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大乱,袁绍是如何从韩馥手中夺取冀州,雄据北方的?

    韩馥,一个在汉末时期不被人所记起的小人物。在《演义》中,韩馥也加入了联军一同讨伐董卓,而在联军解体之后,韩馥就默默地消失了。

    韩馥一直是冀州之主,却轻松御任,其中必有蹊跷

    而原先归于韩馥的冀州却变成了袁绍的大本营,成为他一统北方四州的根据地,这一段被忽略的历史真相又是怎样的?那袁绍又是如何夺取的冀州从而成为北方霸主的呢?今天我们就来这件事。

    其实,袁绍的入主冀州很像刘备入主徐州一事。当时袁绍的背景是四世公,且诛灭了十常侍,同时还与天下人扎憎恶的董卓划清界线,这样的身份怎么看都是汉末乱世的希望啊。(像不像演义中的刘备?

    袁绍在冀州可谓是人心所向

    当时整个冀州的士族都争相依附袁绍,韩馥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没办法解决,因为韩馥除了是冀州牧的身份,还有一个让他无法回避的身份“袁氏故吏”。也就是,韩馥曾经是袁绍父亲或祖父的下属,在古代那个非常看重门第的时代,这个身份在汉朝官场上是十分重要的。而此刻,也成为韩馥的“绊马索”。

    关东联军之后,袁绍深知需要一块自己的根据地。而冀州是他当仁不让的选择。此时的袁绍的谋士逢纪给他出了个主意,史书上是这么的

    纪曰“可与公孙瓒相闻,导使来南,击取冀州。公孙必至而馥惧矣,因使利害,为陈祸福,馥必逊让。于此之际,可据其位。”

    ——《志 董二袁刘传》

    逢纪为袁绍献计,借公孙瓒之威逼让韩馥

    于是,一场由袁绍导演的《让贤冀州》开场了。

    袁绍写信请公孙瓒南下攻取冀州。而这对于久居北方的公孙瓒来,正是一个入主中原的大好机会,怎么可能放弃?于是,一支北方大军浩浩荡荡向冀州杀来。当然,名义上还是去干董卓的,但只要是傻子都明白那只是个幌子而已。

    公孙瓒以为有机会入主冀州,于是率兵南下

    要知道冀州可谓带甲百万,怎么可能怕呢?事实上,冀州将士真不怕!都督赵浮,程奂带领万余的强弩兵屯河阳,准备与公孙瓒决一死战!

    而此时袁绍又派出了荀谌(要知道他是荀彧的的亲兄弟。颖川士族不出别的,专出客和谋士,荀谌正是利用他的寸不烂之舌,直接把韩馥忽悠得晕了,觉着自己啥啥都比不上袁绍,还不如把冀州让给袁绍得了,这样还算还了袁氏的恩情。这一段让小编想到了之前非常火的PUA(泡妞哲学,妥妥得把韩馥的情感抓得死死的。

    冀州军队不怕,但韩馥不想承担这么大的责任

    等到,谓馥曰“袁本初军无斗粮,各己离散,虽有张杨、于扶罗新附,未肯为用,不足敌也。小从事等请自以见兵拒之,旬日之间,必土崩瓦解;明将军但当开合高枕,何忧何惧!”馥不从,乃避位,出居赵忠故舍。遣子赍冀州印绶于黎阳与绍。

    ——《志 董二袁刘传》

    此时就算前线的赵浮,程奂快马回城劝也早已无用,韩馥在荀谌的循循善诱下,为了保全冀州全境,为了冀州的老百姓,为了自己后世的声名,韩馥选择让贤退居二线。冀州从此姓袁!

    公孙瓒发现被袁绍耍了,但袁绍实力雄厚,只能忍了

    而此时的公孙瓒发现被人耍了。当公孙瓒和他的将士们还在冀中平原上风餐露宿的时候,袁绍已经从韩馥的手里半推半就勉为其难不好意思地接受了冀州。

    这件事不但侮辱了公孙瓒的人格,而且侮辱了他的智商。但他只能咽下这口恶气,因为袁绍不是韩馥,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但从此,公孙瓒就视袁绍为仇敌。

    袁绍导演完这出夺州大戏,正式进入平定北方的阶段

    其实,这就是袁绍夺取冀州的这出大戏。是不是看着很离奇?在小编看来,韩馥不傻,他让出冀州的最大目的在于明哲保身。当时的冀州处于四战之地,凡是有心争夺天下的诸侯都会对冀州有所窥视。韩馥此人并无此意,他也就顺势将冀州送给了袁氏的后人袁绍。

    正所谓

    从此权去一身权,

    一心只做富家翁。

    • 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四大名著QQ群: 696280552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