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来:西天取经的“最佳导演”

    西游记》中,神仙妖魔难以计数,谁最阴险狡猾、最有心计?

    妖魔够狡猾,白骨精想吃唐僧肉,三番两次变化,却还逃不过孙悟空的火眼金睛;车迟国三怪与孙悟空斗静斗动,也没能赢得半分。妖魔的狡猾,是小伎俩。

    孙悟空够狡猾,在天上撒泼耍赖,坑蒙偷骗,玉皇大帝难受,太上老君头痛,斗妖魔硬打软磨,无人不怕。但他斗不过如来、观音,不论情愿不情愿,还得乖乖地一路到西天。孙悟空的狡猾,是小把戏。

    玉皇大帝、太白金星狡猾,对孙悟空先是欺其未见过世面,以未入流的弼马温哄其养马;继而又欺其不识事,以有职无俸的空头齐天大圣骗骗图个安宁,但终于导致孙悟空大闹天宫。玉皇大帝的狡猾,小家子气。

    真正狡猾的,是如来。别看他坐在西天静养,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指掐过去,心算未来,自从玉帝请他降猴开始,一切都已在他预算之中,可以算得上是故事的“最佳导演”。请看:

    孙悟空闹天宫,玉帝派人请如来相助。如来听说,立即起身。试想如来何等尊贵身份,又何况灵山上猛将如云,一个小猴值得如来亲往?非为此也。本来,玉帝在东土,如来在西天,各占一方,互不相扰。而宗教本身是有扩张性的,东西方明里和平友好,暗地里如来还想着在东方弘扬我佛,现在不正是机会来了?到了东方,立即拿出绝招,让孙悟空稀里糊涂地便败下阵来,根本没有另生枝节的机会。这一手,已经压倒了玉帝。而且玉帝也欠了如来一个极大的人情,将来如来是随时可以追回的。

    果然,五百年后如来想到了利用压在五行山下的猴头。如来要想在东土扩张佛教,但又怕被人看轻,要拿点架势,搞点做派。他想出了让东土人苦历千山万水来西天取经的办法;即要让人来取,让他觉得难,感到这真经来之不易,但又要让他能逢凶化吉,来到灵山。不难,显不出真经的价值;太难,吓倒取经人,也是白忙一场。所以要为取经人准备几个能干的徒弟。

    谁来当取经人的徒弟,如来当时日虽然没说,但实际上早已考虑好了。他器给观音五件宝贝,其中金、紧、禁三个箍儿,专门作收徒之用,已经给收服的孙悟空留下了伏笔。

    三个箍儿中的两个被观音贪污了。一个收了熊精做了她自己的守山神令将,一个收了红孩儿做了自己的善财童子。观音为什么贪污?因为她知道孙悟空的本领。有了他,西天路上基本上就无甚险阻,不愁取经人到不了西天,用不着黑熊精等去凑热闹,还是留作自己用吧。为什么观音又不敢一起都贪污了?因为她知道如来早已想到安排这个猴头做取经人的徒弟,将来悟空到西天,头上没箍儿,岂不难以交代?至于用箍儿管束猴头,那实在是很次要的理由,没有这个箍儿,观音也是能使猴头服帖的。

    至于取经人,也是如来排好的。陈玄奘也许不知道,他的前身是如来的弟子金蝉子,只因无心听佛讲经被贬凡尘,已经十世修行。这个金蝉子本是西方修行人,在如来阶下听讲,即使犯错该贬,也应贬在西方,如来悄悄地贬他在东土又是为什么?安排观音到东土来找旧年的弟子当取经人,又安排一个被自己收服的猴头做取经人的徒弟,如此简直是在导演一场戏,一场不宣而战的文化侵略战。

    精彩的戏还在后头。

    唐僧师徒去西天的艰难,原本不应达到现在这样的程度,但事实上他们的难易程度也在如来掌握之中。为了不让他们走得太容易,如来组织了一批又一批的妖魔阻挠取经。如来灵山脚下的老鼠,因偷了琉璃盏内的清油而逃走,如来已经照见这个老鼠躲在唐僧师徒必经的黄风岭,却不急于追回,而是让灵吉菩萨照看着。干什么?让老鼠与唐僧师徒干上一场,为难为难他们。

    再看平顶山的金角大王、银角大王,凭着几件宝贝,给孙悟空着实添了不少麻烦,可到后来才弄明白,这两个魔头都是太上老君看炉子的童儿,宝贝都是太上老君的用物。这可把悟空气得七窍生烟,太上老君却说:“不干我事,不可错怪了人,此乃海上菩萨问我借了三次,送他在此处托化妖魔,看你师徒可有真心往西去也。

    再看乌鸡国遇到的妖怪,原是文殊菩萨座下的一头狮猁王,悟空等费了多少周折才占上风,刚要动手结束其性命,文殊出面了,说这青毛狮王原是奉佛旨降临,也是故意在这儿添麻烦的。

    除了直接派遣以外,还有不少麻烦大概也是如来弄出来的。比如唐僧原是如来弟子金蝉子,十世修行,吃他一块肉即可长生不老,一路上许多真正的妖魔都是冲唐僧肉而来的。但这个信息是谁告诉他们的呢?知道这个信息的不会超出西天两三个佛教界最高层的领导人,而观音即使知道,也是不敢透露的,因为透露者应当能预计到这个消息传入下界的后果,万一不能掌控,只怕局面会难以收拾。恐怕只有如来,一切都在掐指之中,才会有意无意放出风来。

    假如没有如来的“照顾”,一路上唐僧师徒四人恐怕要顺利得多。当然如来的照顾也很精确,每到关键时刻,就会有救星出现。

    观音很能领会如来的意图,一路上安排了一难又一难。即使到了西天,发现唐僧已经历了八十难,不合佛门的九九归真之数,还抓紧在其回程中安排了又一难。真把取经人折腾了个够。

    整个取经的过程,岂不都是如来操纵的!以道教为支撑的东土及那位貌似至高无上的玉帝,其实不过是一个提线傀儡。取经还是为东土的大众服务吗?如来有非常清楚的大局观—这是吴承恩的认识,难怪在这本《西游记的佛道相争中,如来、观音这些佛教的头面人物,既庄严又大气;而道教中人,都是装神弄鬼、神神道道,一付耍小聪明的样子。

    当然,吴成恩不是佛教徒,对于如来的心机与诡秘,他也毫不留情地给以讽刺。比如,他让猴头在如来的手上撒了一泡尿,把如来的神圣庄严戏谑下;他借猴头之口,说如来原来是妖精的外甥,难怪对妖精如此庇护。

    (选自蔡铁鹰著《西游记的前世今生》)

    • 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四大名著QQ群: 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