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洪波:论《西游记》中的“难簿”与“经谱” (一)

    摘 要:在《西游记》中,有两个极具创意和象征性、趣味性的叙事标记:“难簿”与“经谱”。情节虽小,可以喻大。“难簿”与“经谱”无疑是《西游记》的两处纽结,作者吴承恩(?)的文心机杼。考察“难簿”的演化与“经谱”的内容,有助于进一步探究《西游记》的演化机制和某些隐藏于文本背后的“秘密”。
    关键词:《西游记》;“难簿”;经谱;增补;胡适;鲁迅
    《西游记》在讲述唐僧取经这一主体故事时,设计了两个极具创意和象征性、趣味性的叙事标记——难簿和经谱。“难簿”是取经过程“九九八十一难”的记录,由观音菩萨查验。“经谱”则是唐僧取经的成果,由如来佛祖亲授,再经唐僧交付唐王。情节虽小,可以喻大。“难簿”与“经谱”无疑是《西游记》的两处结构纽结,作者吴承恩(?)的文心机杼。考察“难簿”的演化与“经谱”的内容,有助于进一步探究《西游记》的演化(经典化)机制和某些隐藏于文本背后的“秘密”。
    《西游记》“难簿”的演化及其衍生问题
    《西游记》的故事主体是九九八十一难,对唐僧所历九九八十一难的记录谓之“难簿”。查验明清两代主要的《西游记》版本,可知这份“难簿”有一个演化过程,并且在其基本定型之后,还不断衍生出一些相关的创作和学术问题,值得学界关注和探讨。
    今通行本人民文学出版社《西游记》(人文本)的“难簿”,学界通常认为是按照清代全本张书绅《新说西游记》校定;其实不然,早在明代《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李评本),“难簿”的难名和次序已经基本定型。即是说《西游记》“难簿”首见于吴承恩原本,定型于李评本。对照人文本和李评本两本“难簿”,各难的难名和次序全同。但是,查今见最早、最接近“吴氏书”的《西游记》版本 —— 明代万历二十年(1592)金陵世德堂《新刻出像官板大字西游记》(世本),却与人文本存在较大差异。故知从世本到人文本,有一个演化和定型的过程。兹胪列人文本和世本两本“难簿”(共80难,第81难暂缺)如下(列前者为人文本,后者为世本):
    对照两本“难簿”。第1至第9难,全同。第10、11两难次序颠倒。第12至第17难全同(个别难名文字有差异,忽略不计)。第18、19两难次序颠倒。第21至第24难全同。从第25难开始,两本关系开始错乱不堪,基本不能对应,直到第80难“凌云渡”实现最后统一。
    从世本到人文本,主要按李评本定型。李评本对世本“难簿”的调整,主要按照文本的内容实际进行。比如世本中“失却袈裟第十难”与“夜被火烧第十一难”,“不失人参十八难”与“五观庄中十九难”,与文本故事顺序颠倒,李评本分别订正为“夜被火烧第十难”与“失却袈裟第十一难”,“五观庄中十八难”与“难活人参十九难”,将被颠倒的次序重新颠倒过来。从第25难开始,世本“难簿”存在难名概括不准、各难次序混乱的问题,李评本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整和改动,遂使《西游记》文本内容叙述与“难簿”概括完全一致。以后清代《西游证道书》《新说西游记》等重要版本基本遵循李评本,或有个别文字上的差异保留。
    以李评本定型的“难簿”(亦可参考人文本)而言,历代读者和研究者相继发现了一些问题,并衍生出相关的创作和学术问题。这些问题主要有:一、“难簿”只有80难,缺失最后一难 —— 第81难。二、“难簿”的前四难,世本内容整体阙如。现予以评析如下:
    首先,关于第八十一难问题。
    按《西游记》,“难簿”是由观音菩萨查验的。唐僧一行初上灵山时,观音慧眼如炬,立时发现难簿不全,即说“佛门中‘九九’归真。圣僧受过八十难,还少一难,不得完成此数。”于是即令揭谛,赶上金刚,巧设通天河老鼋一难,九九八十一难始告完备,西游故事再生余波。

     

    问题随即而来。此时《西游记》的演进已经到了第99回,一部百回本大书进入收束阶段。而从内容上看还有“如来分封”(即五圣成真)和“面谒唐王”(交差)两个故事需要叙说(事见第一百“回径回东土 五圣成真”中),这样,就必须在第99回的后半回来完成第八十一难故事的编织。

     

    查《西游记》,作为一个完整的唐僧罹难故事,从开端到结局,一般需要若干回文字才能完成,常见的是二到三回的篇幅,只有白骨精等少数故事仅用一回文字,火焰山、平顶山等大型故事则长达五六回的篇幅。而留给第八十一难,只有半回的篇幅。

     

    这就实际上造成了这一难的干瘪、简陋。其故事是这样的:唐僧一行归途中路过通天河,河神大白赖头鼋为报复唐僧失信,将其掀翻河中,导致圣僧淹水、经卷散失。故事构思不可谓不妙,但全文不足五百字,草草敷衍而过。作为唐僧罹难九九八十一难的最后一难,明显收束乏力。

     

    对此,胡适首先“发难”。20世纪20年代,胡适大规模考证、整理中国古典小说,先后推出两项成果:“亚东版新式标点排印本小说丛书”(内有《西游记》一种)和《中国章回小说考证》(内有《<西游记>考证》一文)。在这一现代性学术活动中,他发现了《西游记》第八十一难存在的问题,深为不平,且心痒难遏,于是亲自动手增改了《西游记》第八十一难,将原文三五百字改写为洋洋七千余字。

     

    关于改作《西游记》第八十一难的缘起和动因,胡适写于1934年7月1日《<西游记>的第八十一难》一文有明确说明:

    十年前我曾对鲁迅先生说起《西游记》的第八十一难(九十九回)未免太寒伧了,应该大大的改作,才衬得住一部大书。我虽有此心,终无此闲暇,所以十年过去了,这件改作《西游记》的事终未实现。前几天,偶然高兴,写了这一篇,把《西游记》的第八十一难,完全改作过了。自第九十九回“菩萨将难簿目过了一遍”起,到第一百回“却说八大金刚使第二阵香风,把他四众,不一日送回东土”为止,中间足足改换了六千多字。因为《学文月刊》的朋友们要稿子,就请他们把这篇“伪书”发表了。现在收在这里,请爱读《西游记》的人批评指教。[1]

    胡适改作的成败得失另当别论,但他看到了《西游记》第八十一难的不足,“太寒伧了”,“衬不住(《西游记》)一部大书”,却无疑是慧眼独具,其改作本身作为文学实践,也不失为《西游记》学术史上的佳话和“大手笔”。[2]
    其次,关于九九八十一难的前四难。
    加上上述第八十一难,《西游记》“难簿”始告完整。但是查验白文,发现前四难形同虚设,世本中遭贬、出胎、抛江、抱冤四个故事竟告阙如。今通行本(人文本)中“陈光蕊 —— 江流儿”即所谓唐僧出世故事者是由清初汪澹漪评本《西游证道书》(证道书本)增插补足的。关于增补的动因,汪澹漪说:

    童时见俗本删此回,杳不知唐僧家世履历,浑疑与花果山顶石卵相同。而九十九回历难簿子上,劈头却又载遭贬、出胎、抛江、报冤四难,令读者茫然不解其故。殊恨作者之疏谬。[3]

    汪澹漪的具体做法是:将这则唐僧出世故事,插入孙悟空大闹三界之后太宗入冥故事之前,作为第九回,而将世本中原来的第九回及其后的第十至第十二等四回文字,重新调整分割成第十至第十二回三回。相关回目也作另设或修改。

     

    从现在通行本的实际效果看,这不失为一次成功的艺术修补。其表现有二:一是补足了取经主人公唐僧的出身履历,有助于刻画唐僧的形象和性格,克服了原作艺术构思上的一大“疏谬”;二是缓解了《西游记》结构上存在大闹天宫与取经八十一难“两截子”的弊端,有使《西游记》成为完璧之功。后来的张书绅完全赞同这一“修补”,在《新说西游记》中也补刻了此回。他说:“刊本《西游记》,每以此卷特幻,且又非取经之正传,竟全然删去。初不知本末始终,正是《西游记》的大纲,取经之正旨,如何去得。假若去了,不惟有果无花,少头没尾,即朝王遇偶的彩楼,留僧的寇洪皆无着落照应。”[4]事实也确是如此,百回本《西游记》中出现唐僧出世故事,据目前版本资料,实在是证道书本为始作俑者,不管贬之或褒之,信其真或疑其伪,《西游记》版本史上的这一现象,始终引起人们极大的关注,总是事实;而后世印行《西游记》,对此总不愿割舍,也足见其弥足珍贵,影响至远至大,这也无疑总是事实。

     

    又及,考察《西游记》的难簿,还可用来检测一些学术问题
    这一点,可以李安纲先生关于“《还源篇》是《西游记》唐僧所历八十一难的原型”一说为例。

     

    李安纲认为,《还源篇》八十一章,唐僧所历八十一难,这不是偶然的巧合。北宋内丹派大师石泰《还源篇》正是《西游记》八十一难的原型,后者正是根据前者“亦步亦趋地演绎而来”。[5]考察“难簿”的演变和定型,不难发现此说的逻辑漏洞。李氏所谓八十一难,系以人文本为依据。但“难簿”从世本到人文本有一个演化、定型的过程,其中许多难次有所调整。这并不影响《西游记》唐僧历难求经的大旨。因为这与作品的结构有关。当年郑振铎先生将八十一难按其除魔故事本身的逻辑归并为四十一个故事,并由此将作品的结构命名为“蚯蚓结构”,其特征是“《西游记》的组织实是像一条蚯蚓似的,每节皆可独立,即斫去其一节一环,仍可以生存。”[6]各难次序颠倒更加不是问题。然而石泰的《还源篇》却不一样,作为唐宋内丹道经典,所叙者是一整套完备的炼丹理论,必须循序渐进,在步骤上来不得半点差池。这就说明两者的挂钩失却了充足的依据,其阐释、印证缺少了准星。考其许多论述,荒谬性显而易见。—— 李安纲先生的这一创新之说,似乎不攻自破。[7]

    未完待续

    本文刊载于《三峡论坛》

    2020年第5期

    注 释

    1.胡适:《<西游记>的第八十一难》,《胡适论学近著》第一集,商务印书馆1925年版,转录自刘荫柏编《西游记研究资料》,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版,第266页。

    2.关于对胡适增改《西游记》第八十一回的评价,可参阅拙文《为胡适增改<西游记>第八十一难辩护——从接受美学与阐释学出发》,《文艺理论研究》2015年第3期。

    3.汪澹漪:《西游证道书》第九回回评。

    4.张书绅:《新说西游记》第九回回评。

    5.李安纲:《<还源篇>是唐僧八十一难原型》,《山西大学学报》1996年第2期。

    6.郑振铎:《<西游记>的演化》。

    7.关于这一问题,可参见拙著《四百年<西游记>学术史》第十章第三节《<西游记>八十一难与<还源篇>未必侔合——对李安纲<西游记>文化研究的一点批评》,复旦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 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四大名著QQ群: 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