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江峰:试论《西游记》的宇宙观及科幻思想(上)

    摘 要:西游记》将人生哲理、宗教思想、政治批判、科学幻想等思想借助神魔故事熔于一炉,同时也包含着非常复杂深刻的宇宙观,表达了那个时代作者对整个宇宙的根本认识。《西游记》的宇宙观实际上是集道教与佛教的宇宙观于一体,融汇了中国古代民间对宇宙的一些原始看法。《西游记》中提出的“天上一天即是人间一年”的惊人论断,对时间、空间及物体运动速度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天才性的猜测,与爱因斯坦相对论的科学结论惊人的相似。《西游记》还借神魔故事表达了许多幻想与猜想,其中许多幻想与猜想都有科学依据。有些甚至今天已经被科学所实现。因此,《西游记》不仅具有很高的文学艺术价值,而且还有很高的科学价值。研究《西游记》不仅要从文学的视角认识《西游记》的价值,还应该从科学的视域挖掘《西游记》的价值。
    关键词:《西游记》;《西游记》宇宙观;科幻思想;天、地、人三维世界
    基金项目:宝鸡市社会科学2018年度《西游记》研究专项课题(bjskzx—201816)。
    一、《西游记》的宇宙观

    1

    《西游记》把道教的宇宙观、佛教的宇宙观和中国古代朴素自然的宇宙观整合到了一起,创造了一个天、地、人的三维世界

    《西游记》所塑造的天界以释教之佛、道教之仙为主体,建立了一个以玉皇大帝为代表的机构齐全的神魔世界的“政府”;人界以普通凡人所构成的人间社会为主体;地界以幽冥、龙王、城隍、山神等为主体。在这个三维世界中,以道、佛两教为主的天界为主宰,占据着统治地位。第二维世界、第三维世界从属于第一维世界,服从第一维世界的意志。十代阎王归玉帝管,天庭每30年派神仙到地府巡查一次,决狱平冤。江河湖海的龙王也归天庭政权管辖,泾河龙王违逆玉帝旨意,私改降雨的时辰与点数而被人曹官魏征梦中斩首。不仅如此,土地、山神及城隍同样也归玉帝管,玉帝不就把太上老君看炉的童子贬下凡间作为火焰山的山神吗?

    在这个宇宙体系中,东方道教与天庭政权自成体系,浑然一体。而西天的佛界自成一体,距离天庭政权相对较远,似乎二者关系并不十分密切。造成这种感觉源于道教是在中国土壤中形成的,属于中华传统文化体系,符合中国人的思维习惯和审美意识;而西天的佛界则是在印度文化的氛围中发展起来的,与中国人的思维习惯、审美意识、行为模式及民族风俗有一定的距离。阅读《西游记》时,读者一看到元始天尊、道德天尊和通天教主就感到熟悉,看到玉帝就感到亲切,看到八仙就感到耳熟能详,看到南天门就似曾相识。因为这些都有浓烈的中国文化元素。而读者看到灵山缥缈峰灵鹫宫雷音寺,往往会感到神秘、陌生和新鲜,心里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这三维世界是相通的,神、佛、精、魔穿行于它们之间,起着沟通的作用。八仙遨游五湖四海,孙悟空闯龙宫,下阴曹地府,大闹天宫,如来佛祖下界降妖等故事就形象地诠释了这一点。

    2

    宇宙来源于盘古氏开天辟地

    林惠祥先生根据神话的性质将其分为八大类:开辟神话、自然神话、神怪神话(因神坻与妖怪同是超自然的东西,无确切界限)、死亡灵魂及冥界神话、动植物神话、风俗神话、历史神话、英雄传奇神话。后又有学者将中国的神话划分为创世神话、始祖神话、洪水神话、战争神话和发明创造神话。根据上古时期的创世神话传说,原始宇宙就像一个大鸡蛋,里边孕育着人类的始祖——盘古。有一天,盘古醒来,发现黑暗混沌,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见。经过18000年,盘古用一把利斧将这个鸡蛋形的宇宙从中劈开,清而轻的东西上升形成天,重而浊的东西下沉形成地。盘古怕天地重新合拢,于是顶天立地支撑其间。天每日升高1丈,盘古每日也长高1丈。再经历18000年,盘古死去,身上的器官变化成天地间的万物:身体变为高山,肌肉变成良田,血液成为江河,筋骨变成大路,牙齿变为玉石,皮毛变成草木。

    《西游记》开篇就说:“感盘古开辟,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遂分为四大部洲,曰东胜神洲,曰西牛贺洲,曰南瞻部洲,曰北俱芦洲。”[1]1这表明《西游记》是接受了宇宙起源于盘古氏开天辟地这个观念的。

    3

    第二维世界是由四大部洲和须弥山构成的佛教宇宙观

    《西游记》从佛教那里接受了宇宙由四大部洲、须弥山和海洋组成的宇宙观。《西游记》认为第二维世界的具体结构为:地界由东胜神洲、南瞻部洲、西牛贺洲和北俱芦洲组成;四大洲的中间是须弥山;各大部洲之间依靠海洋连接;这当然不是《西游记》的独创,而是来自于佛教。所不同的是,《西游记》进一步作了发挥,认为傲来国花果山在东胜神洲,大唐帝国在南瞻部洲,天竺国在西牛贺洲。

    按照佛教的观念,第二维宇宙地界的东西南北由佛教的四大天王镇守:东方持国天王,名提多罗吒,居须弥山腰东,黄金为地,魔礼海,掌碧玉琵琶一面,职调;南方增长天王,名毗流驮迦,居须弥山腰南,琉璃为地,魔礼青,掌青光宝剑一口,职风;西方广目天王,名毗留博叉,居须弥山腰西,白银为地,魔礼寿,掌紫金龙花狐貂,职顺;北方多闻天王,名毗沙门,居须弥山腰北,水晶为地,魔礼红,管混元珍珠伞,职雨。

    佛教的这种宇宙观甚至对我国承德避暑山庄普宁寺的建筑产生了影响。普宁寺后半部的藏式寺院建筑是模仿桑耶寺的风格,通过建筑总体布局和个体造型来反映藏传佛教的世界观,把密宗的曼荼罗等清净佛国的理想境界用具体建筑形象表现出来,使整个建筑具有象征作用。“曼荼罗”的梵语意为“轮集”“轮坛”或“坛城”,是密宗僧侣修行时构筑的法坛,后演变为“圆轮俱足、诸佛集会”的圣坛。

    普宁寺的后半部就是根据佛经对宇宙的描述设计的。大乘之阁巍然屹立中间,代表须弥山,象征世界中心;大乘之阁的东西两面建有日殿和月殿,表示日月环绕宇宙世界运行;阁的四面有四座重层殿宇代表四大部洲: 东胜神洲殿象征风,起着长养万物的作用,形如半月,故建成月牙形台殿。南瞻部洲殿象征火,形为三角,起着促进万物成熟的作用,所以建成梯形台殿。西牛贺洲殿象征水,滋润万物,因而建成椭圆形台殿。北俱卢洲象征地,保护万物,故建成正方形台殿;阁之四隅有四座宝塔,代表佛之“四智”。西北角的白色塔为“大圆境智”,能清楚地反映认识世界万象;东北角黑色塔为“平等性智”,视世界万物平等无差别;东南角的红色塔为“妙观察智”,表示佛能明察善恶,妙观万法;西南角绿色塔为“成所作智”,表示信佛能成就自利和利他事业。大乘之阁五顶紧密连接,结成一个屋顶组群,四大部洲的台殿和日月殿是把藏式平顶建筑改变比例,作为基座,上建汉式木构建筑,而白台建筑则是藏族形式,这样使汉藏建筑巧妙结合,外形雄伟又具有园林配置,形成汉藏文化相互融合的风格独特的寺庙建筑[2]

    《西游记》幻想出来的这个宇宙结构的意义在于,它彻底打破了中国中心论。古人认为中国就在天下的中央,四周都是环绕着大海,中土、中原、中国莫不是这个意思。但看看《西游记》,就会知道大唐帝国根本就不在天下的中央,而是在偏南的南瞻部洲。这和我国古人宇宙观并不一致,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4

    科学的时空观

    爱因施坦的相对论认为:当物体运动的速度足够高时,时间就会发生变化。比如当物体以光速(30万千米/秒)运动时,时间就会变慢;如果物体的运动速度高于光速时,时间还会发生倒流,出现穿越现象。这是现代科学的经典理论,是科学大师爱因施坦提出的著名科学猜想。然而,这种观点在中国并不新鲜,古已有之。不信,你读读《西游记》。在《西游记》中的第一维世界——天界里,仙佛运动的速度是非常高的,孙悟空一个筋斗就能翻十万八千里。而孙悟空的神通与法力在天界并不是最好的,二郎神杨戬、太上老君的青牛、金银二童子、奎星、牛魔王等神魔的法力与神通就并不次于孙悟空,这些神魔的运动速度当然也不会低于孙悟空。我们看,须菩提祖师、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太白金星、镇元大仙、菩萨、如来佛祖等这些仙佛的法力与神通要比孙悟空高得多。那么,这些仙佛的运动速度又是多少?一个筋斗能翻多少里?恐怕远远不止十万八千里吧?在第一维宇宙的天界,时间当然大幅度变慢,是第二维宇宙地界时间的1/365。所以,“天上的一天等于地上的一年”。“天上的一天等于地上的一年”“在天方一日,在下即一年也” 这个命题是如此符合爱因施坦相对论的理论,具有惊人的科学性。笔者不知这个天才的想法在430年前的明代是如何想出来的,这比爱因施坦相对论的猜想可是早了300多年,可以说这个命题是吴承恩“天才的闪耀”,“智慧的光芒”。

    5

    地静日动的地心说

    中国古人朴素地认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地球是静止不动的,而太阳则围绕着地球由东向西转动。天上的神鸟三足乌背负着太阳在天空由东向西飞翔,中途累了还会落在神树上休息。故而太阳升起于东方,沉落于西方大海之中。中国古代的浑天说就认为:地球位于宇宙的中心,地球的周围被大量的星辰包裹着,是一个圆球体。史书记载大科学家张衡就创造出了浑天仪。吴承恩显然是同意这种看法的。在《西游记》中,当唐僧师徒一行快要接近火焰山时,天气异常炎热。“三藏勒马道:‘如今正是秋天,却怎么返有热气?’八戒道:‘原来不知。西方路上有个斯哈哩国,乃日落之处,俗呼为天尽头。若到申酉时,国王差人上城,擂鼓吹角,混杂海沸之声。日乃太阳真火,落于西海之间,如火淬水,接声滚沸。……’”[1]723吴承恩借猪八戒之口说出了太阳围着地球转,东升西落的宇宙观。

    未完待续

    文章来源:江苏海洋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20年第3期,第93-101页

    参考文献

    [1]吴承恩.西游记[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10.

    [2]杨时英.普宁寺概述[J].西藏研究,1989(2):107-111.

    [3]干宝.搜神记:卷八[M].成都:时代出版社,2014.

    [4]蒲松龄.聊斋志异[M].长沙:岳麓书社,1988.

    [5]杨俊.《西游记》研究新探[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

    • 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四大名著QQ群: 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