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汉骠骑将军、威侯马超全传

  • A+
所属分类:名著百科

 

 一、建安初-马韩互攻

蜀6《马超传》:马超字孟起,右扶风茂陵人也。父腾,灵帝末与边章、韩遂等俱起事于西州。

《后汉书》董卓:(兴平元年三月之后)韩遂与马腾自还凉州,更相战争,乃下陇据关中。

魏略:建安初,约与马腾相攻击。腾子超亦号为健。行尝刺超,矛折,因以折矛挝超项,几杀之。

典略:会三辅乱,不复来东,而与镇西将军韩遂结为异姓兄弟,始甚相亲,后转以部曲相侵入,更为雠敌。腾攻遂,遂走,合衆还攻腾,杀腾妻子,连兵不解。

魏10《荀彧传》彧曰:“不先取吕布,河北亦未易图也。”太祖曰:“然。吾所惑者,又恐绍侵扰关中,乱羌、胡,南诱蜀汉,是我独以兖、豫抗天下六分之五也。为将柰何?”彧曰:“关中将帅以十数,莫能相一,唯韩遂、马超最强。彼见山东方争,必各拥衆自保。今若抚以恩德,遣使连和,相持虽不能乆安,比公安定山东,足以不动。锺繇可属以西事。则公无忧矣。”

乘舆马赋:马超破苏氏坞,坞中有骏马百馀匹,自超以下,俱争取肥好者。而将军庞德独取一騧马,形观既丑,众亦笑之。其后刘备奔于荆州,马超战于渭南,逸足电发,追不可逮,众乃焚可。

苏则字文师,扶风武功人也。魏略曰:则世为著姓,兴平中,三辅乱,饥穷,避难北地。

二、建安七年-平阳之战

蜀6《马超传》: 司隷校尉锺繇镇关中,移书遂、腾,为陈祸福。腾遣超随繇讨郭援、高干于平阳,超将庞德亲斩援首。

魏1《武帝纪》:建安七年秋九月,公征之,连战。谭、尚数败退,固守。

魏10《荀彧传》:太祖渡河,击绍子谭、尚,而高干、郭援侵略河东,关右震动,锺繇帅马腾等击破之。

魏15《张既传》:袁尚拒太祖于黎阳,遣所置河东太守郭援、并州刺史高干及匈奴单于取平阳,发使西与关中诸将合从。司隷校尉锺繇遣旣说将军马腾等,旣为言利害,腾等从之。腾遣子超将兵万馀人,与繇会击干、援,大破之,斩援首。干及单于皆降。

魏13《钟繇传》:其后匈奴单于作乱平阳,繇帅诸军围之,未拔;而袁尚所置河东太守郭援到河东,衆甚盛。诸将议欲释之去,繇曰:“袁氏方强,援之来,关中阴与之通,所以未悉叛者,顾吾威名故耳。若弃而去,示之以弱,所在之民,谁非寇雠?纵吾欲归,其得至乎!此为未战先自败也。且援刚愎好胜,必易吾军,若渡汾为营,及其未济击之,可大克也。”张旣说马腾会击援,腾遣子超将精兵逆之。援至,果轻渡汾,衆止之,不从。济水未半,击,大破之,斩援,降单于。

魏18《庞德传》:太祖讨袁谭、尚于黎阳,谭遣郭援、高干等略取河东,太祖使锺繇率关中诸将讨之。悳随腾子超拒援、干于平阳,悳为军锋,进攻援、干,大破之,亲斩援首。拜中郎将,封都亭侯。

《后汉书》董卓传:七年,乃拜腾征南将军,遂征西将军,并开府。

典略:超后为司隷校尉督军从事,讨郭援,为飞矢所中,乃以囊囊其足而战,破斩援首。诏拜徐州刺史,后拜谏议大夫。初,曹公为丞相(《武帝纪》:十三年夏六月,以公为丞相),辟腾长子超,不就。

魏略:悳手斩一级,不知是援。战罢之后,衆人皆言援死而不得其首。援,锺繇之甥。悳晚后于鞬中出一头,繇见之而哭。悳谢繇,繇曰:“援虽我甥,乃国贼也。卿何谢之?”

战略:袁尚遣高干、郭援将兵数万人,与匈奴单于寇河东,遣使与马腾、韩遂等连和,腾等阴许之。傅干说腾曰:“古人有言‘顺道者昌,逆德者亡’。曹公奉天子诛暴乱,法明国治,上下用命,有义必赏,无义必罚,可谓顺道矣。袁氏背王命,驱胡虏以陵中国,宽而多忌,仁而无断,兵虽强,实失天下心,可谓逆德矣。今将军旣事有道,不尽其力,阴怀两端,欲以坐观成败,吾恐成败旣定,奉辞责罪,将军先为诛首矣。”于是腾惧。干曰:“智者转祸为福。今曹公与袁氏相持,而高干、郭援独制河东,曹公虽有万全之计,不能禁河东之不危也。将军诚能引兵讨援,内外击之,其势必举。是将军一举,断袁氏之臂,解一方之急,曹公必重德将军。将军功名,竹帛不能尽载也。唯将军审所择!”腾曰:“敬从教。”于是遣子超将精兵万馀人,并将遂等兵,与繇会击援等,大破之。

三、建安十三年-承父割据

蜀6《马超传》:后腾与韩遂不和,求还京畿。于是徵为衞尉,以超为偏将军,封都亭侯,领腾部曲。

《后汉书》董卓传:复徵马腾为卫尉,封槐里侯。腾乃应召,而留子超领其部曲。

魏15《张既传》:太祖将征荆州,而腾等分据关中。太祖复遣旣喻腾等,令释部曲求还。腾已许之而更犹豫,旣恐为变,乃移诸县促储偫,二千石郊迎。腾不得已,发东。太祖表腾为衞尉,子超为将军,统其衆。

魏18《庞德传》:后腾徵为衞尉,悳留属超。

吴9《周瑜传》:今北土旣未平安,加马超、韩遂尚在关西,为操后患。

瑜乃诣京见权曰:“今曹操新折衂,方忧在腹心,未能与将军道兵相事也。乞与奋威俱进取蜀,得蜀而并张鲁,因留奋威固守其地,好与马超结援。瑜还与将军据襄阳以蹙操,北方可图也。”权许之。瑜还江陵,为行装,而道于巴丘病卒。

典略曰:十三年,徵为衞尉,腾自见年老,遂入宿衞。及腾之入,因诏拜为偏将军,使领腾营。又拜超弟休奉车都尉,休弟铁骑都尉,徙其家属皆诣邺,惟超独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