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春的结局——海外王妃

  • A+
所属分类:红楼解读

探春的结局——海外王妃

《石头记》里十二钗,除秦可卿外,在前八十回里都还没有结果。可是,对她们的归宿,曹雪芹又给予了种种暗示。既是暗示,当然就不可能十分具体,而仅是一个大概的轮廓。探春在十二钗里名列第四,是仅次于黛玉、宝钗的重要人物。对她的结局——远嫁,历来都没有什么异议。程高续书也基本上遵循了“远嫁”这种前八十回暗示的安排。可是,它只是敷衍成篇,而未深入探究曹雪芹的匠心,所谓嫁给镇海总制之子,后来又回京归省的结局距离曹雪芹原意是大相径庭的。

那么,曹雪芹给安排的结局是什么?“远嫁”是不错,可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远嫁呢?这个问题还未见红学界深入讨论过。把《石头记》前八十回里的蛛丝马迹贯串起来进行研究,我得出的结论是:按曹雪芹原意,探春的结局应该是嫁到中国以外的一个海岛小国去做王妃——这才是名副其实的“远嫁”。

“海外做王妃”这一结局的根据何在?

《石头记》第五回里金陵十二钗正册第三幅有关探春的判词是这样的:

后面又画着两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之状,也有四句写云:

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

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

(见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这很明白是暗示探春要漂洋过海,像风筝断线一样游荡漂泊,远离故国。如果像程高续书那样,仅仅是嫁到海疆,那是与判词不合的。何况海疆的官也并不是永远留在海疆,只要朝廷一道调令,立刻可以离开海疆的。《红楼梦》续书第一百回里就有这样的描写:“王夫人道:‘两家都是做官的,也是拿不定。或者那边还调进来;即不然,终有个叶落归根……’”第一百十八回中有“近因沿途俱系海疆凯旋船只,不能迅速前行。闻探春随翁婿来都……”第一百十九回中有“忽有家人回道:‘海疆来了一人,口称统制大人那里来的,说我们家的三姑奶奶,明日到京了。’……到了明日,果然探春回来。众人远远接着,见探春出挑得比先前更好了,服采鲜明”。(以上引文见作家出版社1953年版《红楼梦》)把程高续书的这些描写和第五回的探春判词对照,明显地看出续书是在勉强敷衍成文,完全违背了雪芹原意。续书没有体现第五回判词中“两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以及“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里所寓深意,而只用“海疆”二字塞责。

第五回中“红楼梦”曲子第五支《分骨肉》:

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恐哭损残年,告爹娘休把儿悬念。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连!

山遥水远,凄凄惨惨,生离死别,分明是远适海外、一去不返的调子。且既云“一帆风雨路三千”,则大部分路程是“水路”,绝非到“海疆”所能拟。“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骨肉家园”应是指整个神州故国,而不是北京或南京的狭隘的“家乡”概念。只有远嫁异域,永无见面之日,才可能因为“从今分两地”而“恐哭损残年”。仅仅嫁到“两家都是做官的,也是拿不定。或者那边还调进来”(第一百回)的海疆,是不可能有如此深哀巨痛的。

然而,最明显地暗示出探春归宿的,则在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中。这一回书里大观园众姐妹在怡红院为宝玉过生日开夜宴,行酒令时每个人抽的签子上都有考语,暗喻本人的身世命运。探春抽了一支签,

众人看上面是一枝杏花,那红字写着“瑶池仙品”四字,诗云:

日边红杏倚云栽

注云:得此签者必得贵婿,大家恭贺一杯,共同饮一杯。众人笑道:“……我们家已有了个王妃,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大喜!大喜!”

(见庚辰本)

这才是一语破的,原来探春的结局“也是王妃”!但这个“王妃”只能是远在异域的海外王妃,而不可能是中华的王妃。因为探春不能超过她的姐姐元春,不能违背“三春争及初春景”(元春判词)的安排,同时探春又必须是“两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的远嫁。除了去海外某个小国做王妃,是没有其他选择的。

这里有没有什么牵强之处呢?“得此签者,必得贵婿,大家恭贺一杯”,探春是公侯家的小姐,只有比公侯更高的门第,才可以称得上是“得贵婿”,才值得“大家恭贺”。续书中探春的婆家是“镇海总制”,远不及公侯高贵,探春简直是“下嫁”了,怎么称得上“得贵婿”呢?可见续书之谬。“瑶池仙品”、“日边红杏倚云栽”更含有非帝王之家莫属的意思,只有嫁到帝王之家,称“瑶池”,称“日边”才正对景。可见探春当为王者妃是无疑了。

“日边红杏倚云栽”这句诗出自唐代高蟾《下第后上永崇高侍郎》,全诗是这样的:

天上碧桃和露种,日边红杏倚云栽。

芙蓉生在秋江上,不向东风怨未开。

细味全诗,用来比喻探春去海外为王妃不是十分贴切而巧妙吗?

同回书中还有,

袭人他伸手内(庚辰本如此,“内”当为衍字)取了一支出来,却是一枝桃花,题着“武陵别景”四字,那一面旧诗写着道是:

桃红又是一年春

注云:杏花陪一盏,坐中同庚者陪一盏,同辰者陪一盏,同姓者陪一盏……于是大家斟了酒,黛玉因向探春笑道:“命中该招贵婿的,你是杏花,快喝了我们好喝。”探春笑道:“这是个什么,大嫂子顺手给他一下子。”李纨笑道:“人家不得贵婿反挨打,我也不忍的。”

作者在这里两次三番点明“贵婿”,当非泛泛之笔。袭人抽的签主要是暗示袭人将来嫁给蒋玉菡,后来就有人说“武陵别景”、“桃红又是一年春”是对袭人后来改嫁有所讽贬,续书还荒谬地加上什么“千古艰难唯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的评语。殊不知这种“节烈”观念雪芹是没有的。据脂评透露,原著后来写袭人与蒋玉菡结婚后还要供奉宝玉、宝钗,并不是忘恩负义者。那么“武陵别景”、“桃红又是一年春”除了暗示袭人将来改嫁外还有其他的寓意吗?妙在“杏花陪一盏”。“日边红杏倚云栽”的上句是“天上碧桃和露种”,桃、杏本是一体。原来“武陵别景”、“桃红又是一年春”除了主要暗示袭人的归宿外,同时也关系着探春,她是要去海外某一岛国的“武陵别景”中另有春秋的。《石头记》常作这种意想不到的细致入微的伏笔,正是雪芹独具的风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4   其中:访客  2   博主  2

    • 小红帼 0

      探春远嫁后则可能另有新天地

        • 艾名著 Admin

          @小红帼 千红一哭,万艳同悲。探春的前途只能说是未知,一探春太要强了,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苦头必然不会少吃。

        • 红心 0

          探春是金陵十二钗里命最好的,虽远嫁,但是贵为王妃也算不错

            • 艾名著 Admin

              @红心 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