的思想

    生物的繁衍有两种基本方式:有性繁殖和无性繁殖。所谓的有性繁殖是指生物的雄性和雌性必须结合,生命才能复制繁衍下去,如人类就属于有性繁殖。而无性繁殖则是指不需要生物的雄性和雌性相结合,就可实现生命的复制繁衍,如柳树就是无性繁殖,春天到了,随便折一段柳树枝插入土里就可成活。一般来说,生命的形式越高级,就越有可能是有性繁殖;生命的形式越低级,则越有可能是无性繁殖。在亿万年的进化过程中,人类已经达到了生命的最高级最复杂的形式,因而也是有性繁殖。男女两性的结合被赋予了神秘浪漫、庄重复杂的文化色彩。爱情成为人类千古歌颂的永恒主题,婚姻成了人类各种故事的载体。那么,人类能不能实现无性繁殖,只靠女性或只靠男性繁衍下去呢?人类在幻想,在探索。《西游记》的作者吴承恩给出了自己的回答:能。《西游记》第54回就描写了一个奇妙的女儿国——西梁女国。该国上自国王太师,中到太守知县,下至贩夫走卒,均为女性。在唐僧一行到来之前,该国自古就没有一个男子。所有女性都是在子母河中饮水怀孕,生女繁衍。这是什么?这是典型的人类无性繁殖的幻想。这个幻想将来有没有可能实现?笔者猜想,随着生物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的无性繁殖将来完全有可能实现。为什么?因为,今天的科学家既然能够实现克隆羊和克隆牛,二三百年以后,当生物技术高度发达以后,为什么就不能实现人类的克隆呢?笔者坚信,将来一定会在技术上实现人类的无性繁殖,实现吴承恩的这一奇妙幻想。

    5

    火焰喷射器的思想

    火焰喷射器在今天已不稀奇。在战场上,当遇到难以攻克但又怕火的目标时,士兵身背火焰喷射器匍匐前进,在火焰喷射器的有效射程内,打开火焰喷射器,一股强烈的火苗直扑敌方,引燃敌方的目标,借以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今天的火焰喷射器,射程一般为400米左右。有意思的是,早在430多年前,吴承恩就提出了这个天才的幻想。《西游记》第41回,圣婴大王红孩儿每次和孙悟空战斗时,就会令小妖推出五辆“烟火车”,且按金、木、水、火、土五个方位排列好。这五个烟火车会放出一股强烈的三昧真火,烧得孙悟空狼狈不堪,焦头难额。

    在《西游记》第70回里,孙悟空在和妖魔赛太岁战斗时,那个妖魔有三个紫金铃,可以燃放浓烈的烟火和风沙。能够施放烟火的烟火车和紫金铃是什么?笔者的理解就是火焰喷射器。无论是红孩儿的烟火车还是赛太岁的紫金铃,每次都把神通广大的孙悟空烧得落荒而逃,仰面长叹,由此可见,这种火焰喷射装置的威力。在那个时代,这种火焰喷射装置就是妖魔独家秘密研发出来的高科技武器,属于杀手锏之类的武器。

    6

    剖腹(肋、背)产的思想

    《西游记》里也有剖腹产的科学幻想。如来道:“那凤凰出世之时最恶,能吃人,四十五里路,把人一口吸之。我在雪山顶上修成丈六金身,早被他把我也吸下肚去。我欲从他的便门而出,恐污真身,是我剖开他脊背,跨上灵山。……”[1]955

    如来佛剖开凤凰的背部,飞翔而出。这是典型的剖腹产的神话变异版,把剖腹产变成了剖背产。

    中国古代的文学作品和神话传说中,不乏关于剖腹产的幻想。据《淮南子》记载:“禹治鸿水,通轘辕山,化为熊。谓涂山氏曰:‘欲饷,闻鼓声乃来。’禹跳石,误中鼓。涂山氏往,见禹方作熊,惭而去。到嵩高山下,化为石。禹曰:‘归我子!’石破北方而启生。”而屈原的《天问》则说:“禹之力献功,降省下土方。焉得彼涂山女,而通之于台桑?……启棘宾商,《九辨》《九歌》?何勤子屠母,而死分竟地?”有学者训诂后得出,所谓大禹之子“启”的降生就是剖开母亲的腹部而取出“启”的。所以,“启”是剖腹产所诞生出来的。

    除《西游记》外,清代的短篇文言小说集《聊斋志异》里也有剖腹产的思想。《聊斋志异》里的“男生子”就讲述了一个男子怀孕后剖腹产的离奇故事:

    福建总兵杨辅有娈童,腹震动。十月既满,梦神人剖其两胁取之。及醒,两男夹左右啼。起视胁下,剖痕俨然。儿名之为天舍、地舍云。[4]328

    7

    超长距离遥视、遥听

    在《西游记》中,孙悟空的火眼金睛日看一千,夜看八百。天廷的千里眼也可以看到千里之外的东西,这是典型的遥视功能和夜视功能。这种能力今天我们不是已经实现了吗?世界军事科学家和军工企业不就开发出了望远镜、夜视仪和远程信息系统,可以通过电视或电脑屏幕观看千里之外的战场动态。这不就是吴承恩创作设想的火眼金睛和千里眼吗?

    在《西游记》里,孙悟空、顺风耳、谛听及与许多神魔往往能听到数十数百里外的动静,这是典型的遥听功能。今天,我们不是已经通过电话与手机实现了听万里之外的声音的愿望吗?

    三、结语

    《西游记》是一部反映中国传统文化的百科全书,包含了民俗、服饰、饮食、政治、哲学、诗词、医药、堪舆、宗教、历史等方面的丰富知识。人生哲理、宗教思想、政治批判等思想借助神魔故事熔于一炉。如果仔细分析,就会发现《西游记》中除了这些思想以外,还包含着非常复杂深刻的宇宙观和科学幻想,表达了作者在那个时代对整个宇宙的根本认识,提出了许多天才性的科学幻想。将“以理论与运用为范畴,站在未来学的高度审视《西游记》研究,期待开拓研究新路径”[5]2

    从整体来看,《西游记》的宇宙观是佛教的宇宙观、道教的宇宙观和中国古代其他宇宙观的复杂融合,同时又杂有作者自己对宇宙的直观认识和一些天才性的猜想。在《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聊斋志异》《封神演义》《东游记》《南游记》等名著中,《西游记》的宇宙观最全面、最成体系,也最富有创造性。即使在《西游记》《封神演义》《南游记》《北游记》《东游记》《搜神记》和《聊斋志异》等神魔小说中,《西游记》的宇宙观也是最深刻、最有天才成分的。可以说,《西游记》的巨大成功与它的宇宙观密不可分。

    国内外学术界现有对《西游记》的研究基本上集中于孙悟空的人物形象及其来源、《西游记》的作者、《西游记》的文本、《西游记》的主题思想、《西游记》语言艺术等领域。尽管研究《西游记》的著作汗牛充栋,但截至目前尚无人研究《西游记》中的科幻思想。其实,《西游记》在大量奇幻浪漫的故事情节中,包含了丰富的科幻思想。这些科学幻想体现了作者天才般的想象力,惊人的洞察力与无与伦比的智慧。其中有些幻想今天已经被现代科学所实现;有些幻想与现代科学理论惊人地一致,具有很强的科学理论基础;有些幻想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未来也一定能够变为现实。

    文章来源:江苏海洋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20年第3期,第93-101页

    参考文献

    [1]吴承恩.西游记[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10.

    [2]杨时英.普宁寺概述[J].西藏研究,1989(2):107-111.

    [3]干宝.搜神记:卷八[M].成都:时代出版社,2014.

    [4]蒲松龄.聊斋志异[M].长沙:岳麓书社,1988.

    [5]杨俊.《西游记》研究新探[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

    • 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四大名著QQ群: 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