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儿,红楼梦里一颗令人心疼的点缀

  • A+
所属分类:红楼解读

在《红楼梦》中,有许多微如尘埃的小人物。没有浓墨重彩,没有立传立碑,似乎身处焦点之外的阴影,只堪当小小的配角,被寥寥带过。

坠儿,红楼梦里一颗令人心疼的点缀

在花锦繁华的大观园中,温柔富贵的怡红院里,就有这么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女孩,让我为她叫好,又为她心疼,为她不忍。我甚至觉得,连最疼惜女孩子,最关注热闹背后寂寞身影的贾宝玉,都把她忽略了;连为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曹雪芹,都丝毫没有表露出对她的多余关注。这让我多少有些不忿和齿冷。

这个小女孩,叫坠儿

坠儿是怡红院里一个下等小丫头,出场次数很少,而且在为数不多的几场戏里,也永远作为配角,陪衬另外一个光彩夺目的女孩。

一次是在小红和贾芸订情事件中充当红娘和出谋划策的同盟者——这是为了突出小红的眼空心大、贾芸的多情聪明,顺带在蜂腰桥一节中“黑”了宝钗一把;一次是因为偷了平儿的虾须镯,被晴雯知晓后当面打骂并从此撵出了怡红院——这是为了彰显平儿的顾全大局,晴雯的嫉恶如仇。

在这两件事中,坠儿最后都成了彻彻底底的龙套和炮灰。可她的表现,尤其是在为小红和贾芸做“红娘”时,却让我每每读到此都忍不住为她鼓掌。

在蜂腰桥设言传心事一节中,坠儿劝小红不要在意是宝钗还是黛玉听去了她们的闺房话:“就是听去了管谁筋疼,各人干各人的就完了。”这是她的真实心声。

要知道,男女私情在当时被视为大逆不道,更何况贾芸是贾府的亲戚,虽然出身贫寒,但到底姓贾,也被尊称一声“芸二爷”,好歹是属于正经“爷们儿”一辈的;而小红则是怡红院里的三等丫头,说白了比粗使的老妈子好不了多少,虽然“俏丽干净”,也只能在外面浇浇水喂喂鸟,进不得宝玉的房间的。

这样天悬地隔的两个人弄到一起去了,一旦被发现了,羞的羞死,贾芸难免被上面责骂,甚至因此夺了他种树的差事,打回原形也不是没有可能;而小红,尽管是总管林之孝夫妇的女儿,但以她的心性,一定没脸待下去,只怕又是一个金钏或司棋。

所以,一旦以为被黛玉听去私房话,本来最有主意的小红,一时也急得连称“了不得”。可没想到坠儿,这么一个并非不明白这里面的厉害,且在怡红院好歹受过熏陶,有些精巧乖觉的丫头,竟有这份大无畏:“管谁筋疼”!在坠儿看来,这样的事当然是值得被祝福的,是件好事,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听见的人都应该给他们祝福,就算不能接受这样的离经叛道,也至少丢开手,不干己事不开口,有什么好去多嘴的呢?她是真心为小红高兴的,也暂时忘记了等级(她是比三等丫头小红还要低等级的丫头),而像个贴心的闺蜜一样大无畏地安慰她。

如果有人说,那是因为坠儿年幼无知,不明白私相传递中的柔情蜜意,因此不懂私情被发现的凶险,才会如此无所谓,可看看坠儿在二人之间说了些什么?为了捡帕还帕,她还要逗一逗小红“你拿什么谢我呢?那个拣帕子的芸二爷呢,你就不拿什么谢谢他了?”

瞧,这不是话里有话吗?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对男女之事的敏感和戏谑,全在里面了。她是明白芸红二人是怎么一回事的,却仍然勇敢无畏,欣喜地开开玩笑,还主动撮合撮合。就这一点,我就深深地佩服坠儿这个小丫头。在秩序和纪律森严的贾府,她的这份无所谓,真是难得的明媚春光。

再说虾须镯一案。坠儿趁乱偷了平儿的金镯子,被发现后平儿并未声张,悄悄找来麝月交代一番,是为了顾全怡红院和宝玉的名声,也是为了不惹晴雯生气。可偏偏二人的秘语被宝玉听墙根听了去,告诉了晴雯。

坠儿到底是小孩子,被晴雯的厉声责骂吓得不轻,被戳了手也是像她这个年纪的小孩子一样毫不顾忌地哇哇大哭,却说不上一句辩白的话。因为她没什么好辩白的,确实是她偷了。

每次看到这里,不知怎的,我心里并不为晴雯发挥得淋漓尽致的“爆炭”性格和许多人赞赏的“嫉恶如仇”而叫好,反而非常同情坠儿。那一针针就像戳在自己手上一样疼。

想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手上的皮肤自然是白白嫩嫩,在怡红院虽不说娇生惯养,也比别的屋的丫头要吃好穿好些,平日宝玉对她们也都是温言软语的,何曾想到自己会因为偷了件东西被一向厉害的晴雯给逮了个正着,而且从此被逐出怡红院?虽有错,可我始终觉得错不至此。

我想,平儿能在丢了镯子后很快便查出偷盗者,也说明坠儿并没有小心翼翼、处心积虑地藏好,她毕竟年龄小,心思简单。

weinxin
微信公众号
更多精彩请关注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