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卫去拍《西游记》会是什么样的故事?

    • 白骨精篇

    每一个人都有失恋的时候,而我失恋的时候,喜欢变成一个凡人。

    我们最接近的时候,我跟他之间的距离只有0.01公分,他的手掐在我的脖子上,想要杀死我,57个小时之后,我爱上了这只猴子。

    世人都不知道我究竟长成什么样,有时候我是翩翩女娇娥,有时候我是垂垂老妇人,更多的时候,我乐意变成千娇百媚的女子,或烟视媚行,或端庄娴静,看着那些臭男人一个一个被我的表象迷惑,一个一个倒在我的怀里,然后死去,连那个性冷淡的唐僧也想要为我赶走猴子。

    可是那个猴子是懂我的,我变成村姑,变成老妇,变成老翁,他通通一眼就识穿。

    最后一次的时候,我化身白发苍苍的曾目老人,以竹杖点地,慢慢踱到他们面前,我知道他在等我。

    我的手上端着馒头,馒头是我做的真的馒头,而老翁的确也是假的老翁。那只猪说饿了,他应该也是饿了的吧。

    他果不其然地打翻我手上的馒头:“其实你知道你没有必要来。”

    我的声音好像不是自己的:“听说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我就是想试试是什么滋味。”

    他脸色一变:“在白骨洞做你的妖精不好么,一世快活似仙。”

    我轻笑,看着地上,一个娇美女子的轻笑在一个老翁脸上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可我从来不图一世,只图一时。”

    最后金箍棒打在我身上的时候,我不知道他是皱了一下眉,还是犹豫了一下,但终究还是打下去了。

    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看见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翻过这座山,他可能就会爱我了。我很想告诉他,可能翻过去山后面,你会发觉没有什么特别,回头看会觉得这边更好,因为那边还有一座山,但是这边的我还不知道。

    其实我对唐僧肉一点兴趣也没有,我只是固执地想要去看一下,下一次他是不是真的还那么狠心。

    不知道,就可以假装不是。

    最后一次他杀死我的时候,我没有使力消去金箍棒的劲道。

    我怕自己会忍不住问他。

    如果我是凡人,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如果我不是妖,你会不会带我一起走?

    长生不老,可太寂寞了。

    • 铁扇公主篇

    那时的我还年轻,正是豆蔻梢头的年纪,三界谁也看不上。他问我,你可不可以送我一炷香的时间。

    他跟我说:这一炷香时间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残香。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炷香的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我明天会再来。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因为我而记住那残香,但我一直都记住这个人。之后他真的每天都来,我们就从一炷香的朋友变成一炷香的朋友,没多久,我们每天至少见一个小时。再没多久,我们有了红孩儿。

    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

    牛魔王可能就是这样的鸟,我假装宽容,学着大度,但是不需明察秋毫就可以发现蛛丝马迹,越来越明白“嫉妒”二字为什么都是女字旁。

    我化身白骨精,蜘蛛精,甚至是性冷淡的观音,每一次看他烧一炷香,然后深情款款地说因为这一炷香会永远记住我,跟我搭讪了千百次,他有时是浪子,有时是艺术家,有时是绅士,他饱经风霜,历经沧桑,受过我也不知道的伤,但无论是什么,也无法逃出我的五指山。

    云雨过后他抱着我,这次的我是一只蜘蛛精,我不经意地问他:“你跟我在一起,铁扇公主怎么办?”

    他也仿若不经意,“我连自己都管不了,怎么管得了别人?”我突然就觉得,一头牛,即使最后变成一个人样,也蠢得无以复加。

    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一开始就会飞,飞到死亡的那一天才落地。其实它什么地方也没去过,那鸟一开始就已经死了。

    我以为一炷香很快就会过去,其实是可以很长的。有一天有个人指着残香跟我说,会因为那一炷香而永远记住我,那时候我觉得很动听……

    我不明白他受过什么伤,我只知道,因为他,我也变成了那只没有脚的鸟,只能飞,不能停。

    除非,他能把我的脚再接回来。

    可惜我等不到那一天了,所以我告诉自己,在接下来的一炷香里,我要忘记这个人。

    日子那么长,有谁敢念念不忘。

    • 唐僧篇

    去西天取经的人只有一个目的,取回西经,解救世人,其实你若问我,西经中有什么厉害的东西,真的可以解救世人吗?我也不知道。

    只是一件事情,在你耳边说过千万次以后,会刻在你的骨血里。

    我一直以为我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我穿越洪荒沙漠,经历万千妖魔鬼怪侵扰,受尽人间各种诱惑苦难,最终也会心如菩提,一无尘埃。

    直到我来到女儿国,遇见那个人,发现原来遇上的时候,所有人都一样。

    她说:“呆子,你是不是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哪个女子?”

    我说“阿弥陀佛”,其实我只是不敢正眼看她。

    她说:“跟你接近得多了,我什么也听不到,只听见自己的心在跳,不知你可有听到?”

    我说“阿弥陀佛”,我想我听见了,很大声。

    她言笑晏晏:“呆子,我一个人在这里太累了,我把这个盛世许给你,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我说“阿弥陀佛”,其实我想说好。

    她让我不要拒绝她,如果愿意的话,就在月上柳梢的时候去子母河旁。

    很久以后我来到灵山,受封佛号,回头看,我转山转水转过佛塔,却转不过一个年岁正好的女子。有些人是离开了,才会发现离开了的人是自己的最爱。

    我只道贪嗔痴是苦,后来才发现,求不得最苦。

    只记得月上柳梢头的时候,她在子母河旁看了一夜的月亮。
    我在月亮下看了一夜的她。

    很多年之后,没有人记得我叫天蓬元帅,他们都叫我,猪八戒。八戒,其实我什么都戒不了,我跟他们都不一样,我是如此贪恋这个世间。

    那天霓裳仙子看到我,吓得晕倒。我在她旁边一整个下午,看到有四只鸟飞过,数出有十三朵花将开未开,将她带回宫后,我觉得我是时候离开了。

    在我要走的时候,我帮她脱了靴子,我妈妈说过,女孩子如果穿着靴子睡觉,醒来就会脚肿,还把靴子擦了干净,像她这样美貌的女子,靴子也应该很干净才对。

    在擦靴子的时候,她醒来,尖叫声冲破整个广寒宫。

    后来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了,我因调戏霓裳仙子被贬下凡,投了猪胎。

    后来我也恋慕过几个女子,有些是人,有些是妖,有些是仙,环肥或燕瘦,唯一共同的是,她们见到我的真身,都是厌恶地尖叫。

    有时我也很怀疑,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其实我什么也没做,而且我还有一套很漂亮的琉璃盏,玉帝赐给我的。

    我想,如果哪个姐姐想要看一下琉璃盏,我就把整套琉璃盏都送给她。

    恋慕上一个女子,我就想,有一天你想要看的话,就问我,我把整套琉璃盏送给你。连同我肥厚矮丑的心,一并洗的干干净净,全部送给你。

    可是一直到故事的后来,也没有人想看。

    *大圣篇(大圣篇分初篇,中篇,终篇,你可以不看)

    --终篇:

    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生意,那是他自己的意义,而我生下来的意义,就是斩妖除魔。

    这几年斩妖除魔的生意很不好,佛跟向善者说,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跟向恶者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这样谁还愿意做好人呢。

    这些年我遇妖杀妖,遇魔除魔,有时候也会想,如果说凡事皆有因果,我为什么还要去斩妖除魔?想了很久,我也没想明白。

    听说白虎岭中,有白骨洞,妖精很多,在那里,我的生意一定很好。

    白骨洞中白骨精,是个很有意思的妖精,明知道我看的出来她的真身,总被我一棒子打死,还敢三番四次地来。可能是因为她有执念,不知听谁说过,有执念的妖,是不死不灭的。

    只是她的真身是一具白骨,我讨厌白骨。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期待她来。

    这一次来的时候,她化身一个老翁,端着馒头,我一眼就看出是她,却看不出那馒头是什么,馒头长得奇特,让我眼皮跳得很厉害。

    不假思索,我便打翻馒头:“其实你知道你没有必要来。”

    她看起来很奇怪,“听说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我就是想试试是什么滋味。”

    我其实不信:“在白骨洞做你的妖精不好么,一世快活似仙。”

    她也不看我,只看那馒头:“可我从来不图一世,只图一时。”

    紧箍咒突然缩紧,我头疼得厉害,金箍棒打了下去。

    我后来在想,她疼不疼?我出手向来有去无回,她来了三次,我都觉得疼。

    可能明天她再来,我就打不下去了。

    这天我用冷水洗净了脸,在白虎岭等她,从早晨等到夜里。

    后来想起来,那天夜里,满天都是星星,好像一场冻结了的大雨。

    --初篇:

    被五指山压得久了,也就习惯了,这是五百年中的最后一年,跟以前每一年都没什么不一样。

    除了有一个姑娘。

    土地老儿每日用铁丸铜汁喂我,自她来了后,做羹汤,摘野果,还有造型很奇特的馒头,说这样的馒头只此一家,生生把我胃口养刁了。

    她每天猴子猴子地叫我,让她改成齐天大圣,她也不改。

    我记得那日,蓝的天,归的云,太阳刚刚升起。

    她蹲在我旁边听我说话。

    我跟她说:“待我从五指山出来,我就带你走,带你去水帘洞,那里有我的猴儿们,我让他们叫作你祖母。”

    她脸上就泛起红晕,桃花夭夭,灼灼其华,她说不要,不老都喊老了。

    我听不见她说什么,只是想,一个女子怎么能好看成这样。

    没事的时候我总望向白虎岭,我清楚的记得那里有个女人会来。

    可是过了那天后,她一直都没来,害我等了很长时间。

    我数着日子随斜阳,一日一日地下落,一从五指山下出来,我就拿着金箍棒去找她。

    她家的老翁告诉我说,山中恶霸想要强娶,她躲在了茅屋,燃了一把大火,烧剩了一堆白骨。

    --中篇:

    不久前,我遇上一个人,他送给我一坛酒,说那叫“醉生梦死”,喝了以后,可以叫你忘记以前做过的所有事。

    我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酒。他说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什么都可以忘掉,以后每一天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你说有多开心。

    我本来是不想忘掉的,可是我最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女子总爱扮相,跟我开了个玩笑,假装自己死了。

    我走出她的房子,以为我会醒来,然而总是没有。

    那梦并不好,只要在那梦里,我的五脏六腑就搅在一起疼,最近疼得眼睛已经看不大清了。

    所以我喝了那坛酒,梦醒之后,梦中如何,便忘干净。

    梦中听到了一句禅语,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林中,心不动则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则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选自知乎,作者:陈歪歪

    • 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四大名著QQ群: 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