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青梅竹马的人?

  • A+
所属分类:红楼解读

红楼梦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宝玉见湘云已梳完了头,便走过来笑道:”好妹妹,替我梳上头罢。”湘云道:“这可不能了。”宝玉笑道:“好妹妹,你先时怎么替我梳了呢?”湘云道:“如今我忘了,怎么梳呢?”宝玉道:“横竖我不出门,又不带冠子勒子,不过打几根散辫子就完了。”说着,又千妹妹万妹妹的央告。湘云只得扶过他的头来,一一梳篦。

 

可知在黛玉未来贾府之前,宝玉最好的玩伴只能是湘云,不管黛玉与宝玉有过多少同桌吃同床睡的青梅往事,在宝玉更遥远的时间段里,他拥有与湘云共同的记忆。

 

宝玉的玩伴很多,有元迎探惜四姊妹,元春是长姐如母,迎春木讷,惜春孤僻,探春是众姊妹中与宝玉感情最好的,探春也是有趣的,她喜欢那柳枝儿编的小篮子,整竹子根抠的香盒儿,胶泥垛的风炉儿, 她还会下功夫给宝玉作鞋,但是探春志不在此,探春是才自精明志自高的人,她若身为男人,是要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而宝玉只愿与众姐妹厮混到老。晴雯袭人虽好,但不能与他产生精神上的共鸣,算来算去就只剩下一个湘云了。

贾宝玉青梅竹马的人?

红楼梦第三十一回“因麒麟伏白首双星”,袭人道:“这会子又害臊了。你还记得十年前,咱们在西边暖阁住着,晚上你同我说的话儿?那会子不害臊,这会子怎么又害臊了?”可知十年前湘云是长住贾府的,那时袭人还是她的丫头。还记得宝玉给麝月梳头吗?原来小时候是湘云给宝玉梳头,这样亲密无间的行为书中只写到过这两次,梳头,是一种象征,代表夫妻恩爱和睦,据称最后留在宝玉身边的恰恰正是湘云跟麝月,这是巧合么,还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所以湘云的出场就显得与众不同,且说宝玉正和宝钗顽笑,忽见人说:”史大姑娘来了。没有铺垫,没有征兆,似乎是凭空出现的,凭空出现就意味着她从不曾离开过宝玉的生命。黛玉有过铺垫,宝钗有过铺垫,妙玉也借林之孝之口作过介绍,就连作为丫头的袭人其来龙去脉都交代得清清楚楚,唯独湘云没有。

 

且看宝玉的反应,宝玉听了,抬身就走。宝钗笑道:”等着,咱们两个一齐走,瞧瞧他去。”说着,下了炕,同宝玉一齐来至贾母这边。可见湘云在贾府那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同宝钗的人见人爱不同,宝钗是通过圆滑的人情世故获得,湘云却是凭着自己的真性情,黛玉也是真性情,但并没有人见人爱。

 

宝玉对许多人动过情,吃过金钏嘴上的胭脂,看到龄官画蔷痴在那里,看到宝钗雪白的一段膀子发了一回呆,与袭人情切切良宵花解语,但是宝玉从来不曾对湘云有过什么,他只拿她当兄弟。那史湘云却一把青丝拖于枕畔,被只齐胸,一弯雪白的膀子撂于被外,又带着两个金镯子。宝玉见了,叹道:”睡觉还是不老实!回来风吹了,又嚷肩窝疼了。”一面说,一面轻轻的替他盖上。

 

是湘云不美吗?非也,湘云醉卧芍药茵是红楼里最美的场景之一,只恐夜深花睡去,她抽到的是香梦沉酣的海棠,海棠之美不在牡丹芙蓉之下。

 

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儿,却偏偏有着男儿的英豪之气,偏他只爱打扮成个小子的样儿, 扮上男装越显的蜂腰猿背,鹤势螂形,比他女儿装更俏丽了,穿上宝玉的衣服,连老太太都认错了。芦雪庭二人算计吃鹿肉,这是宝玉唯一一次撇开黛玉,因为湘云有趣。就像湘云自己说的:“是真名士自风流,你们都是假清高,最可厌的。我们这会子腥膻大吃大嚼,回来却是锦心绣口”。她是红楼女儿中最另类的一个,难怪红学大师周汝昌最爱湘云,赞她为自然之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