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三国现场:定军山,一战成名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刘备在汉中即位汉中王,封关羽为前将军,张飞为右将军,马超为左将军,黄忠为后将军,加上此前封赐的翊军将军赵云,陈寿著《三国志》时将五人合为一传,从而有后来演义所说的“五虎上将”。

    但封赐命令送到荆州,关羽却对这样的安排很不服气。他当着使者费诗的面愤怒地说“大丈夫终不与老兵同列!”不肯受命。后来在费诗引经据典、晓以大义后,关羽才接受了诏令。

    关羽所说的“老兵”,指的就是黄忠。黄忠在刘备平定荆南四郡时才归附,后随刘备入蜀作战,虽然作战英勇,但没有特别出众的战绩。如此出身平平,且年事已高的武将,却一跃而上与关羽、张飞、马超共同跻身为“四方将军”,关羽自然心里不平衡。远在荆州的关羽对刚结束的汉中之战显然缺乏了解,更没有领会到刘备的良苦用心。如果他亲历了黄忠刀劈夏侯渊的现场,懂得这一战对于汉中战事全局的意义,他便不会说出这样傲慢无礼的话。

    定军山下,黄忠一战成名。

    汉中地区形势图

    定军山位于今陕西省汉中市勉县城南约五公里处,位于汉水之南,呈东西走向,它是汉中盆地西南缘、米仓山北麓的一系列丘陵中的一座,海拔833米,在群山连绵的秦巴山区只能算是一个小矮子。随着曹操与刘备汉中之战的打响,定军山的军事价值开始变得重要了起来。

    汉中是一块夹在秦岭与大巴山之间的盆地,因其地形相对封闭,在乱世之时天然地成为割据者的乐土。汉末,五斗米教首领张鲁曾割据汉中二十余年,后来曹操收降张鲁,将势力范围推进至益州北部,直接威胁着在巴蜀立足未稳的刘备。正如蜀郡从事杨洪所言“汉中则益州咽喉,存亡之机会,若无汉中则无蜀矣,此家门之祸也。”建安二十三年,刘备率军北上,与曹操争夺汉中。但刚开始的战事并不顺利,张飞、马超攻取下辨失利,还折了吴兰、雷同二将。刘备亲自攻打阳平关,又遭到夏侯渊、张郃的据守,迟迟不能攻克。

    阳平关遗址

    阳平关,在今勉县城西武侯镇莲水村,是汉中的西大门。从汉末三国的历次战事来看,阳平关的得失几乎就等于汉中的得失。最早在阳平关筑城的是张鲁之弟张卫,“(张鲁弟卫横山筑阳平城以拒,王师不得进。”此时的阳平关位于今勉县以西的走马岭上,居高临下。“地险守易,虽有精兵虎将,势不能施。”曹操攻城受挫,甚至已经做出了撤兵的命令,但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数千只野生麋鹿横冲直闯,撞坏了张卫的大营,曹军撤兵的一支部队又在夜色中迷路误入张卫大营。张卫以为防线已被突破,只好投降。曹操攻破阳平关,不久汉中全境也归降了。

    曹操班师后,留征西将军夏侯渊守汉中。夏侯渊是“谯沛武人”中最受曹操器重的将领,自陈留起兵便跟随曹操南征北战,几乎参与过曹操指挥的所有大型会战,尤其是一举平定割据凉州三十余年的宋建,降服诸羌,被曹操赞为“虎步关右,所向无前”。夏侯渊将阳平关迁移到了走马岭下、浕水(今咸河入汉水河口以东,使得阳平关两面临水,一面靠山,完全阻挡住刘备进入汉中盆地的要道。

    勉县周边形势图

    强攻阳平关受挫,刘备派大将黄忠分兵从汉水南岸东行,来到定军山,依山据险布设营寨。定军山与阳平关隔汉水而望,曹军虚实尽收眼底。夏侯渊只得出关应战,令张郃护东围,自己率轻兵护南围,互成掎角之势,这就一步步走入了蜀军的陷阱之中。

    铜扎马钉,勉县温泉镇出土,汉中市博物馆藏

    时间已经到了建安二十四年的正月,曹刘两军都没有心思过年,因为经过一年多的胶着,战况已经进入白热化。刘备开始派兵猛攻张郃的东围,张郃向夏侯渊求救,夏侯渊分兵一半前往营救。这时候夏侯渊做出了一个最错误的决定,他亲自率领四百余人出营,修补之前被刘备军烧毁的鹿角,巩固防御。但恰在此时,黄忠带领一彪军队从定军山冲杀而来,夏侯渊避闪不及,当场被斩杀,渊军大溃,益州刺史赵颙及夏侯渊年仅十三岁的幼子夏侯荣也战死军中。

    上海人美连环画《定军山》

    夏侯渊之死为汉中战局带来大逆转,原本对夏侯渊极尽赞美的曹操也愤然改口称“渊本非能用兵也,军中呼为‘白地将军’,为督帅尚不当亲战,况补鹿角乎。”因为夏侯渊的败亡,汉中人心浮动,曹操不得不亲临阳平关与刘备对决。到了这一年五月,曹军士气低落,粮草不济,曹操不得不拔汉中之民往关中,撤兵北还。至此,刘备得到了心仪已久的汉中。汉中是汉高祖刘邦定鼎关中、兼收天下的起点,也是大汉朝的命名之源。对于始终扛着兴复汉室旗号的刘备来说,汉中不仅具备军事价值,还拥有非凡的政治意义。

    如今的汉中依然是川陕两省之间的必经之地,尤其是西成高铁修通之后,从汉中前往西安、成都两座城市的时间大为缩短,蜀道之难、秦岭之险都不复存在。从汉中市区驱车四十多公里至勉县,这里仍遗存丰富的三国遗迹。武侯镇有武侯祠、马超墓,旧州村有刘备称汉中王设坛处,走马岭上有张鲁城遗址,观子山上有据传张鲁之女张琪瑛之墓。

    刘备称汉中王设坛处

    阳平关遗址尚存,位于勉县城西6公里108国道旁的莲水村,旧址周长5公里,历经岁月沧县,现古城存长300余米。2001年,勉县出资对阳平关城墙进行修复,用青砖将墙体包裹,并恢复了城门一座,游人可以登城而上。同时,在西北端露出了一段夯土构造的墙基,供人访古寻踪。阳平关遗址现为陕西省文物保护单位。

    阳平关城头

    阳平关北侧夯土墙遗存

    关城北侧三岔路口处,立有一尊马超纵马挺枪的塑像。

    需要注明的是,在勉县西南七十公里的宁强县境内,有阳平关镇,此地因宝成铁路在此通过,设“阳平关站”而闻名。实际上,此地是古阳安关所在,南宋时改为阳平关,与三国时期的阳平关并不是一回事。

    阳平关可以登城而上,向南侧望去,一片连绵起伏的群山,即是大名鼎鼎的定军山。

    阳平关上眺望定军山

    定军山下走马谷,是忠武侯诸葛亮遗命托身之地。从武侯墓东侧岔路向南约两公里,即来到定军山古战场的遗址大门。定军山山体并不高峻,较为平缓。据说,当地时常发现扎马钉、箭镞等战争遗痕。山顶原立有“古定军山”石碑一座,“文革”中被毁,今已复立。山上现有“神兵天降”雕塑、诸葛井、饮马池等景点。

    定军山正门

    定军山“神兵天降”雕塑

    定军山步道

    值得一提的是,历史上的定军山之战为众多艺术形式提供了故事素材,其中以京剧《定军山》最为脍炙人口。1905年,京剧名伶谭鑫培在北京丰泰照相馆将京剧《定军山》的片段拍成电影,被视为中国电影的诞生。2015年,中国电影基金会授予勉县“中国电影之乡”的称号,在定军山古战场的大门前塑立了一座电影胶片雕塑。一座三国古战场,就这样与我们的时代奇妙地勾连了起来。

    • 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四大名著QQ群: 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