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奇案之:高柔智断“逃兵被杀案”,而涉军案更显特殊复杂

    三国时期,魏文帝曹丕任命高柔(字文惠为廷尉,属于魏国的最高司法官,是陈留郡圉县(今河南杞县人,也是袁绍的外甥并州刺史高干的从弟。
    当时,曹魏治军十分严明,稍有越轨,就会受到严惩,而且还会株连亲属,这也是军中士兵不敢当逃兵的一大主要原因。毕竟,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家中总有牵挂的亲人。
    一日,京城守军中有人向长官报道,说士兵窦礼出营办事,数日未归,一定是当了逃兵,应该立即派兵搜捕。同时,籍没他的妻子盈和子女为官家奴隶,以严明军纪。
    窦礼的妻子闻知此事后,大惊失色,急忙前往地方州府喊冤。然而,数次奔波下来,地方州府却因此案涉及军中,便以各种借口推诿,始终不予受理。
    但是,窦礼的妻子并未放弃,既然地方州府不敢受理,那就到国家最高司法机关廷尉处喊冤。
    因此,高柔受理了此案。
    大堂之上,高柔问窦礼的妻子“你为何敢说你的丈夫不是逃亡呢?”
    窦礼的妻子哭着说“一方面,我丈夫在家中常常表示想要杀敌立功,根本不怕战场上的刀光血影,又怎么会当逃兵呢?另一方面,我丈夫从小就是个孤儿,后来被一位老婆婆收养,他认这个老婆婆为母亲,平时非常孝顺,又很疼爱我和儿女。所以,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不顾亲情的男人,又怎么会当逃兵呢?”
    高柔听了点点头,接着又问“你丈夫与他人是否有仇?” 窦礼的妻子摇摇头说“我丈夫为人很善良,与别人没有怨仇,而且乐于帮助人。”
    高柔漫画
    高柔又问“你丈夫是否与他人有钱财来往?”
    窦礼的妻子想了想说“有,我丈夫曾借钱给同军营的士兵焦子文。而且,我丈夫曾多次索要,但对方一直耍赖不还。”
    随后,高柔命人前去军营提焦子文到堂。但是,高柔的属下却急忙道“大人,这个叫焦子文的案犯正好就在狱中拘押。据案卷记载,焦子文为人奸诈刁钻,数日前因酒后致人重伤,触犯军纪而被定罪下狱。”
    闻知此言,高柔心中已然明了,命人尽快将焦子文押到大堂受审。
    当日,焦子文被带到大堂,高柔不提窦礼之事,先问他所犯何事而下狱。说着说着,话锋一转,突然又问“你是不是曾经向他人借过钱?”
    焦子文却说“自己家贫穷,从来就不敢向别人借钱,担心还不上。”
    但是,高柔却察觉到了焦子文的额头冒出了细汗,认为是紧张不安所致,毕竟当时的天气较为凉爽,而自己的突然发问,可能让其显得措手不及,这才心中紧张。
    所以,高柔盯着焦子文又冷喝一声“你半个月前曾借同营军士窦礼的银钱,还敢狡辩?”
    此言一出,焦子文脸色大变,想着事情是不是已经败露,说话就有些吱吱唔唔、语无伦次。
    见此,高柔再次追问“你已经把他杀了,我手中有证据,趁早认罪,争取宽大处理。”
    于是,焦子文自知再也隐瞒不下去了,只好叩头认罪,交待了自己杀害窦礼的全过程,以及将其尸体埋在了何处。
    接着,高柔按照焦子文的招供,派人挖出了窦礼的尸体,并让窦礼的妻子运回家乡安葬。
    至此,案件真相大白,魏文帝称赞高柔“处狱明当,明于法理。”同时,下诏赦免窦礼妻子及儿女的株连之罪。
    在三国乱世,能对普通士兵的案情如此上心的官员,是极为少见的,可见高柔是一个颇为难得的好官。
    所以,魏王曹操、魏文帝曹丕、魏明帝曹睿等人,都对他非常的器重,就连司马懿在高平陵之变中也对他委以重任。他几乎横跨了整个曹魏历史,见证了曹魏政权的兴衰,享年九十岁,其高寿在三国也是极为罕见的。
    (注此案来源《三国志·魏书·高柔传》
    • 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四大名著QQ群: 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