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传承中的流变与接受 —— 明代《西游记》传播新探(二)

    摘 要:明代《西游记》诞生以来,现存于世的版本分简本、繁本系列,繁本有“华阳洞天主人校”本世德堂系列,又有“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系列;简本有朱鼎臣《唐僧出身西游记传》,又有阳(杨)至和本《西游记传》。在现存最早的世德堂本《西游记》前有陈元之《刊西游记序》揭示了《西游记》出版前后的相关信息,繁本中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乃最早的批评本,构成明代《西游记》研究的最珍贵信息资料,而,幔亭过客《西游记题词》,谢肇淛在《五杂俎》卷十五关于《西游记》评论,及吴从先在《小窗自纪》对于《西游记》的评价,均构成明代《西游记》研究的主流倾向,代表了当时社会知识阶层有识之士的客观评价,为考辨《西游记》作者、思想与时代提供有益的参考与借鉴。
    关键词:明代;《西游记》;序言;版本;研究;

    作者简介

    杨俊,籍贯北京宛平人,出生地安徽省芜湖市,汉族,教授,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语言学院,国家社科基金评审鉴定专家,研究方向:中国古代文学与文化,代表作:《西游新论》、《<西游记>研究新探》等。

    明代张誉在《北宋三遂平妖传序》中说:“小说家以真为正,以幻为奇。然语有之:‘画鬼易,画人难。’《西游》幻极矣。所以不逮《水浒》者,人鬼之分也。”此观点代表了当时文坛的主流倾向,“以真为正,以幻为奇”“《西游》幻极矣。所以不逮《水浒》者”,[8] 肯定以真为正的主导意识,忽略、贬低神魔小说的“以幻为奇”的艺术创作本质。
    明代又有幔亭过客《西游记题词》,“文不幻不文,幻不极不幻。是知天下极幻之事,乃极真之事;极幻之理,乃极真之理。故言真不如言幻,言佛不如言魔。佛非他,即我也。我化为佛,未佛皆魔。魔与佛力齐而位逼,丝发之微,关头非细。摧挫之极,心性不惊。此《西游》之所以作也。说者以为寓五行生克之理,玄门修炼之道。余谓三教已括于一部,能读是书者,于其变化横生之处引而伸之,何境不通?何通不恰?而必问玄机于玉匮,探禅蕴于龙藏,乃始有得于心也哉?至于文章之妙,《西游》、《水浒》实并驰中原。今日雕空凿影,画脂镂冰,呕心沥血,断数茎髭而不得惊人只字者,何如此书驾虚游刃,洋洋洒洒数百万言,而不复一境,不离本宗。日见闻之,厌饫不起;日诵读之,颖悟自开也!故闲居之士,不可一日无此书。” [9]
    据孙楷第先生考证,“幔亭”“令昭”“白冰”皆是袁于令的字,[10]袁于令(1592——1674),名晋,一名韫玉,亦字“于令”,有“幔亭过客”“幔亭歌者”等号,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吴县志》有传,著有杂剧、传奇多种,又有小说《隋史遗文》、传奇《西楼记》等。此篇序文,正是其评点《西游记》的开篇之文。与《隋史遗文序》相得益彰。
    袁于令在《隋史遗文序》中首次提出“贵幻说”,“传奇者贵幻:忽焉怒发,忽焉嬉笑,英雄本色,如阳羡书生,恍惚不可方物”“奇幻足快俗人,而不必根于理”,[11]主张小说创作应该有虚构,突破了前此历史演义小说的窠臼,开辟了小说创作“贵幻”的理论先河。
    这篇《西游记题词》与《隋史遗文序》的“贵幻说”思想倾向上是一致的,所谓“文不幻不文,幻不极不幻。是知天下极幻之事,乃极真之事;极幻之理,乃极真之理。故言真不如言幻,言佛不如言魔。佛非他,即我也。我化为佛,未佛皆魔。” [12] 把《西游记》的宗旨概括为一个“心”字,所谓:“一部《西游记》,此是宗旨。”
    袁于令对于《西游记》研究的举世之功在于,鉴定《西游记》的性质,肯定小说的“幻”,《西游记》是一部“极幻极真”之作,在当时具有与《水浒传》同等重要的价值与地位。“于文章之妙,《西游》、《水浒》实并驰中原。” [13] 这是对于百回本《西游记》作为小说,从艺术虚构与现实真实的关系方面,予以高等认可与赞扬,褒义之中含义深长,“此书驾虚游刃,洋洋洒洒数百万言,而不复一境,不离本宗。” [14] 可谓前无古人的大胆眼光与卓绝史识。
    首次提出《西游记》系“三教合一”,“余谓三教已括于一部,能读是书者,于其变化横生之处引而伸之,何境不通?何通不恰?而必问玄机于玉匮,探禅蕴于龙藏,乃始有得于心也哉?” [15] 这是对于百回本《西游记》思想性质的深刻把握与敏锐观照,开辟了明代对《西游记》思想研究的先河,影响了后代诸多点评、研究者不得不正视小说与三教之关联性,朝着正确的解读、阐释路径迈步。
    明代谢肇淛在《五杂俎》卷十五中说:“《西游记》曼衍虚诞,而其纵横变化,以猿为心之神,以猪为意之驰,其始至放纵,上天下地,莫能禁制,而归于紧箍一咒,能使心猿驯伏,至死靡他,盖亦求放心之喻,非浪作也。” [16] 这是对于百回本《西游记》主旨最生动、形象的揭示与披露,从宏观抓住了小说的关键因素,“曼衍虚诞”、“ 求放心之喻”,受到20世纪30年代鲁迅先生的推崇,“如果我们一定要问它的大旨,则我觉得明人谢肇浙所说的‘《西游记》曼衍虚诞,而其纵横变化,以猿为心之神,以猪为意之驰,其始至放纵,上天下地,莫能禁制,而归于紧箍一咒,能使心猿驯伏,至死靡他,盖亦求放心之喻’这几句话,已经很足以说尽了。” [17]
    谢肇淛(1567——1624),字在杭,福建长乐人,号武林、小草斋主人,晚号山水劳人。明万历二十年(1592)进士,历任湖州、东昌推官,南京刑部主事、兵部郎中、工部屯田司员外郎,曾上疏指责宦官遇旱仍大肆搜括民财,受到神宗嘉奖。天启元年(1621年)任广西按察使,官至广西右布政使。入仕后,历游川、陕、两湖、两广、江、浙各地所有名山大川,所至皆有吟咏,雄迈苍凉,写实抒情,为当时闽派诗人的代表。曾与徐火勃重刻淳熙《三山志》,所著《五杂俎》为明代一部有影响的博物学著作。他的关于小说文本考据与传播暨相关理论集中于《五杂俎》、《文海披沙》、《虞初志序》、《塵馀》之中。
    谢肇淛在《文海披沙》中说“俗传有《西游记演义》,载玄奘取经西域,道遇魔崇甚多,读者皆嗤其俚妄。余谓不足嗤也。古亦有之:神农尝百草,一日而遇七十毒,皇帝伐蚩尤,迷大雾天。” [18] 为《西游记》张目,依据是“古已有之”,列举诸多历史故事、传闻,来印证小说的历史存在与前人的共同性,从而,肯定了《西游记》的历史地位与价值,与当时社会上对于神怪小说的贬低、抹杀截然不同。
    考察其小说观,我们发现谢氏继承与发展了胡应麟的小说理论,通过小说创作并形成了独特的“子部小说观”。对于《西游记》的评价,认为神怪故事是人力不及之事,肯定神魔小说的历史价值与地位,为此而提出“情景造极而止”“博览稗官诸家”“足以翼经佐史”的小说创作方法与技巧,体现“虚实相半”的小说理论视点,为神怪小说的历史价值与地位而呼吁。
    明代吴从先在《小窗自纪》中说“《西游记》一部定性书”,[19] 对于作品的思想与性质做了高度的概括与透彻的揭橥,堪称独具慧眼的“的评”。
    总之,明代百回本《西游记》的诞生,开辟了中国古代长篇章回体小说的新门类,神魔小说,以“神幻”奇闻独步文坛,以“寓言”的形式,“其言始参差而俶诡可观;谬悠荒唐,无端崖涯涘,而谭言微中,有作者之心,傲世之意。” [20] 以长篇神魔、变幻无穷的故事,敷衍出形形色色之神鬼魔怪,展示出喻世之意、愤世之情,成为中国长篇小说之林中独具一格的圭臬。尽管,百回本《西游记》在孚一面世就以其神幻迷人故事受到市场、读者的追捧,后续者或删节、或改编,掀起一股长篇神魔小说创作、点评的“追剧”热潮,《封神演义》、《三宝太监西洋记》、《桃花女》、《后西游记》、《续西游记》等络绎不绝,构筑起一道弥漫宗教、神学气氛的神魔小说风景线。
    明代的出版者在向市场推广的过程中,极力推崇《西游记》,有“华阳洞天主人”、秣陵陈元之、杨志和、朱鼎臣等一大批人融出版、评点于一炉的,快捷地把对于小说主旨、思想、人物的评价冠于作品之中,赢得市场、读者的追捧、热议,直接推动明末清初的文学家、宗教徒、士子学人,投入到改编、出版、点评之洪流之中。
    明代《西游记》的版本流变,按照古代出版(印刷)的发展规律,一般是先有由“简本”到不断扩展为“繁本”,也有例外,为便捷牟利,由“繁本”不断删改成为“简本”。《西游记》版本发展历程不会违背一般规律,按照现有《永乐大典》残存“梦斩泾河龙”(《西游记》),杨至和《西游记传》、朱鼎臣本《唐三藏西游释厄传》等实际状态(版本关系,另有专论),我们认为,先有“简本”的出现,不断演变、扩展为比较完善的“繁本”。世德堂、李评本都是较为完善的本子,故事情节完整,条目清晰,回目纲要比较完善,代表了古代白话章回体长篇小说趋于成熟的阶段。
    从世德堂《新刻出像官板大字西游记》,到《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构成百回本《西游记》的总体格局。明代百回本《西游记》的完善,熔铸了诸多出版家、评点者、创作者(无名氏)的心血,开辟了明代百回本《西游记》出版、点评暨研究的新路径,为清代《西游记》研究提供有益的范本与参照。
    明代《西游记》研究的发展与社会、文化、历史发展同步,代表了当时对于长篇神魔小说的客观界定,也催生了中国古代长篇小说中神魔一系的生产、传播,共同缔造了中国长篇神魔小说创作的黄金时代。

    原载《中国古代小说戏剧研究》第十四辑

    甘肃人民出版社

    2018年12月

    参考文献

    [8] 张誉,《北宋三遂平妖传序》, 朱一玄、刘毓忱编,《西游记资料汇编》,中州书画社,1983年版,第211页;

    [9] [12] [13][14][15]幔亭过客《西游记题词》,朱一玄、刘毓忱编,《西游记资料汇编》,中州书画社,1983年版,第210页;

    [10] 孙楷第,《日本东京所见小说书目》,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年版,第77页;

    [11]黄霖、韩同文选注,《中国历代小说论著选》,江西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267页;

    [16] 朱一玄、刘毓忱编,《西游记资料汇编》,中州书画社,1983年版,213-214页;

    [17] 鲁迅,《中国小说的历史变迁》,《中国小说史略》,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年版,第297页;

    [18] 蔡铁鹰,《西游记资料汇编》,中华书局,2010年6月版,796-797页;

    [19](明)吴从先,《小窗自纪》,明·万历四十二年刻《小窗四纪》本,朱一玄、刘毓忱编,《西游记资料汇编》,中州书画社,1983年版,216页。

    • 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四大名著QQ群: 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