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楼梦》看撒娇的学问

  • A+
所属分类:红楼解读

一直以为,撒娇是一件很风情的事儿。对于女人来讲,撒娇也是一种很自然的本能。窃以为一个能把娇撒得恰到好处的女人必然娇羞无限、风情万种。可是撒娇也是件颇具风险的事儿,对着谁可以撒,什么时候撒,用什么方式撒,撒到什么程度彼此都熨帖,极难拿捏。一点细微之处出了差错,都能将这件很风情的事儿倏尔转变为顶尴尬的事儿。

红楼梦》里,薛宝钗是不会向贾宝玉撒娇的。这恐怕不全是因为宝姑娘自重身份,珍重芳姿。就说有一次宝姑娘劝宝玉仕途经济吧,宝玉听到这些“混账话”,也不管人脸上过得去过不去,就嗐了一声,拿起脚来走了。这里宝姑娘的话也没说完,见他走了,登时羞得脸通红,说又不是,不说又不是。自己讪了一会子去了。宝钗能拿这事和宝玉又哭又闹又吐药吗?不能。宝玉宝钗之间缺少一种“场”,一种亲密的、完全信任的氛围。宝玉也艳羡宝钗两条雪白的膀子,却并不敢造次去摸一摸;宝钗也关心宝玉的境遇,但并不会关切地去伸手撷去他脸上的汗。所以只能是“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都说“袭为钗副”,可是袭人就能向宝玉撒娇。“情切切良宵花解语”一节,袭人就可以以“哥哥要赎自己出去”为要挟,要宝玉答应她三件事情。“你若果都依了,便拿八人轿也抬不出我去了。”花袭人的娇嗔满面让宝玉不禁又赌咒起誓,要化灰化烟了。可是袭人在宝玉面前的撒娇是分场合看情况的。宝玉生了气真一脚踢到她的肋上,她也只有忍痛说没事的份儿。

除了袭人,敢和宝玉撒娇的丫头也只有晴雯了。“贾宝玉大醉绛芸轩”一节,宝玉回来,晴雯可以笑说:“好,好,耍我!研了那些墨,早起高兴,只写了三个字,丢下笔就走了,哄的我们等了一日。快来给我写完这些墨才罢!”嗔着说手冷,宝玉赶紧替她渥着。可是撒过了头就有些不妙了,那一次晴雯摔坏了扇子,宝玉一句“蠢才”,引来了晴雯一番牢骚,最后闹得宝玉差点要回太太让晴雯出去。虽然后来宝玉主动和解,搬来一箱扇子让晴雯撕。“晴雯撕扇”也成为《红楼梦》娇态满面的经典画面,我总觉得这娇撒得不够面子,有些牵强。可见宝玉再喜欢晴雯,也是公子哥儿心情好时的玩乐罢了。

可以由着意儿向宝玉撒娇的,也就是黛玉一人了。不少人不喜欢黛玉都是因为她“小性儿,行动爱辖制人”。其实黛玉很多时候还是很懂人情世故的,且不说她刚进贾府时小小年纪就知道“时时留心,步步在意”,就是得到贾母超过三个孙女儿的宠爱后也还是知书达理、有分寸有讲究的。也就是在宝玉面前,她才会毫无芥蒂、一句话说不对就恼了,哭了,不理人了,甚至剪玉穗子摔玉闹得不可开交。而黛玉敢这样不计分寸地撒娇,就是拿准了宝玉会打叠起千百样的款言温语,叫上几百声的好妹妹。黛玉的撒娇要的是宝哥哥的哄劝,其实也是变相地求证,不时想知道自己在宝玉心里究竟有多重。想到这一节,不光宝玉怜爱,连读者也要起怜爱之心了。

红楼梦里,能有宝黛之间这份无处不可、无所不能的撒娇的,也就只有龄官对贾蔷了。龄官病了。贾蔷特地花了一两八钱银子买了个会衔旗串戏的小鸟来,替龄官解闷。龄官偏不领情,说贾蔷拿雀儿打趣她,又说贾蔷不关心他。把贾蔷弄得左右不是,又是起誓,又是放雀,又是要去给她请大夫。龄官却又说“站住,这会子大毒日头地下,你赌气请来了我也不瞧。”

仔细想想,撒娇是把自己的弱处亮给对方看,偏偏是想用这弱换来对方的怜和爱。所以拿不准的对象是不能撒的。撒出去的娇泼出去的水,一脚踏空想收回来可是万万不能,这时候想找个地缝都难。就是对象拿准了,时机、方式、程度拿不准也会撒娇不成徒尴尬。

这样看来,撒娇是件顶幸福的事儿。尤其是有个人可以让自己由着意儿撒娇,不必讲究方式,无需拿捏尺寸。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可以有十足的底气相信这世界上总有一个人爱你疼你娇你宝贝你,你一跺脚一撅嘴,一蹙眉一流泪都会让他觉得“肠子都给揉碎了”。这时候的女人,无论年方二八,还是两鬓白发;不管金奴银婢,还是布衣荆钗,都是幸福的女皇。

换个角度来讲,女人在你面前撒娇,最起码说明她喜欢你而且相信你一定喜欢着她。她如果不喜欢你,断不肯在你面前露出娇态;如果不确信你喜欢她,也绝不会冒撒娇落空的风险。反之,如果女人在你面前永远宽容大度、彬彬有礼,她一定和你没亲密到那个份儿上。要不就是还不够喜欢你,要不就是拿不准她在你心里的位置。这世界上没有不会撒娇的女人,只有不愿撒不能撒的女人。也是,除了撒娇卖痴成性的庸俗脂粉,哪个女孩儿肯把自己最娇柔的一面展现给说不准回音的人来看呢?

女人撒娇的方式有很多,不见得一定要一哭二闹三上吊。新婚晨起,新娘子“妆罢低声问夫君,画眉深浅入时无”,温情旖旎;丈夫离家,娇妻“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难挽留”,缠绵悱恻;少女歪着脑袋对着情郎“欲呈纤纤手,从郎索双钏”,娇俏动人,男人为博功名夜半苦读,女人嘟着小嘴“问郎知是几更天”,更是妩媚荡漾了……所以面对女人的撒娇,多一份同感动,少一些不耐烦,所谓好男人就是在女人高兴的时候陪她一起高兴,生气的时候不陪她一起生气,撒娇的时候打叠起千百样的温存软语来配戏。

其实男人也是会撒娇的,不过性别的自尊让他们把这种愿望隐藏得更深一些,方式会改变一些,时机会更有选择性一些。有时候男人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会很霸道,甚至不讲道理,不妨看做撒娇的一种,潜意识希望得到包容、顺从、温柔和体贴。病痛也可以帮男人暂时脱了自尊的壳子,在女人面前孩子一样撒娇。所以说男人生病的时候往往会变得特别娇气。聪明的女人,会笑着对待这难得的孩子气,像母亲一样给他温暖的怀抱。

再推而广之,人天生就是需要撒娇的动物。小的时候是最朴质天然的状态,向父母撒,向疼爱自己的长辈撒,随时随地,想撒就撒;长大了就懂得隐藏了,只向自己最亲爱的人撒,在只有你我的空间撒,在甜蜜醇浓的时间撒;老了老了会向子女撒,不是说“老返小”吗?人老了也会在子女面前特别执拗,这也是返璞归真的一种吧。

不管你可以在你的父母,你的爱人,你的子女面前由着意儿撒娇,还是你的子女,你的爱人,你的父母可以在你面前由着意儿撒娇,都是无比难得和幸福的,而且这个时间段儿是过去了就不会再回来的。一句话,撒娇的和被撒娇的都是幸福的。

最孤独的,是举目眺望,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供你撒娇;最可悲的,是环顾四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愿意向你撒娇;而最可怕的,是你在不知不觉间,竟丧失了撒娇的愿望和能力。这样的生活如果像水,必然是少了波澜的死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