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在官渡之战的关键时刻,许攸选择了叛逃?

    为何在官渡之战的关键时刻,许攸选择了叛逃?

    大战役,官渡、赤壁、夷陵,对于曹操而言,最关键的就是官渡,因为赤壁之战输了就是输了,只不过把荆州丢了而已,但是官渡之战,确是曹操的生死之战。

    这场战役最关键的点,就是许攸从袁绍处叛逃,临阵投靠了曹操,然后在许攸的建议下,曹操亲自率兵偷袭粮仓乌巢,取得了官渡之战的最终胜利。

    其实许攸叛逃之前,曹操已经快坚持不住了,运粮越来越困难,他甚至给留守许昌的荀彧写信,自己不想在官渡呆着了,要退回许昌死守。

    荀彧回信鼓励他,字虽然写了很多,但大意就是坚持就是胜利。

    但是坚持和胜利有什么关系,曹操也不知道。

    好在最危急的时刻,许攸叛逃了,把袁绍的底细全部暴露,然后建议曹操偷袭乌巢。

    也就是,对于官渡之战而言,许攸叛逃是最关键、最致命的节点。如果没有这件事,输的可能就是曹操,那许攸为什么叛逃?

    根据一般的解释,事情经过是这样的,许攸给袁绍出主意,让他绕过官渡,派人偷袭许昌,结果这么好的一个计策,被固执的袁绍给否了,袁绍他一定要光明正大的打赢曹操。结果许攸一气之下就投靠了曹操。

    这个版本被广泛接受,很多史学家也拿这个来事,来证明袁绍是真的蠢。

    还记得某位学者评价袁绍的时候这么的,他因狂妄而固执,因固执而愚蠢,因愚蠢而狂妄。这就简直想当然了。

    袁绍出身比曹操好,但是在乱世之中,青、徐、并、幽四州之地都是袁绍自己打下来的,不是继承来的,这样的人如果还能称之为愚蠢,那么我们大多数人可能连白吃都不配了。

    偷袭许昌这件事也是如此。许攸教袁绍偷袭不是出自《志》的记载,而是习凿齿的《汉晋春秋》,裴松之在给《志》作注的时候就经常,很多事情,其它书里都没有记载,只有习凿齿有这个法,很可能就是他自己编的。用裴松之的原话叫“自造也”。

    实际上,袁绍不是不想偷袭许昌,而是根本就不靠谱,军队可以绕过官渡,粮草可以吗?

    没有粮草,必须速战速决。日内拿下许昌,不然就会被饿死。而且你去绕到官渡和许昌之间,随时都要被包夹的可能。

    同时,袁绍是尝试过偷袭许昌的,而且尝试了两次,他先派刘备到汝南地区搞小动作,牵制许昌,造成了“自许以南民吏不安”的现象。于是曹操派曹仁把刘备收拾了一顿,刘备灰溜溜的回去了。

    第二次,袁绍派的一个叫韩旬的将领,从西方绕道,打算偷袭许昌,结果又让曹仁给半路截断了。然后,袁绍从此“不敢分兵复出”。

    也就是,袁绍一点也不忌讳偷袭许昌这件事。那许攸为什么要叛逃呢?

    许攸叛逃的原因,是权力和地位之争的结果。

    袁绍是汝南人,他起家的地方却在河北冀州,因此,他手下有两股势力。第一就是他从汝南、颍川一带带过来的势力;第二就是冀州本土的势力。比如郭图、许攸、辛毗、淳于琼、荀谌、辛评,包括曾经在袁绍手下呆过的荀彧和郭嘉,都是汝南、颍川一带的人;而沮授、张郃、审配、田丰都是冀州本土势力。

    然后,这两拨人是一直闹个不停,审配和许攸不对付,郭图和张郃不对付,结果河南派的许攸作为主要谋士在前线作战的时候,河北派的审配居然抄了他的家,而许攸就此一气之下只身叛逃,连老婆孩子都不要了。

    随后,河南派的郭图又在袁绍面前河北派的张郃的坏话,导致张郃一气之下临阵叛逃。

    也就是,袁绍集团居然在紧急的战争时刻,还不忘内斗,这才给了曹操的可乘之机。

    其是这种现象在里很常见,比如蜀汉政权就有本土和外来集团的斗争;而东吴也有淮泗集团和本土集团的对立。

    所以,最好不要以为自己比古人聪明,因为纸上谈兵容易,但只有设身处地了,才能真正明白什么叫做“形势大过人”。

    • 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四大名著QQ群: 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